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夏珍專欄:這樣的「中國」,叫我如何能愛他?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余讀其人,每感錚錚有骨,蕩氣迴腸,每審往史,凝滯沈抑,揮之難消。狀人,驚動魄,隔靾隔見苦寒之色。述史,身在其中,驚濤駭浪,噤不得發。」─陸鍵東《歷史的憂傷─董每戡的最後二十四年》。

陸鍵東,《陳寅恪的最後二十年》的作者,上面引述的一段話,敘述的不是陳寅恪,而是台灣人不識的另一位學者董每戡。陳寅恪晚年目盲書柳如是傳以述「心史」,董每戡在反右文革迫害中一無所有,在廢紙殘頁中寫桃花扇,為劇立史,以史證心,一九七八年中共確立改革開放政策時終於摘帽平反,兩年後過世,還來不及跨進新時代,一代知識份子扭曲的生命歷程就畫下句點,留下歷史的喟嘆,哀傷的是,歷史的迴旋竟如噩夢。

「自由」在中國 猶如萬古之長夜

四十年過去,一代知識份子的血淚,沒能在中國土壤滋養出自由主義的花朵,知名經濟學家張維迎於七月出在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畢業典禮上的專題演講,才在國發院官方微信號上線就被下架,演講全文二十四小時內在網路全面蒸發。張維迎的講題:「自由是一種責任!」他講的是中華文明,他講的是世界創新,創造力依賴的正是「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動的自由」,他直指中國人不可能沒有「自由的基因」,問題出在體制和制度,張維迎大聲疾呼「推動和捍衛自由,是每一個關心中國命運的人的責任,更是每個北大人的使命!不捍衛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稱號!」

北大,做為「新中國」的搖籃,曾經是一切思想和主義的平台,為了爭思想的自由,獨立的精神,無數知識份子投入各種運動,歷經各黨暗殺,所謂的「新中國」走了一百多年,「自由」卻仍猶如喚不醒之「萬古長夜」。

就在張維迎演講被下架前一個多月,北大以敢言著稱的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即宣告,他被當局禁聲,不允許在社群媒體發表言論,他的微博和微信帳號不斷被關閉,他不諱言,目前北京當局對知識份子言論控制是四十年來最嚴厲的。

賀衛方也是被監禁到罹癌末期、各方呼籲出國醫療而不可得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辯護人。

以生命一場相依相偎 他們的笑讓人鼻酸

劉曉波自五月底保外就醫後,依然被監禁限制其行動自由,才被證實病情嚴重,已經「停藥、停食」,維權人士胡佳在推特貼出一張劉曉波與妻子劉霞相擁的照片,曾為《德國之聲》撰稿的蘇雨桐寫道:「生死相依!從2008年劉曉波被抓以來,這是他們最近的距離,幾乎是以生命換一場相依相偎。」照片中的劉曉波身形瘦削,兩人相視而笑,他們眼中的「幸福感」,卻讓觀者無比心酸。

諷刺的是,劉曉波為了《零八憲章》被關押到生命的最後,還看不到光;中國卻開始全面宣導由三十二位影視明星錄製的《光榮與夢想——我們的中國夢》,一句句口號拚貼的「中國夢」到底是什麼夢呢?不要懷疑,不但有富強,還有「民主」與「自由」,這是中國國家主席自二0一二就任以來就不斷闡釋的「中國夢」語錄大會串。

當年,習近平最激勵人心的二次講話,一是中國夢:「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復興之路展致詞);二是憲政夢:「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要堅持不懈抓好憲法實施,把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提到新水平」,「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都必須予以追究」,「要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實施三十周年講話),一個月後就發生「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事件」,好好的一份報紙從此江河日下,而聲援南周的郭飛雄關押迄今,也傳出健康急速惡化的警訊。

肝癌末期的劉曉波與妻子劉霞近照,劉曉波看來身形消瘦、氣色不佳。(胡佳推特) © 由 風傳媒 提供 肝癌末期的劉曉波與妻子劉霞近照,劉曉波看來身形消瘦、氣色不佳。(胡佳推特)
肝癌末期的劉曉波與妻子劉霞近照,劉曉波看來身形消瘦、氣色不佳。(胡佳推特)

五年過去,曾經被寄以希望,可以像蔣經國般把中國共產黨從一黨專制帶出來的習近平,維權手段卻愈來愈緊,照常理一個經濟不斷發展的國家,其政治體制必然相應調整,因為不鬆綁不自由,就不可能持續得到經濟創發的動力,中國卻從經濟發展中得到更多資源、金錢甚至人才,用人鞏固政府的控制能力,當網際網路才讓中國言論有勃發的有限空間,中國政府就找到網管的各種手段,最麻煩的是,他們不但把「黨」和「國」畫上等號,甚至把「黨」擺在了「國」之前,只有符合共產黨的「中國夢」才能是夢,除此,就是「煽動顛覆國家罪」了。

維穩「中國夢」打造無堅不摧的文字獄?

劉曉波也有他的「中國夢」:「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裡,每一位元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裡,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裡,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儀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裡,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

這個夢,有這麼困難嗎?這個夢,難道不愛國嗎?在台灣這不是「夢」,而是生活而是空氣而是水!

劉曉波能有多大煽動顛覆的能力?不過就是書生筆一枝,「思報國恩,獨惟文章」,數千年中國文人的悲哀就是,他愛朝廷,朝廷不愛他,心史、痛史不絕如縷,二十一世紀竟還有無堅不摧的「文字獄」,能不讓人慨嘆避逃嗎?

當劉曉波因言獲罪,諾貝爾和平獎的桂冠都無法給他丁點人身自由的保障,無數維權或民運人士或遭關押或流亡海外,甚至連台灣人李明哲都能無聲無息被失蹤一百多天,毫無音訊,隔海看著中國夢宣傳影片中,大明星如此陽光篤定地握緊拳頭說,「只要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能不毛骨悚然嗎?這樣的「中國」,怎麼愛呢?這樣的「中國夢」,唉,不做也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