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哈佛.曼寧.中情局──「哈佛大學最短命的訪問學人」爭議,「真理」與「愛國」孰重孰輕?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21 謝佩芬/Taiwanese Table

上週三(9 月 13 日),哈佛甘迺迪政府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 John 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宣布,將邀請雀兒喜.曼寧(Chelsea Manning)成為本校秋季的訪問學人(或稱客座教授),引發了廣大爭議。

Manning 是前美國陸軍上等兵,負責情報分析的工作,本名為布雷利.曼寧(Bradley Edward Manning)的她,也是一位變性人。

她於 2010 年時,因涉嫌將美國政府的機密文件外洩給「維基解密」(WikiLeaks),遭到美國政府逮捕,並因洩密罪遭判刑 35 年。今年 1 月受歐巴馬特赦減刑, 5 月剛出獄,總共服刑 7 年。台灣媒體曾編譯轉載過相關報導,並稱她為「洩密大兵」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Manning 即將在哈佛擔任訪問學人一事公布後,各界譁然:很多人認為,哈佛大學不應該為一個「叛國賊」背書──

週四,歐巴馬時代的中情局副局長 Michael J. Morell 辭去他在哈佛的訪問學人一席,以抗議哈佛的此項決定。當晚,現任中情局局長、同時也是哈佛校友的 Mike Pompeo 指控 Manning 為「叛徒」,並取消了他原訂在哈佛的演講以表抗議。

週五(9 月 15 日)凌晨,哈佛甘迺迪學院宣布取消 Manning 的訪問學人資格。但此一決定又招來新一波的爭議,很多人開始批評:哈佛大學不應該屈從於中情局的壓力。

最短命的訪問學人,最高價值的矛盾衝突

Manning 成為「哈佛最短命的訪問學人」一事,反應了哈佛校園中的兩個最高價值──「學術真理」和「愛國精神」──的衝突。

要探討哈佛校園的價值體系,「校訓」可說是最直接的切入點:相較在台灣,許多學生直到畢業,恐怕都還不知道自己學校的校訓為何,哈佛的校訓「真理」(拉丁文: Veritas )可是鑲嵌在哈佛校徽中、在校園中隨處可見、教授與學生朗朗上口的信條。

在學術自由的環境支撐下,這股對追求真理的執著,激發出各種新穎的思想與理論,也打造出一個孕育出最多諾貝爾獎得主的校園。

從哈佛大學對追求真理的執著、對各種正反思辨的鼓勵,以及普遍存在於美國高等學府中的自由開放( liberal )思潮來看,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甘迺迪學院一開始會認可 Manning 成為訪問學人── Manning 在洩密行為中所主張的正義觀、她在獄中受到的虐待、她跨性別的自我認同等方面(例如,哈佛週三的公告以「第一位跨性別學人」“ first transgender fellow ”稱呼她),她都是一位具高度爭議性的人物──而越具爭議性的人物,越有學術上深入討論的價值。

然而,哈佛身為世界第一學府,除了「真理」之外,還保有「領導」(leadership)與「愛國」(patriotism)的傳統。

這兩個傳統其實是一體的兩面:所謂的「領導」,不只是位居高位的表象,而是以為國犧牲奉獻的代價所換得。在美國,軍人的最高榮譽是受頒「國會勳章」(Medal of Honor),而歷來國會勳章的受獎人中,除了畢業自西點軍校與海軍學院的職業軍人以外,就以哈佛畢業生佔最大宗──哈佛「以天下為己任」的傳統,自不待言。

從衝突之中,理解哈佛校園的「愛國傳統」

哈佛大學的多數學院另有自己的校訓,而這些校訓往往與哈佛大學「領導」的傳統不謀而合:哈佛教育學院在門口高掛「藉由學習改變世界」的標語("Learn to Change the World ")、哈佛商學院將其辦學目標定位為「教育未來將改變世界的領導人」(" To educate leaders who make a difference in the world "),皆反映出濃濃的「入世」、「領導」之情。

而在哈佛的 13 個學院中,甘迺迪政府學院尤其與公領域有著最密切的關係:甘迺迪學院的校訓「問你自己能做什麼」("Ask What You Can Do "),即取自於甘迺迪總統名留青史的一句話:「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你的國家做什麼」("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y ")。

因此,在這個校園裡,曾為國家犧牲奉獻的人,常受到特別的尊崇:在我實際就讀此學院的經驗裡,學生面對同學中的現任或退役軍人,會主動表示:「謝謝你的服務付出」(" Thank you for your service ")。學校的教授和訪問學人,更不乏高階軍官、重要外交及情報人員。

他們之所以受到格外的尊敬,是因為儘管他們的能力大可輕鬆地找到一個安穩的工作、過著不愁吃穿的生活,但他們卻為了國家社會投入公共服務,甚至甘冒生命危險──因此,他們代表著一份愛國愛人的「榮譽」。若你實際走訪甘迺迪學院,就會發現:在這個校園裡,「為國家社會奉獻」不是空頭口號,而是身為領導人的責任,也是整個社群共同相信、共同享有的一種情懷。

哈佛的決定,與「美國菁英」的價值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 Manning 的哈佛訪問學人資格會受到這麼大的質疑:

 Manning 身為美國軍方情報分析師,卻先後將幾十萬份的機密情報洩漏給媒體。儘管她主張自己是在「揭露戰爭的不義」,但她也因此背叛了自己曾宣示效忠的誓言,更可能使許多軍情人員陷於危險之中──面對這樣一個「反面教材」,也難怪政治立場彼此相異的前後任中情局官員,會聯手反對她擔任哈佛的訪問學人。

然而,哈佛的決定錯了嗎?是哪一個決定錯了呢?想必每位讀者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但對哈佛大學而言, Manning 事件反應了兩大價值的衝突:儘管 Manning 的加入,勢必在校園中引發一連串關於國家機密、人權保障、性別認同的激烈辯論,為學術思辨添加新的柴火;但當哈佛大學的兩支傳統互相牴觸時,如今看來,哈佛最終還是優先選擇了其「領導」與「愛國精神」的傳統。

每個人都可以因為對 Manning 的好惡,而評價哈佛的決定。但如果我們要了解美國最高學府的辦學精神,甚至廣義點來說,「美國菁英」們普遍信仰的價值──則我們必然無法忽視哈佛如今這個決定,背後所代表的價值抉擇。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Exile on Ontario St CC BY 2.0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