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夏珍專欄:一退二十三年,陳水扁白爭了!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世大運閉幕三星期之後,內政部迅雷不及掩耳發布警界人事調動,並直言「世大運沒做好是事實」,目標直接指向被調任警政署副署長的台北市警察局邱豐光,警政署長陳國恩也同時間「被發布」調任國安局副局長,由遠在南台灣於世大運肯定無功,但當然也不會有過的高雄市警察局長陳家欽接任警政署長;拉上台中市警察局長陳嘉昌調任台北市局長。

人事調動後隔日,台北市長柯文哲議會備詢,表示「警政一條鞭」,尊重中央的調動,但他不改直言本性,一次把他對人事調動的不滿說足,一是人事發布前半小時才被「通知」,感覺是「被偷襲」、「兔死狗烹」;二是「軍警不該被當成地方派系資源運用」;三是「國民黨比較客氣」。坦承想過「反制」的柯文哲,最終沒找到「反制」的法子,但缺席人事交接,全然不隱藏心中不快。

20170921-內政部長葉俊榮上午主持警政署卸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圖為儀式結束後,卸任署長陳國恩在新任署長陳家欽陪同下,離開警政署。(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1-內政部長葉俊榮上午主持警政署卸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圖為儀式結束後,卸任署長陳國恩在新任署長陳家欽陪同下,離開警政署。(蘇仲泓攝)
內政部長葉俊榮上午主持警政署卸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圖為儀式結束後,卸任署長陳國恩在新任署長陳家欽陪同下,離開警政署。(蘇仲泓攝)

葉俊榮大調動立威:別把我當病貓

柯文哲的不滿道盡國、民兩黨執政風格之巨大落差,根據柯文哲所述,他就任市長後,當時(馬政府)的警政署長王卓鈞給了他兩個名單,但年紀都偏大,再兩年就可屆齡退休,他希望能有一個能一起做四年的局長,邱豐光於是出線,換言之,這是中央和他「商量」後的人事;這一次則是直接被告知,他雖然提出異議,但卻扭轉不了情勢,半小時之後,人事旋即發布。換言之,內政部長葉俊榮無意與之商量,這也是就任一年多來,葉俊榮第一次如此「大手筆」舖排警政人事,某種程度也是公告周知,別真把他(民進黨政府)當病貓。

毫無疑問,警政和人事、主計、政風一樣,在制度上都屬「一條鞭」,然而,在一九九四年省市長開放民選之後,就輒受挑戰,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後,明確主張應該人事、主計、政風和警政四權回歸地方,以落實地方自治精神,他為了想調升松山分局長陳衍敏擔任台北市警局督察長,卻被時任署長的盧毓鈞擋下,理由是陳衍敏「資格不符」,最後在內政部長黃昆輝協調下,警政署讓步,陳衍敏才得以就任新職。

事實上,早在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前的一九八九年底當選的七位非國民黨縣市長組成「民主縣市長聯盟」,就聯手爭取更多地方自治權限,縣市警察局長的任免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地方爭權也不只是在野黨要爭,與陳水扁同時當選省長的宋楚瑜亦然。

也就是在省市長民選之後,中央地方權限畫分爭議不斷,考試院特別做出決議,上述四機關(人事、主計、政風、警政)首長,「應由地方依法任免,職務屬性則為事務官」,換言之,這四個一條鞭的首長不可以政務任命,一定要符合法定資格,在實務運作上,則大抵達成一個默契,即「任免遷調歸中央統籌,地方首長則有建議權、選擇權、同意權和考核權」的共識。這也就是為什麼王卓鈞會提出人選讓柯文哲「選擇」,柯文哲不同意再商量出邱豐光的緣故。

20170921-警政署21日舉行新、卸任署長交接典禮,由內政部長葉俊榮主持。(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1-警政署21日舉行新、卸任署長交接典禮,由內政部長葉俊榮主持。(蘇仲泓攝)
葉俊榮大調動立威,形同公告:別把我當病貓。(蘇仲泓攝)

馬英九市長抗議陳水扁總統:此一時彼一時

警察局長人事攸關地方治安,屬於地方自治事項的重中之重,胡志強初任台中市長深受治安敗壞之苦,當時朱立倫就建議胡志強,一定要緊緊抓牢警察局長人事建議和選擇權,二0一0年台中市發生角頭翁奇楠遭槍殺案,現場有四警在場,市警局長第一時間回報警政署,卻拖了五天才將報告送達胡志強,胡志強大怒認為報告太偏袒警方,堅持必須撤換上任才九個月的局長胡木源,這也是民選市長必須力爭的「考核與撤換權」。由此看來,警政人事權之爭,未必是政黨之爭,而是中央與地方必然發生的權力衝突,特別是地方發生重大治安事件,警政署也很難以「一條鞭」為由護短。

過去二十多年來,中央地方協商的「默契」管用的時候多,不管用的時候少,柯文哲感嘆「國民黨比較客氣」,未必盡然,但民進黨換了位子,換位思考的權力邏輯確實遠遠超過國民黨。舉例而言,第一次政黨輪替,陳水扁當選總統,在未告知台北市長的情況下,發布台北市長王進旺接任警政署長,讓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大怒,批評陳水扁「此一時彼一時」,當年曾罵中央集權集錢,如今還是做同的事,陳水扁則以「不擋人高升之路」為由解釋,馬英九只得退讓。

20170921-內政部長葉俊榮上午主持警政署卸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圖為新科署長陳家欽。(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1-內政部長葉俊榮上午主持警政署卸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圖為新科署長陳家欽。(蘇仲泓攝)
內政部長葉俊榮上午主持警政署卸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圖為新科署長陳家欽。(蘇仲泓攝)

柯P一句話,陳家欽得自證不是「新系一條鞭」

如今葉俊榮的大調動,雖然明言屬世大運後的「處置」,但陳國恩和邱豐光既未撤職也未記過,雖然都是無實權的副手,但都還向上往中央走,最不濟「擺在安全的位子等退休」,比較尷尬的反而是陳家欽,早在內閣改組時就傳出可能接任署長,如今傳聞成真,即使高雄市長陳菊否認事前知情,柯文哲一句「軍警不該被當成派系資源運用」,又引人無限揣測,陳家欽難不成已經是「民進黨派系運用的資源」?能升任署長靠的不是本事而是跟對了市長貼近了派系?

三次政黨輪替之後,台灣社會各領城分藍分綠分黨分派,乾淨之地已經非常有限,陳家欽得用更大力氣證明自己是「警政一條鞭」,而非「新潮流一條鞭」或「民進黨一條鞭」下的結果。民進黨爭了二十多年,爭得的「地方首長建議權、選擇權、同意權和考核權」,會不會就此報廢?值得觀察,果若報廢是否有利於地方自治?蔡政府或許還得退一步再深思,畢竟政黨輪替屬民主常態,民進黨想從強化警政一條鞭,削弱地方自治權限,迎來的可能是威權不下國民黨、粗魯更勝國民黨的民意印象,值得嗎?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