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夏珍專欄:慟!他走了!貨真價實的自由民主中華民國──在打架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新世紀開初的大選最有力地證明了:今天的臺灣已經融入了自由世界,成為人類主流文明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儘管它還是一個島嶼,地理上的生存空間仍然很窘迫,但是從人的生存的品質的意義上講,開放了的小島為人的生存和發展所提供的空間是無限的,它向全世界開放,全世界也向它開放。在此意義上,我們可以說,與生活在遼闊的中國大陸的中國人相比,生活在狹小島嶼上的中國人所獲得的生存空間之廣是大陸人難以想像的。」─2000年,劉曉波。

那一年的劉曉波,勞教三年期滿獲釋,在北京以寫作維生,一年就出了三本書,為了看台灣總統大選,他騎著單車到外國記者的公寓看電視直播,當台灣第一次迎來「政黨輪替」,他顯然是興奮的。

對比一九八九年,在螢光幕前看著天安門一幕幕場景,乃至迎回在廣場受傷的同事(徐宗懋),曾經企圖「燭照」中國的台灣,眼睜睜地看著中國可能改變、無法改變、到經濟上的巨大改變,政治上卻愈發緊縮的轉變,而兩岸關係的進展從探視到觀光,觀光到商務,商務到婚配,儘管不至於一日千里,但二十八年的進程也走到了兩岸領導人直接對話的「馬習會」,兩岸人民的「心」卻隱隱有著幽微的變化,隔岸燭照的真實關切漸減,務實功利的取向加大。

力爭自由主不可得,劉曉波向死而生

當劉曉波向死而生,躺在病床上的人生倒數時刻,外界只能靠管制後流出的視頻、親友間接的轉述,以及醫院一天一次或兩次的病情通報,焦慮而憂傷的關注他無法逆轉的病體,眼睜睜地無能為力;同溫層裡的關切真實而濃洌,有人夜裡睡不著覺,香港知名記者閭丘露薇在推特寫下一段話:「這些日子一直在想,他的付出是為了我們每個人。唯一會讓我覺得絕望的是,他的付出並沒有讓多一點點人覺悟,或者勇敢一點。希望不是這樣。」引起網友極大迴響,冷言者有之,肯定者有之,儘管劉曉波的付出在短期內看不出改變中國的可能和跡象,但相信他會成為精神的豐碑,鼓勵後繼者繼續前行。

香港民眾聲援遭中共政權囚禁到癌症末期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香港民眾聲援遭中共政權囚禁到癌症末期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AP)
香港民眾聲援遭中共政權囚禁到癌症末期的中國民主人權運動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AP)

劉曉波追尋自由民主的歷程,在台灣並不陌生,台灣可以在蔣經國末年、李登輝執政接續完成民主的「寧靜革命」,對華人世界曾經是莫大鼓舞,這表示東方儒家傳統與西方之普世價值不但不衝突,甚且可以無縫接軌。

二千年,台灣迎來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劉曉波寫信給好友,此刻流亡德國的作家廖亦武說:「為了所有人都有自私的權利,必須有一個道義巨人無私地犧牲。為了爭取到一個『消極自由』(不受權力的任意強制),必須有一種積極抗爭的意志。歷史沒有必然,一個殉難者的出現就會徹底改變一個民族的靈魂,提升人的精神品質。」

台灣距離「殉難者」的年代已遠,講到「先烈先賢」像瞌拌在齒縫中的笑話,很難理解,有一個與我們近到「可以各表」的一個國度,竟然從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到二十一世紀,爭取「消極的自由」而不可得,當一個國度需要「道義的巨人」才能喚醒民族靈魂的時刻,我們能用「正常國家」的眼光視之嗎?最沈重的是,劉曉波爭取的一點都不激進,更談不上新潮,那都是一、二個世紀前的舊詞,甚至寫在共產黨章黨綱的口號中,甚至,現在還能寫進「中國夢」裡。

民主不是夢幻,打完架還是要珍惜被你呼巴掌的人

民主自由不是虛幻夢境,而是現實生活。部份朋友感嘆甚至激憤於台灣對劉曉波的冷漠,其實總統府和執政黨都發表了聲明,然後呢?只能眼睜睜的無能為力;然後,看著另一個同溫層裡舖天蓋地「前瞻審查國會開打,扯髮掐頸呼巴掌,還有水球丟院長」,還有總統陪同友邦元首南下,維安升級到「反恐」規格;然後,沒有學生佔領的立法院議場裡,朝野立委準備「共同夜宿」。

20170713-立法院13日下午召開第2次臨時會,林全下午進入議場時,藍委還向林全丟擲水球及報告。(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13-立法院13日下午召開第2次臨時會,林全下午進入議場時,藍委還向林全丟擲水球及報告。(陳明仁攝)
20170713-立法院13日下午召開第2次臨時會,林全下午進入議場時,藍委還向林全丟擲水球及報告。(陳明仁攝)

非常奇特的,看到被呼巴掌的立委邱議瑩,正是當年打了李慶華一巴掌的人,看到懷念「王金平時代理性溫和的國民黨」的管碧玲,也曾掌摑洪秀柱;浮上心頭的竟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說的一話,「吵吵鬧鬧也是一種幸福。」民主,果然讓人哭笑不得。

最近應龍應台基金會邀請來台訪問的美籍華裔學者裴敏欣,在接受《風傳媒》訪問時,語重心長地說了一段話:「雖然台灣外在面臨中國野心威脅,最大問題卻是在內部,台灣是華人文化中少數自由民主的成功案例,民主是很脆弱的體制,建立很難、摧毀容易,民主需要政治人物的自律、自我約束,台灣幾年內無法將內部的政治、社會矛盾管理好,還沒被中國統戰、武力侵犯,就已經毀在自己手上。」

國會能打架解決的事,就不是大事,不論是前瞻預算或任何法案,都是民主糾錯機制可以導正的,不是無法逆轉的癌末病灶,想想別人用盡一生得不到的,吵完架,還是要珍惜被你呼巴掌的人。這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最重要的意義啊。

附註:成文之後的夜裡九時,傳來曉波離世的訊息,無法表述悲傷。唯一希望劉霞自由!中國人,千年以降求自由而不可得。封建王朝已廢,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此刻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依然因言賈禍,我們無言以對。曉波走了,請讓家屬自由。沒有更多的要求了,這個國家太大,我們放棄。

時間會過去,記憶可能沖淡,痛苦是會深埋的,一個民族能埋這麼多痛苦嗎?我們慢慢來,歷史終究會有答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