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呂紹煒專欄:台灣第一「奇鳥」─翠峰湖的白尾海鵰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最近看到又有人在太平山的翠峰湖拍到,這讓人想起15年前就出現在翠峰湖的「台灣奇鳥」─白尾海鵰。這兩隻是否就是同一隻的機會顯然非常大。多年前這隻白尾海鵰就已經是台灣第一奇鳥、也是生態奇事,原因至今無人能解;15年後,傳統依然,第一奇鳥繼續遨翔台灣天空。

日本北海道的白尾海鵰(呂紹煒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日本北海道的白尾海鵰(呂紹煒攝)
北國的白尾海鵰竟長居台灣。(呂紹煒攝)

北國的大鵰,在台是迷鳥

白尾海鵰是大型猛禽,身長76到100公分,飛行時兩翼展開可長達200至250公分;成鳥的全身大部份是咖啡色,只有尾巴白色,這也是其名字的由來;許多人喜歡拿牠與美國國鳥白頭海鵰(舊稱白頭鷹)相比,兩者體型接近、生態習性也相近,主要都是以捕食魚類、腐肉為主,甚至兩者被視為「隱存種」,科學家相信牠們原是同一物種,並於中新世早期或早於漸新世的早期或中期時開始分裂,亦有人認為是在二千八百萬年前開始,在北太平洋分裂,只是白尾往西後來生活在歐亞舊大陸,白頭則往東到美洲新大陸。

基本上白尾海鵰是屬於遙遠北國的鳥兒,而且印象中是活動在冰天雪地中;許多人看到白尾海鵰的影片或照片,幾乎都是在冰雪海邊爭奪食物;台灣鳥友想一睹近又漂亮的白尾海鵰,不二選擇就是去日本北海道的丹頂之里,拍白尾海鵰與丹頂鶴爭食,部份甚至要再坐破冰船出海尋找。牠的繁殖地遍布舊大陸北邊,從日本最北的北海道、知床半島、西伯利亞再到歐洲北部、北歐等地;到冬天再南遷度冬。台灣只有在秋冬候鳥南遷時,才能偶爾見到白尾海鵰的身影,因此白尾海鵰在台灣是被列為稀有的過境鳥或迷鳥。

來自西伯利亞的小白鶴 © 由 風傳媒 提供 來自西伯利亞的小白鶴
來自西伯利亞的小白鶴,來到時是幼鳥。(呂紹煒攝)

金山小白鶴(呂紹煒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金山小白鶴(呂紹煒攝)
金山小白鶴在北返前已是接近全身雪白的成鳥。(呂紹煒攝)

如謎般的翠峰湖白尾鵰

但翠峰湖的白尾海鵰,卻是例外中的例外,至今沒有任何人知道牠從那裡來、大部份時候隱藏在何處、是否曾經返回北國的繁殖地否。

這隻白尾海鵰是在2002年1月,由宜蘭一位鳥友首次發現,同時拍下足以清楚確認辨識的照片;之後即吸引鳥友陸續前往尋找,看到的機率不是很高,有一位當時在太平山當兵的鳥友,在一年內去翠峰湖超過20次,只有2次看到牠的身影。而原發現的鳥友在4年內陸續造訪翠峰湖28次,其中6次看到白尾海鵰。

因此觀察記錄顯示的是:確實有一隻白尾海鵰間斷性卻長期的出現在翠峰湖;因為觀察到的月份遍布全年,連6-8月的夏天都有,因此不能歸類於度冬個體;而2項資訊相加顯示的是這隻可能是長期滯留台灣。

接著引發的有趣問題是:牠從那裡來?一個可能當然是「逸鳥」─指人為的被帶到台灣後逃出到野外─可能是某餵養動物的地方、也可能是某名養鷹人(不過少聞養鷹人餵養白尾海鵰)。但根據目擊者的觀察,認為其羽翼完整、身上沒有留下任何人工的物品(逸鳥多身上會留有腳環或繩子)因此目前多認為是在「自然狀態下」到台灣。至於牠出生何地,如何來到台灣─是遷移時迷路?碰到颱風被帶來?

接下來讓人好奇的是:如果牠長期滯留台灣,生活地區到底在那裡?雖然在翠峰湖持續有目睹紀錄,但機率不是很高,可以推斷翠峰湖雖然在其活動範圍,但肯定不是「老巢」。那牠的老巢到底在那裡?

基隆河的白尾海鵰亞成鳥 (呂紹煒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基隆河的白尾海鵰亞成鳥 (呂紹煒攝)
幾年前出現在基隆河的白尾海鵰亞成鳥 (呂紹煒攝)

住在翡翠水庫嗎?

2008年在新北市烏來的廣興水域,曾經有數次出現白尾海鵰,因此有人推斷這隻白尾海鵰應該棲息在附近的翡翠水庫,偶爾飛到下游的廣興「巡視」;同時也有人懷疑這隻白尾海鵰就是翠峰湖出現者,因為從翡翠水庫往南飛數十公里就是翠峰湖。飛行數十公里,對每年要遷移飛行上千公里的候鳥而言,算是小菜一盤。

這個推論的合理性在:翠峰湖的面積與食物,不足以供養這麼一隻大型猛禽,相較之下,翡翠水庫的生態與食物要養活一隻大型海鵰,就顯得合理多了。但問題也在:沒有任何人能證明此說的對錯真假。

另一個大家關心的問題是:這位鳥先生(或小姐)的繁殖怎麼辦?

荷爾蒙驅動,為何不北返?

每年候鳥南遷主要是為了避開北方食物稀少難尋的冬天,到春天即急著返鄉,根據動物學家的研究,其重要動力就是:荷爾蒙,鳥兒受體內繁殖需求的驅策,而返回繁殖地養育後代,到秋天再一起南遷。根據對籠養鳥類的觀察,每到繁殖季節鳥類會出現所謂「遷徙不安」的行為,部分物種會終日朝向遷徙方向站立,或不斷試圖起飛,這就顯示候鳥遷徙是其生命本能的一部分,受到其內在生理因素─也就是荷爾蒙的調節。

宜蘭的東方白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宜蘭的東方白鸛
曾有東方白鸛在台停留並築巢。(呂紹煒攝=) 

如果這隻白尾海鵰一直滯留台灣,而且所有觀察都指向其為單一個體,難道牠沒有「荷爾蒙」的驅動力嗎?著名的金山小白鶴,在亞成鳥時迷路來到台灣,即使生活了500多天,但長為成鳥後,終究在繁殖本能驅動下離台北返。20年前台北關渡曾有一隻稀有的東方白鸛長期停留,後來有一群過境的東方白鸛中的一隻留下與其相伴,並曾在關渡築巢,可惜後來被飛機撞擊而死亡。

對這隻「台灣第一奇鳥」的各種謎,實在讓人好奇,但也可能永遠無解。嗯,除非有通鳥語者對其「作專訪」,否則大概就是永遠的謎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