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呂紹煒專欄:基本工資PK、公務員加薪中的實話與虛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新閣揆為軍公教加薪,行政院說這是回應工商界建議。原來八月中旬基本工資剛調漲後,工商界向行政院報怨指稱此無助於調升全民薪資,因此建議行政院調高軍公教薪水,讓企業界跟進。而9月軍公教就調薪了,政府說可帶動民間調薪,對經濟是「強心針」。

企業負擔將增加200億?假的

其實,在資方與政府在基本工資的PK賽中、及政府為公務員調薪的理由中,雙方都存在著很多「虛言」。

先說資方,工商團體反對調高基本工資儼然是其「天職」,因此工商團體反對再次調高,不讓人意外。不過,在確定調高、調幅也確定後,資方說「基本工資調高至22K,企業每年經營成本將增加逾200億元。」儼然整體企業經營成本大大的增加了。

工商團體計算方式是以目前全國受僱勞工以基本工資投保人數126萬人,連同41萬產業外勞,基本工資調高後,企業成本預計將增加190幾億元,加上勞健保成本提高38億元,總計企業負擔將增加逾200億元。

不過,這個數字確實有點奇怪;在此之前,工商團體已說本國勞工領取基本工資者為24萬人,現在每個月薪資增加近1000(21009調高為22000元),一個月支出增加2.4億元,一年不到30億,即使加上41萬外勞增加的近50億,也距離200億有相當的距離。

國內不少公司習慣把員工的勞保投保薪資以多報少,工商團體在計算時拿基本工資投保的126萬人來計算,而非實際在領基本工資的24萬勞工計算,結果當然是膨風了。因為,那些把薪資25000元的員工低報、用基本工資投保的企業,不需要、也不會因基本工資調高而為員工「等幅加薪」。

薪資沒有隨基本工資調升

至於勞動部藉著調高基本工資照顧弱勢勞工、改善國內低薪問題,其實也是虛言。

我們可看基本工資近10年情況;07年初台灣的基本工資是15840元,到今年是21009元,這10年間上漲22.6%,但薪資並未相應同幅調漲,用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的平均每人每月薪資看,增加幅度是9.9%,兩個數字相差甚遠,甚至以實質薪資來看還是「倒退17年」。

如果反過來看也雷同,在那個薪資尚未陷入停滯的年代,薪資快速成長但基本工資可能不動如山或調幅極小,如1996年到2001年期間,基本工資由15360調高到15840,增加3.1%;但同期的平均每人每月薪資從36699增為41960元,增加14.3%。

在此之後就是薪資停滯期了,也因此每任政府都想儘量調高基本工資,以表示其「照顧勞工」之心意,結果是基本工資跑得一直比平均薪資「快非常多」,而最後結果也顯示,基本工資的增加其實無法帶動整體薪資上漲。

南韓基本工資與競爭力皆高於台灣

如果數據真的會說話,告訴我們的真實情況是:政府努力要調高的基本工資,其實與解決全國的薪資停滯、低薪困境,關係不大。有的只是官員能用來說嘴,強調他們如何努力的照顧弱勢勞工、解決低薪問題,但是否照顧到弱勢勞工也有疑慮。調高最低工資對原本領取基本工資者而言當然是受惠,但對某些「邊際勞工」而言則受害的可能性更高。

相較鄰國,今年基本工資再上調其實不為過。南韓是台灣主要的貿易競爭對手,企業界也最喜歡拿韓國來對比台灣。7月南韓政府一口氣把將明年勞工最低時薪為7530韓元(約台幣201.8元),以月薪看為157萬韓元(約台幣4.2萬元),漲幅達16.6%。南韓從07年起10年間,基本工資調高幅度是49.7%;同期間台灣的調幅是2成多,但這10年間南韓並未因此失去競爭力,台灣也也並未因得利。

至於為公務員調薪說要帶動民間也調薪,這種帶動效果其實微乎其微,因為民間與公家已成為兩個不同的就業市場,薪資彼此影響牽動的成份低。而對經濟的效益,調薪讓公務員家庭每年增加200億元收入,根據過去的數據估算,其乘數效果頂多產生1.5-2倍效果(300-400億元),相對於17兆台幣的GDP,其影響與效益是小,難稱「強心針」。

解決低薪藥方就是增加投資

回顧歷史大概可看出,早年薪資成長快時,基本工資的調漲關心者少,更不會成為每年一度勞資對決PK的焦點;薪資停滯問題嚴重後,近年則越來越是成為焦點,政府與勞工似乎都希望以基本工資調高照顧弱勢勞工、解決或至少紓緩低薪問題。不過從歷史數據看,則不是那麼一回事。

真要解決低薪問題,藥方其實很傳統也很簡單:就是增加投資。比較過去十多年的薪資停滯時代的投資表現,可看出國內超額儲蓄率一路爬升,顯示投資不足。蔡政府要解決國內低薪問題,除了設法增加民間投資外,並無其它有效的好方法。把心力放在基本工資上,是畫錯重點。因為,如果提高基本工資真是良方,世界當無低薪國家矣!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