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在地農民的全球奮鬥│大國大企業以自由貿易之名破壞農村,農民群起抗爭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10/4 蔡雪青

系列前言:呈現主流社會與資本主義忽視與掩蓋的聲音

美式資本主義主導的全球化,導致世界各地的傳統農業與農村,被大型工業化農業及其所帶來的廉價進口食品取代。各地的農民失去謀生能力,也少有抗議的管道。農村社會被瓦解,而快速增加的都市人口一再面對因為食物來源不明而發生的食安問題。

以上是台灣的問題、是美國的問題,印尼的問題、日本的問題,世界各地的人在社會的「進步」與「發展」下所遭遇的問題。

然而,全球化也帶來了許多跨國、跨領域的連結,更引發全球農民運動「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透過譯者蔡雪青精選的文章、英文資料的蒐集與編譯,這系列要呈現主流社會與資本主義所忽視、掩蓋的聲音:努力想存活下來的農村聲音、各地反抗的聲音、移民、移工、漁民、牧民、原住民、農民的聲音。

若有相關的英文文章要推薦給作者翻譯,歡迎寫信給蔡雪青:joellechevrier@gmail.com

在地農民的全球奮鬥

文/ Geumsoon Yoon(韓國小農,韓國全女農協會的領導人,註1)

全世界人口超過88%是由亞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所組成。在這些地區以農業、林業以及漁業維生的人口占大多數。

這些地區的農民(peasant,註2)繼承著二萬年來發展的農業系統。這個系統長期以來歷經各種挑戰,至今仍持續在餵飽這個世界。這個悠久的農業以大地之母為根基。

目前,農民(在此也包含原住民、移工、農工、牧民、漁民)提供全世界70%人口的食物。你餐桌上的食物來自幾百萬戶農家,包含我自己的家庭,透過小面積的耕作努力生產出來的。務農很辛苦。

身為女農更加辛苦,因為我們務農的同時,也必須在一個持續忽視婦女農務與家庭貢獻的父權體系下奮鬥。雖然如此,面對著這些挑戰我們還繼續耕作土地,生產出我們所有人每天吃的食物。

在一個理想而合理的世界,任何一個影響社會、影響地球的決策,都理所當然應該將農民的需求做為核心的考量。

但這世界卻不講道理…

一個把物質財富作為人類進步標準的經濟系統,逐漸掠奪了民眾的權益,而將控制世界的權利交到少數人的手上。「自由市場」、「自由貿易」、「全球化」等概念侵入了我們的思想,尤其在這三十年食物也成為一個賺錢以及將利潤最大化的工具。

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倡將食物作為「商品而非公共物品」。國家邊界被開放、進口的關稅被降低、而支持高產量單一作物農業的大企業馬上把大量廉價食品傾銷到我們當地的市場。

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在抗爭。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全世界最大的農民運動,也一直在此運動的前線。2003年在墨西哥坎昆辦的第五屆WTO部長級會議場外,我們親愛的夥伴─韓國農民李京海在抗爭過程中自殺了。

他當下手拿著一個寫「世貿殺死農民」標語的棋子。從此,我們發誓每次部長級會議都要繼續抗爭,直到達到「世貿遠離農業」的目標,確保李京海的犧牲不會被遺忘。我們藉由抗爭多方面突顯了世界貿易組織帶來的弊端,也阻礙其影響力。2003年至今,有多次部長級會議因此遭遇阻礙。

1422406_683660905001671_1566500719_n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1422406_683660905001671_1566500719_n

悼念李京海(圖片來源/台灣農村陣線臉書)

貿易協定確保「富有國」能持續掌控「窮國」的消費

不過,權利的掌控者總是有個備案,那就是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s,FTA)。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都屬於一種指定我們能吃什麼、如何吃的新型巨大貿易協定。

這種協定確保富有國家能持續掌控貧窮國家或「發展中國家」的消費人口。這些協定裡像「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的條例(給私有企業權利向國家政府起訴),很明顯在踩踏我們的自主權以及國家的法律。

最荒謬的是,這些造成農民社會瓦解的決策都是由從來沒有拿過鋤頭的人訂定的,而後果已經到處可見。

農民該奪回掌控權

鄉村農場在滅絕,被大型工業農場取代。世界各地鄉村的自給自足能力被破壞了。我的家鄉南韓為了取得廉價的進口食品犧牲了糧食自給能力。農場的資材成本飆升,可是農產品的賣價沒變。種子被私有化,被授予專利,甚至農民之間的自由種子交換被非法化。農地被徵收,森林為了礦業開發被砍伐,海岸被工業化漁業佔領了。

綠色革命科技破壞了我們的土壤,殺死了我們的生物多樣性。

年輕人對務農沒有興趣了。現在韓國農民及漁民的平均年齡已經達到65歲。我也到處聽歐洲、中南美洲、非洲各地的朋友描述一樣的困境。現代世界的消費模式將貪欲轉換為消費需求,也將務農的生活方式轉換成商業模式。

今年六月初我收到了來自印度朋友的噩耗,有五位印度農民在抗議活動中被警察射殺。只因他們訴求農產品要有合理的賣價。2016年,我親愛的朋友稻農白南基在首爾反抗自由貿易協定時,遭到警察以水柱攻擊而喪生。

該是農民奪回掌控權的時候了。

「農民之路」組成,提倡農民人權

1993年,世界各地有數個農民組織為了反抗全球化帶來的威脅,組成了「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的全球運動。我們堅持,任何影響到我們生活的決策都需要經過我們社群的同意。這個運動建立至今已經24年, 今年七月在巴斯克自治區各地的農民又聚集在一起參加第七屆全球會議,一同回顧過往的戰鬥、規劃未來的方向。

「農民之路」運動目前已經有如下的成績:在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發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倡我們農民的人權,以及各方面的其他成果。可是在這過程中因為被壓迫、因為暴力也失去了許多同伴。

儘管如此,我們現在比往年還要堅定。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想要拯救正在急速變熱的地球,農民需要被認可,當做拯救過程的主角,也必須獲得政府的保護,才能夠帶領拯救地球的行動。(系列待續)

12月舉辦於巴厘島努沙杜瓦的第九屆WTO部長級會議場外,Geumsoon Yoon與夥伴擺上鮮花與蠟燭悼念李京海。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12月舉辦於巴厘島努沙杜瓦的第九屆WTO部長級會議場外,Geumsoon Yoon與夥伴擺上鮮花與蠟燭悼念李京海。 12月舉辦於巴厘島努沙杜瓦的第九屆WTO部長級會議場外,Geumsoon Yoon與夥伴擺上鮮花與蠟燭悼念李京海。

註1:Geumsoon Yoon是韓國的小農,韓國全女農協會的領導人,也是農民之路國際協調委員會的成員

註2:本文章使用 「peasant」這個字,中文並無完全對應的翻譯。通常翻成「農民」,但英文的本意不限於「農」,也包含「漁」「林」等以傳統生活方式靠土地或自然資源維生的人。在美國長大時常聽到 「peasant」會連想到歐洲中世紀封建社會的貧民。在西方的主流社會 「peasant」是帶著負面刻板印象的字眼。

農民之路自稱為 「International Peasant’s Movement」(國際農民組織)也就是因為想建立一個讓全球的peasant獲得該有的尊嚴、人權、謀生能力,不要繼續讓農民、漁民、原住民在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下淪為無人關心的犧牲品。

The post 在地農民的全球奮鬥│大國大企業以自由貿易之名破壞農村,農民群起抗爭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