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墨西哥連續強震,一個台灣女生與其親友的當地救災日記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21 爸爸不准我嫁去墨西哥/讀者投書

編輯導言:

今日台灣時間凌晨 2 時 14 分(當地時間 19 日下午 1 時 14 分),墨西哥南部普埃布拉州(Puebla)發生芮氏規模 7.1 的強震,建築物嚴重倒塌,至截稿前,死亡人數已逾 220 人,為本月的第二次大地震。

就在本月 7 日,墨西哥南部的恰帕斯州(Chiapas),才剛發生芮氏規模 8.1 的強震,震央緊鄰作者男友的家鄉,而那裡,住著每日與生活拼搏的人們......。村落對外的主幹道震毀,村裡食物短缺、斷水斷電,且受到東部颶風影響,救援困難,只能「自力救濟」。

男友與家人不僅積極參與救援,借卡車運送物資,就連作者的父親都發起來自台灣的捐款,一段跨國戀情,在一場始料未及的災難之後,意外寫下一個無國界送暖的故事......。

【緣起】(0907)8.1級「世紀強震」重創墨西哥南端,「那些為生活拼搏的人們」

墨西哥於 9 月 7 日發生強烈地震,我得知後打了好幾通視訊電話,叫醒正在大半夜裡熟睡的男友。他在貝里斯只感到輕微的晃動,殊不知家鄉已一片狼籍。

他的家鄉 Unión Hidalgo 位在震央附近,他得知消息後立刻嘗試打回家,卻徒勞無功,他焦急地像熱鍋上的螞蟻,瘋狂地瀏覽資訊,發現他爸爸每天工作的小鎮就是海嘯警報的第一警戒區域......

就在心情難以平復時,幸好和家人聯絡上了,家裡所有東西散落,房子還在人也平安,只是鄰居的房子倒塌了,村裡也有一些人過世.......

他無力地問著我:「這個星球......是怎麼了?」

我無以回應。

第二天他又打電話設法聯絡家鄉,但只聯絡得上住在墨西哥中央的表哥,因為現在他的家鄉(墨西哥西南端)只有一家通訊業者還有訊號,所以男友沒辦法直接聯繫到父母,網路也都不能用。

狀況和昨天聽到的差不多,當地傳來的細節多了「幸好因為天氣很熱,比較貧窮的人喜歡睡在房子外頭,所以免去被震碎的房子砸傷等意外......」

真是令人不知道該難過還是慶幸的細節。

男友告訴我,這次地震發生的位置,有許多窮苦的人家。

他的家鄉,不像墨西哥的旅遊勝地坎昆、美利達、墨西哥市等等的大城市,有著虛華的外表、經濟看似繁榮,每個人都過得很好。

在他的家鄉,住著許多必須為了生活每日拼搏的人們。

那些人們要很努力才能換到一點食物,在地震之前,他們每天就為著生存而掙扎、賺得的錢只能免強溫飽,他們是要多努力才能過一天。

他語重心長的說,然而這次的地震,不在別的地方,就正好在那。

Chihapas, Oaxaca。他說身處台灣的妳應該來看看,看看日子對許多人來說,有多不容易。

後來他趕著去上班,我咀嚼他的話想了好久。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男友親人傳回的震災現場。

【準備】(0909)來自父親的愛心,踏上「自力救濟」之路

「不希望我嫁到墨西哥」的老爸,得知當地災情後,做了一件令我感動萬分的事情:

他說,他希望我們家能捐錢給墨西哥,但他覺得救人要救急,因為認識海產(我男友),就決定把錢匯給他爸媽當窗口,由他爸媽負責分發食物給大家。

我實在是太驚喜了,不僅救人的心感動了我,連決策也做得又快又準確!

畢竟:從台灣運食物藥品太慢過去救不了急,又怕當地的機構資金運用不夠透明,更怕政府機關不夠清廉。若直接將錢給受災戶,物資缺乏下,更不會知道該買什麼救誰──

我男友的家鄉 Unión Hidalgo, Oaxaca, México,村落對外的主要幹道大橋震毀,導致出遠門要開車一個多小時,村裡也面臨食物短缺的狀況,另外更頻頻斷電。

而墨西哥東部也受颶風侵襲,一時之間救難人員可能無法即時到達,所以「自力救濟」這個方法,在當時情況下是最快的。

於是我們就開始分頭行動和討論,男友爸媽聽到消息都哽咽了,也緊急找上市政府要借大卡車,這樣就可以一次出遠門到像沃爾瑪等大超市採買食物,回來燒炭煮熱食或發送罐頭。

男友也四處聯絡各地是否能進行協助,並且制定了救災條件:比如紀錄花費和拍照,讓我們(捐款人)知道自力救濟行動運用了什麼資源、做了什麼和分發多少物資給多少人,天天回報。以下是男友家附近的狀況。他們地大因此多是平房,但可以看到鄰居家都沒屋頂了。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男友家鄉 Unión Hidalgo, Oaxaca, México 的震災情況。

【救災第一日】(0910)來自父親的愛心,踏上「自力救濟」之路

雖然我們的金援尚未送到,海產(我男友)的家人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他們先在鄰近的店內採購了一些民生必需品和即食罐頭,送給需要的人,並且拍照做紀錄,以下就是系列的照片,看到處處斷垣心都碎了

我也翻了一段海產跟他姊姊的對話,她說好多婦女收到物資後都哭了。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對話照片

另外也有喪氣的事情:前面有說到海產的爸爸要去市政府借卡車,好去更遠的大型商場購買更多食物和水發送(村子現在缺水缺電),但是市長居然跟他說:「如果你們有別人捐獻的金錢,何不貢獻出來給市政府,讓我們當油錢補貼,好載送受傷的人們去醫院?」(但卡車根本沒有出動,很明顯是要私吞)

他爸爸馬上說:「好的我了解了,我是不可能捲入你們的『政治』中的。」說完立刻轉身走人,去和其他朋友商量借車。

在墨西哥,「政治」這個字的意思,常常被當作「貪污」的同義詞。即便在災情如此慘重的當下,政府仍看不清民眾真正的需求嗎?

最後我們決定匯款的方式,並開始號召親朋好友幫忙,謝謝大家的關心,也謝謝朋友們的相繼幫忙捐款。我個人也捐了我三個月的十一奉獻,我想主會贊同我的。也希望沒屋子的墨西哥災民們,能得到一點溫暖!(今日花費:4850 pesos)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第一日救災情況與物資清單

【救災第二日–第四日】(0911-0913)馬不停蹄的發送物資,與政府的公開謊言

花上整整一天準備好物資,所以第二天沒有進行物資發送,同時因為墨西哥村落訊號斷斷續續,先放上收到的照片,收到新的會持續更新。因為墨西哥政府開始發放清水,所以今天仍只買水以外的物資。(今日花費:物資:6413.23 pesos,高速公路過路費:66.88*2 pesos)

9月12日,將昨天打包好的50份物資進行分送,今天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

好消息有二,一是匯款在一些波折後終於成功抵達。二是有墨西哥華僑看到粉專的po文後,也希望能盡一份心力,並且他也牽線讓在墨西哥的台灣教會知道這個村子的狀況,教會將會把集得的一部分物資,分享給我們。讚美主,祂使用了我們。

壞消息則是:男友爸爸說他們正面臨一些問題:因為附近村落的商店都開始惡性漲價,一些窮困的居民感到絕望,開始設法讓載送物資的卡車停下,想搶奪食物。更可惡的是,當地也傳出可能是因為明年即將選舉,一些地方政客派人來攔截物資。所以他們考慮不用顯眼的大卡車,以平安運送物資。

9月13日,昨天除了運送物資,也採買了新的物資並進行了部分運送。照片真的顯現受災戶的心情,希望他們能好過一點。

本日好消息是在大公司工作的我男友的表親為他們爭取到了借用大卡車和資助油錢的幫助。

為了更有效率地進行救災、節省通車費,並避免購買物資出入多次被有心人士鎖定,這次一次買了非常大量的物資預備。

剛剛聽到他們打包了兩百多袋物資,累慘了。

再來就是墨西哥政府終於開始做事了:聽說他們已經在觀察整個村子的狀況,將協助嚴重的受災戶重建家園。

壞消息是,當地市長在媒體面前公開說,他們已將中央政府處得來的物資,全面發光給窮人了,但這完全是假的!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救災第五日–第八日】(0914-0918)標上「來自台灣」的救援卡車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陸續將採購的物資打包、分裝、載運到受災當地,男友的家人將買到的物資連夜裝成兩百袋,今天去發送光光了!超強!

海產的姐姐說很累,但也很開心能做這件事。以他們的家人為榮。

另外一件事,不知道該說趣事還是感嘆:他的家人將車子標上來自台灣的物資(台灣還拼錯),因為不少人一直問:「是不是你們明年要出來選舉,才出來賑災?」

從這樣的問句中,不難得知當地長期有著一種「買票文化」的陋習,且政治人物不到選舉不會做事。

不過後來我和家人不想這麼招搖,也怕他們被政客找麻煩,所以請他們撤下了。(男友還笑他爸爸姐姐是否該重回學校唸書學好地理和英文,居然拼錯台灣哈哈!)

然後,他們把最後一袋食物放在車上,送到了最貧窮的社區,以老人和孩童為優先,發放完畢。

目前,由於當地駐軍(海軍)也開始發送物資給嚴重的受災戶。我們的第一階段「自力救濟」也差不多告一段落。同時也必須讓男友家人休息一下,畢竟他們也是受災戶啊!

也構思著第二波的救援該怎麼做比較好:可能買蔬果給比較偏遠地區的長者,或本身已沒有經濟能力的人等等。

其實做這件事,主要是家裡的人想做,我也只是順手把墨西哥大地震的慘況做一個紀錄給大家了解,從沒想過要募捐。我們沒能力負責組織救援工作,也怕承擔不起陌生人託付的重責大任,但沒想到仍擋不住許多愛心的共鳴:除了我的家人之外,也要謝謝看到相關報導後,不吝提供給我們贊助資源的網友和熟識的同事,謝謝你們對待這世界不以利益為優先的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關於作者》

爸爸不准我嫁去墨西哥

研究所畢業後去了一趟中美洲,刻苦待了一年,扎實感受到所謂的文化衝擊,在反覆思量這些文化差異後身心徹底洗鍊了一遍,還交了一個愛台灣的墨西哥男友。創了粉絲專頁希望能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中美洲,聽見不一樣的評論。畢竟世界之大,而人生,絕對不只有一百種過法。

粉絲專頁 : 爸爸不准我嫁去墨西哥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陳太陽、林欣蘋

Photo Credit: 爸爸不准我嫁去墨西哥 拍攝/提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