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土耳其「惡魔之眼」的文創商品之路,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6/2/25 萊拉/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藍白色相間的同心圓護身符,有人稱它「惡魔之眼」、「邪眼」,也有人用可愛的「藍眼睛」來形容它,若提起人們使用它的原因,聽起來就不那麼可愛,因為它的一切與嫉妒和邪惡有關。惡魔之眼的起源有許多種說法,一種是來自於居住在兩河流域的蘇美人,屬於古文明的傳統文化之一,後來逐漸在中東與地中海地區盛行。另一種說法是來自於希臘神話,從前有位女妖梅杜莎(Medusa),人們只要與她的眼睛對視就會變成石頭,最後女妖卻從鏡子中看見自己而變成石頭,這不僅是惡魔之眼的由來之一,也是現今伊斯坦堡地下水宮殿(Yerebatan Sarayı)中梅杜莎石柱的傳說來源。

惡魔之眼會盛行,主要是因為這些地區的人們相信惡魔之眼可以將一切邪惡的能量吸走,避免厄運纏身,和我們民間信仰中的護身符十分相似。是什麼樣的邪惡能量需要惡魔之眼將它吸走?土耳其人相信人與人之間的一切互動都會產生比較,於是嫉妒的心很容易藏在互動之中,使人們招致厄運、疾病和災害。即使我們是對他人讚美,並無任何壞心,可是潛藏在我們靈魂中的邪惡力量,會透過我們的眼睛不知不覺地蔓延,而惡魔之眼就扮演著吸走眼神中邪惡能量的角色,保護我們免於魔鬼的邪視。

除此之外,惡魔之眼不僅有護身符的功用,它還成為土耳其人布置車子、家中和店面的飾品,鑰匙圈、杯盤、掛飾等,走到哪裡都可以看見它,而人們普遍認為小孩、美麗的女子和孕婦容易被讚美,也更容易被嫉妒的心邪視著,因此他們更是需要配戴,避免一切會使人受傷害的能量。

可是,惡魔之眼無法長久使用,必須在一段時間內定期更換,當地人會將使用一陣子過後的惡魔之眼拿到郊外埋進土壤裡,或是丟入大海之中,讓大自然吸收並釋放惡魔之眼中的邪惡能量。在惡魔之眼變成觀光客必買的紀念品之後,市面上開始出現惡魔之眼的不當利用,有些商人為了降低成本、提高收益,會向當地人收取掛在車上、家中和店裡許久的惡魔之眼,再以低價轉賣給那些不知情的觀光客。

要避免購買過期的藍眼睛是不容易的事,信不信皆在自己,只能建議如果從土耳其買回藍眼睛,掛在家中一段時間後可將它歸還給大自然,讓它吸收到的負面能量得以平衡、釋放,勿將使用過的藍眼睛轉送給朋友。(突然想起自己有好多三年以上的藍眼睛......)

惡魔之眼之於土耳其人,已經不只是護身符的用途,年輕人更喜歡把它當成可愛的藍眼睛作為配件使用,藍眼睛戒指、手鍊、項鍊、鞋子和衣服等,土耳其人將它發揮地淋漓盡致,它也已經成為土耳其的象徵文化之一。從當代社會學三大理論中的象徵互動論(Symbolic Interactionism)來看,象徵是人與人互動的呈現方式,也是詮釋與傳遞價值的工具,它可以傳承,也可以演進,更重要的是只要這些能互動的文化仍然存在,文化的價值就不至於停滯、消失在人類的歷史中。

從護身符變成必買的紀念品,甚至成為年輕人的時尚元素,當我們從文化創意產業的角度來看這個象徵文化,藍眼睛即扮演著土耳其人推銷自我文化的媒介角色,它的價值也隨著前往土耳其旅遊的觀光客帶回自己的國家而遠播。反觀台灣,我們是否也能如此精準地找出我們的文化內涵,將它帶入文創產業,並設計成一個從國人到觀光客都會喜愛,甚至引以為傲的文創商品,為我們的文化注入新的風貌,讓更多人看見它的價值,而不只是一個風潮起了又落的純粹商品呢?

《關聯閱讀》

以文化鍍金,極上消費主義全面殖民──談「文創」,台灣品牌怎麼贏日本?

本土愛,才是文創泉源──淺談《人中之龍》

《作品推薦》

永遠把最好的留給你──淺談土耳其人的待客之道

先入為主的黑與白──從我們對土耳其的刻板印象談起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oniqca CC BY 2.0

【關於作者】萊拉/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習慣從心窗感受世界,正在體驗存在意義的靈魂。喜愛攝影、寫作,音樂是文字的靈感也是每日必需品。大學主修社會學,後專注於文化觀察與旅行文學,目前為自由寫作者,正努力成為一個會說故事的人。拿破崙曾說:「如果世界是一個國家,它的首都一定會是伊斯坦堡。」那麼,我就站在伊斯坦堡,徜徉在伊斯蘭與西方價值共存的歐亞混血國度,寫下土耳其的美與愁。FB:伊斯坦堡情旅日記 BLOG:http://liyuanfotography.pixnet.net/blog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