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在果園鋪上原生野花草毯~結果讓農人好意外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10/3 花蓮農改場

文/曾竫萌‧林立‧徐仲禹‧黃安葳

身軀小小的野花草毯,真的會對面積比它大上百萬倍的果園產生影響嗎?我們這邊有個實驗,告訴大家還真的是有著意想不到的影響呢!

台灣首次進行「原生植物應用於生態果園」

帶著涼意的三月天早上,花蓮瑞穗的興瑞文旦果園中,花蓮農改場的技工們正忙著彎腰種下一整片魚腥草,其時樹上柚花初綻,濃厚的香氣陣陣,瀰漫在清晨涼爽的果園當中。

這是一處有30年歷史的文旦果園,花蓮農場改在園區內種下了馬蘭、仙草、鴨舌癀、黃花蜜菜以及魚腥草等5種台灣原生草本植物,並規劃出正對照組、負對照組,還設置了一處使用農藥的慣行文旦園做為第三對照組來進行試驗。

這個試驗主要是想看看種植下原生種野花草毯之後,會對果園中的天敵昆蟲數量、物種歧異度、土壤性質帶來什麼樣的變化,這種以「原生地被植物應用於生態服務型果園」的試驗,在台灣可說還是首次。

比一般草生栽培更為進階的原生種野花草毯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比一般草生栽培更為進階的原生種野花草毯

比一般草生栽培更為進階的原生種野花草毯

有機質竟然是「零」!青農整個傻掉!

「這個試驗,讓我有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收穫!」34歲的游振葦開心的敘述著。

他是柚園的第三代經營者,原本在台北從事電機方面的工作,在一次父親因農藥掛急診的意外之後,決定要返鄉回來接手柚園,當他看到肝、腎都嚴重受損的爸爸,心疼之餘,也知道過去一直使用的慣行耕種絕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為了改變,他直接找到花蓮農改場,驗土、驗有機質,「當0有機質的數字出來時,我那時整個傻掉了!」真的是需要改變,而且後來改變的速度非常快,過去追求產量的方式完全地被揚棄,游振葦反其道而行,不求量而是著重在作物的品質與生態環境,4年過去之後,土壤有機質數據回復到2,成效逐漸顯現。

對原生野花草毯產生濃厚興趣的游胡偉,後來還自己來進行育苗培養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對原生野花草毯產生濃厚興趣的游胡偉,後來還自己來進行育苗培養

對原生野花草毯產生濃厚興趣的游胡偉,後來還自己來進行育苗培養

草生栽培砍草困擾,藉由草毯來抑制

在轉變成有機的這4年當中,園區內採用的是草生栽培方式。他認為草生栽培的好處不少,因為雜草的根系深入蔓延地下,可讓水分、肥料順利進入深層土壤,對果樹的根系生長頗有幫助。

不過草生栽培中所產生的砍草問題卻讓他非常困擾,因為雜草長的速度飛快,不僅會藏蛇,而且砍草還是工作中最花力氣與時間的部分。

因而當花蓮農改場提議以種植原生種野花草毯來抑制雜草、並增加生物相的試驗之後,他隨即欣然接受,比較沒有料想到的是,後來還因為這個試驗而發現了不少意外好處。

原生種野花草毯,提供益蟲更多好環境

其實原生種野花草毯也是屬於草生栽培中的一種,而且還可說是草生栽培的「進階版」,因為原生種作物本身有著民俗保健的功能;更重要的是,野花草毯會開花,有花粉花蜜可吸引更多天敵昆蟲過來,也可提供這些益蟲更好的生存環境,讓牠們樂於居住,比起單純的草生栽培具有更多功用。

這項「原生地被植物應用於生態服務型果園」試驗在一年之後,根據試驗數據中的蟲相數量,花蓮農改場助理研究員林立表示,草毯處理區內所調查到寄生蜂的種數達27種,比起一般雜草對照組、抑制蓆對照組的19種,種類上多了許多。此外,數據分析也顯示草毯內的物種歧異度也是最高的,也就是在草毯中可發現最多不同種類的生物。

林立指出,草毯部分他們特別選出幾種會開花的原生種植物,以此來吸引寄生蜂等天敵昆蟲進駐,並藉著天敵昆蟲數量的提升,來抑制果園中害蟲密度,是食物鏈中的「一物剋一物」概念。

助理研究員林立認為天敵昆蟲在蜜源充足的環境中可延長期壽命,而其活動力亦強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助理研究員林立認為天敵昆蟲在蜜源充足的環境中可延長期壽命,而其活動力亦強

助理研究員林立認為天敵昆蟲在蜜源充足的環境中可延長期壽命,而其活動力亦強

戶外、室內試驗證實 強化天敵昆蟲防治

文旦園中的害蟲主要為東方果實蠅、介殼蟲、蚜蟲等,「而在這試驗中草毯區所調查到的27種寄生蜂當中,就有相當部分是這些害蟲的寄生性天敵。」她表示,天敵昆蟲在蜜源充足的環境中可延長壽命、繁衍後代,而其活動力亦強,因此害蟲便難以囂張了。

除了戶外試驗之外,花蓮農改場為了證實原生野花的確可以增加天敵昆蟲的壽命,研究人員同時間也向苗栗農改場取得東方果實蠅的天敵–格氏突闊小蜂,在實驗室內進行格氏突闊小蜂生存於馬蘭環境下的壽命試驗。

結果一如預期,雌性的格氏突闊小蜂於馬蘭花朵的環境中,生存時間會比只給予水分的環境下,延長了兩倍之久,因而推測這樣的結果,是能夠強化天敵昆蟲於田間生物防治效果的。

草毯進駐後,重新建立果園食物鏈

關於發現各種不同種類的生物這點,每天都在園區的游振葦是最有感的。

「自從有了原生草毯之後,我發現寄生蜂的數目變多了,而且還不只如此而已。」他開心的形容,增加草毯之後,蜜蜂數量隨之變多了,而追隨著蜜蜂,蝙蝠後腳跟著也進來了,而之後還有鼴鼠、黑冠麻鳩、最後就連保育類的莫氏樹蛙都進駐了。「生物種類多了許多,甚至有許多是之前完全沒看過的呢!」

他認為,一種生物現身之後,它的天敵自然也會隨之出現,形成了更穩固的生物鏈形態,「所以草毯進駐後,重新建立的食物鏈的排序,也逐漸地改變果園的生態循環。」期盼能夠改變果園生態的他,對於這點感到最為興奮。

草毯來了之後,意外發現了黑冠麻鷺。(興瑞文旦提供)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草毯來了之後,意外發現了黑冠麻鷺。(興瑞文旦提供)

草毯來了之後,意外發現了黑冠麻鷺。(興瑞文旦提供)

根部更舒適,土壤微氣候變化比較緩和

實驗的另一目的,是觀察草毯對土壤的影響。後來結果顯示,草毯處理區的土壤水分多位於表土;而對照組的土壤水分分佈,則是多位於底土,表土則是相對缺水。

對此,花蓮農改場助理研究員徐仲禹表示,表土的保水力好的話,土壤上下層的差距比較沒那麼大,即使到了炎熱的夏天,表面土溫也較能維持一致,「這樣子的話,土壤的微氣候變化比較不會那麼劇烈,作物根部也會處於相對舒適的環境。」

好處不只於此,表土的草相植被豐富的話,土壤微生物含量也會跟著變多,這麼一來,作物也能吸取到更多養分,有利於茁壯成長。

花蓮農改場研究人員進行土壤採樣,以分析土壤中水分分布情況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花蓮農改場研究人員進行土壤採樣,以分析土壤中水分分布情況

花蓮農改場研究人員進行土壤採樣,以分析土壤中水分分布情況

農人實際感受:保水之外,保肥力相對增加

這一點對於每天在園區內活動的游振葦,實際感受又是如何呢?土壤保水這一點是被實際證實的,「你看這下面的土壤,摸起來都是濕濕的。」他蹲在地上,用手撥開一片草毯說道,「種植草毯的好處是平常可減少用水灌溉量,而到了乾旱時節則是不易發生缺水問題。」

除此之外,他還有著自己的另一層發現,「我觀察到種植草毯的區塊內,保肥力是相對好的。」這是因為他發覺到,當遇到大雨沖刷時,一般裸露土地上的土壤流失量是最大的,其土質也會慢慢變硬;原始草生地貌區的土則是流失得相對少一些;至於草毯營造區,土壤流失量則是最少,而且雨水較不易將給肥料沖刷掉,因此也可說是保水、保肥力最好的一區。

他認為,草毯除了保水、保肥之外,還可以幫忙擋掉紫外線,有利於土壤微生物產生,因此果樹也比較不會受到劇烈的環境變化,果實品質相對就會較為提升。

游振葦認為種植草毯的好處是平常可減少用水灌溉,而到了乾旱時節則是不易發生缺水問題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游振葦認為種植草毯的好處是平常可減少用水灌溉,而到了乾旱時節則是不易發生缺水問題

游振葦認為種植草毯的好處是平常可減少用水灌溉,而到了乾旱時節則是不易發生缺水問題

草毯花朵增加食物鏈生態循環

有機的興瑞果園之前便是以草生栽培、定期割草的方式來管理雜草,游振葦認為草生栽培有其優點在,不過比較起來,原生草毯的營造會產生更多的好處。

「最近發覺,園區內使用有機防治資材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應該是天敵昆蟲的數量維持在一定的水準的關係。」他解釋,草毯比起草生栽培多了開花植物,而除了蜜蜂、蝴蝶之外,寄生蜂及其他天敵昆蟲也都需要花粉花蜜來維生,既然有了可以免費吃喝的地方,天敵昆蟲便樂意長住下來了。

「文旦花其實是不需要授粉的,但草毯的花朵卻可以增加食物鏈的生態循環,讓生物的多樣性進來。」過去草生栽培中會發現到的生物種類較為單一,而在草毯中卻可以發現到7、8種之多,其中幾種還是以前沒見過的,因此他坦言,「這些好處都是草生栽培所無法做到的!」

預計五年內種滿草毯,以後不用再砍草

「我希望將來園區內的草毯面積可以變得更大!」他目前找了10多種合適園區中成長、並具有民俗藥用效果的原生種植物來種植,例如魚腥草可煮成茶飲、仙草可做成仙草凍,「這樣草毯種了之後,能得到一舉數得的加成效果。」

他的規劃是在5年之內在園區內種滿草毯,這樣以後再也不用砍草了。因而園區泥土被踩踏的次數跟著減少,這意味著園區中的土質將會變得鬆軟,可預見的,將來泥土中所含的微生物也會隨之而增加。他也推薦一般農民在田區內也種原生種草毯,因為種植所花費的工不會太多,但後續效益卻不少。

仙草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仙草

仙草

The post 在果園鋪上原生野花草毯~結果讓農人好意外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