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夏珍專欄:賴清德這麼神,為什麼要再給蔡英文四年?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毫無疑問,行政院長賴清德的確是蔡政府的神救援,短短一個月時間,包括蔡英文總統低迷的民調滿意度都急拉十五、六個百分點,東華大學教授施正峰形容得傳神,「簡直像印度神油,一抹就有效。」

賴清德之「神」很難不讓人聯想,都是民進黨執政,為什麼林全不行?是林全的問題?還是蔡英文的問題?都是同樣的內閣閣員(異動人事不到一巴掌),是欺林全以君子?還是懼賴神為新系?儘管時間還短,但就以短短一個月對比林賴前後任的成敗,或許值得思考的是,尋常期待「(財經)專業人士」拚經濟是否太天真?做為「最高行政首長」,政治性是否果然比「專業」─所謂的技術官僚─更重要?

財經閣揆拚政治,政治院長拚經濟

然而,林全以財經學者進入陳水扁的台北市府小內閣,屬性也未必是「技術官僚」,從陳水扁到蔡英文,他所跟隨的「老闆」都不可能讓他位列「藍營」,但因為他不是民進黨人,從就任起「老藍男」的標籤就再也撕不下來;但是,林全就任就目標就是「拚經濟」,他的形象也符合國人對於大選過後休養生息的期待。很遺憾的,具有財經專業背景的閣揆能拚的經濟實在有限,林全在任一年四個月,風裡火裡拚的都是政治,從清算國民黨產、附隨組織、甚至連金融圈都免不了這股「以綠洗藍」之風。

諷刺的是,當林全完成「階段性任務」之後,醫生背景、只有政治工作經歷的賴清德,給自己的定位同樣是「拚經濟的執行者」,賴清德懂不懂經濟反倒不是大問題,他有政治手腕,從前總統李登輝以降,綠營大老們一一拜訪,親自致電在野黨立院黨團,儘管沒有拜會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但也屬允當,因為黨魁對黨魁,朝野和解峰會還得民進黨主席自己抉擇。

20170929-交通部長賀陳旦、行政院長賴清德29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9-交通部長賀陳旦、行政院長賴清德29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交通部長賀陳旦(左)不要國道夜間收費的決策,行政院長賴清德(右)說改就改。(顏麟宇攝)

最重要的,賴清德敢於做出決斷,即使他的決策未必與總統相同,甚至與前任有別,隨便舉例,林全離任前七月才宣布公務員不調薪,賴清德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加薪百分之;交通部長賀陳旦始終反對國道夜間不收費以疏導連假輸運,賴清德碰上第一個雙十年假,二話不說就重啟夜間國道不收費,部長還是部長,反對還是反對,不過,此刻部長的反對就只能是「個人意見」了。不只賀陳旦,過去不看林全臉色的大政委、大部長們,還敢不顧賴清德的眼色嗎?

前任的髮夾,賴清德說彎就彎

再比方說,一例一休要不要再修?林全內閣始終莫衷一是,賴清德還沒就任就表明要再修法,到底要提什麼再修正版本?會不會撫平了企業的心就惹怒了勞工的心?在版本未確定前,賴清德都還有磨空間;問題是,一例一休從提出到三讀,爭議始終存在,難道蔡英文和林全都看不到?獨獨賴清德天縱英明?蔡英文在最近接受訪問時,忘了此案是她拍板定奪,卻歸責於「一例一休沒有彈性,因為當時在野黨反對激烈」,林下賴上,沒變的就是在野黨,如果蔡英文這麼重視在野黨的意見和想法,一例一休之外還有多少法案是不管不顧硬通過的?諸如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賴清德在市長任內與民進黨縣市長站出來公開力挺,就任閣揆後訪視基隆市,開口就談前瞻,不過,他說先要辦的不是爭議最大的「軌道建設」,而是治水!

賴清德中秋到基隆慶安宮祈福,宣示拚經濟,推動前瞻先說治水。(賴清德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賴清德中秋到基隆慶安宮祈福,宣示拚經濟,推動前瞻先說治水。(賴清德臉書)
賴清德中秋到基隆慶安宮祈福,宣示拚經濟,推動前瞻先說治水。(賴清德臉書)

還比方說,少子化對大學造成嚴重衝擊,賴清德聽取教育部所提《私校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報告後,擔心政府巨額補助卻滋養經營不善的私校,直接裁示退回,這也屬相當特殊的案例;更特別的是,在會議中,他知道台科大在新加坡開設EMBA專班,因為受到境外專班不得招收大陸學員的限制,導致生源大減三分之二,他當場要求教育部修改辦法,鬆綁法規。

試問,如果是被貼上「老藍男」標籤的林全,敢對境外招收陸生鬆綁嗎?就算敢鬆綁,能不挨自己(綠營)人痛批猛轟嗎?問題或許不在林全,而是什麼樣的政治氣氛,讓「對中國釋出善意」這件事,只能是民進黨或獨派自己人做?當然,下一個問題是,這算是多大的善意?能讓對岸具體感受嗎?

和解與團結,蔡英文還記得嗎?

儘管民進黨對「非我族類」的排擠心重,但既是完全執政完全負責,那也無話可說,就是為什麼非要浪擲一年四個月政治鬥爭到自己也氣息奄奄才肯罷休?蔡英文當選前後曾經說過,她要團結的是一個國家,然而,她用了一年四個月耗盡人們對她的信賴,她說了那麼多次「和解與團結」,不及賴清德一通打給國民黨團幹事長的電話,蔡英文還能怪誰呢?

蔡英文任命賴清德出任閣揆後,於民進黨全代會拋出憲改議題,民進黨立委也旋即提出總統制的修憲版本,修憲路迢迢,就在這套百衲衣般的憲法增修條文之下,不過更迭一閣揆人事,氣象就大有變化,閣揆是「執行長」,就要為營運負責,就不該也不必是「唯唯諾諾的執行長」;至於理應是國家象徵的總統,若一年半不到就證明自己做不到「和解與團結」,那麼還需要再給她四年嗎?這個問題是一顆種籽,埋進了人心裡,還有兩年半,會冒出什樣的芽?就看蔡英文未來兩年半在人心裡澆灌的是忿恨還是春風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