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多維觀點》李顯龍訪中 「反台獨」─中共開啟國際反獨新防線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於9 月19日到21日訪問了中國大陸,外界普遍將之視為新加坡有意修補與中國的關係。根據中共黨媒新華社的報導,李顯龍在席間便向習近平表示,「新加坡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反對台灣獨立,希望看到中國穩定、繁榮,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

李顯龍重修「中新關係」 只是體現國際政治現實

綜觀李顯龍此行所以引起關注,除了是他近三年首度訪問中國外,更在於「中新關係」近年發展陷入低潮,李顯龍藉著出訪,徐圖與中國「破冰」的意義不在話下。

翻開近年的「中新關係史」,新加坡曾就菲律賓2016年發起「南海仲裁案」,發表各方應接受國際法庭仲裁結果立場,新加坡當時的表態無疑站在美國一方,故引起中國大陸極度不滿;又新加坡長年與台灣保持著軍事合作,在2016年底,一批從台灣完成訓練、準備運返新加坡的軍方裝甲車,在停靠香港時遭到海關扣押,進一步導致「中新關係」惡化。緊接著,中新雙邊的矛盾也延續到了2017年,當中國於5月高調在北京召開「一帶一路」高峰會,而位居「一路」要衝的新加坡,李顯龍並未出席領袖峰會,只是指派財政部第二部長參加,新加坡潑中國冷水的抵制態度可說不言而喻。

就新加坡一路以來的作為看,其意向被中國大陸認定「親美遠中」,只是意料中事。質此,李顯龍此刻趕赴北京,而且獲得習近平親言,「加強兩國的政治互信,不斷鞏固和發展中新關係,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利益,也有利於地區和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繁榮」。這對國土面積與經濟發展程度呈高度反比的新加坡而言,無異服了一顆定心丸,儘管言稱加強兩國政治互信,意味著中新雙邊目前缺少政治互信,就算「中新關係」不因此次的「習李會」而如膠似漆,至少已達到雙邊關係止血的效果。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右)2017年9月訪問中國,會晤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右)2017年9月訪問中國,會晤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美聯社)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右)2017年9月訪問中國,會晤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美聯社)

對於新加坡而言,近年誤打誤撞走向「親美遠中」的外交路線,結果自然是條死胡同,也有違新加坡向來躋身各利益方之間平衡者的外交傳統。對照新加坡如今對中國大陸釋出明顯的外交善意,無疑是有意從過去過度的「美中」次序向「中美」次序調整,相信新加坡不致於重蹈覆轍,反轉導向成另一股極端的「親中遠美」,但務實於「中新關係」發展、兼顧「中新」雙邊利益,當是新加坡接下來戮力而為的戰略方向。這是身為小國對於國際地緣政治的務實認識,說白了,服膺於現實主義而已。

「對中」與「對台」新加坡維持兩套思考

質言之,中新兩國重啟政治互動,是各投所好的結果。若以新加坡為本位思考,其追求的核心利益則是穩固該國在東協(ASEAN)領頭羊與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中新關係」因為攸關新加坡能否維續區域中的優勢地位,其優先等級遠非「台新關係」可以比擬。

這也是李顯龍所以藉由訪京,當著習近平的面,吐露「反台獨」立場的根本原因。回顧新加坡就「反台獨」言論的歷史記錄,於2007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與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都曾相繼拜訪新加坡,當時還在世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便對馬、謝兩人直言,「我反對台獨,因為這不僅危害台灣,也會影響整個區域的穩定。如果台灣繼續視自己為脫離中國而獨立的台灣共和國,或者申請成為聯合國的成員國,將會造成反效果、帶來禍害,最好還是維持現在所處的國際地位。」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李顯龍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李顯龍臉書)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李顯龍臉書)

李光耀此言,完全誠實顯盡新加坡對兩岸關係「做不大」、且再怎麼大也大不過區域穩定必為首要的體悟。台灣方面實不應批判「實質友台」的新加坡所持這般思考,甚至台灣要瞭解到,不管如何企圖拉攏新加坡,都應同步考量到新加坡的切身利益,在「不為難朋友」的情境之下發展雙邊交往。否則「強摘的瓜不甜,強求的緣不圓」,新加坡的「兩岸關係觀」只是國際社會對兩岸關係認識的一道縮影,台灣要想各國違逆本國利益、強渡關山「援台逆中」,無非是緣木求魚。

「反對台獨」正在東南亞國家蔓延

在這樣的大勢下,李顯龍在和習近平的見面中主動提出「反對台獨」則毫無意外可言。就現實來說,這已是繼越南之後,第二個東南亞國家明確提出反對台獨的公開陳述。細究東南亞國家中,新加坡和越南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夥伴,依經濟部統計數據,2016年,台新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額達236.7億美元,佔台灣對外貿易整體比重的4.6%;而台越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額亦達到122.9億美元,佔台灣對外貿易整體比重2.4%,分居東協成員國對台貿易量的第一位和第三位(第二位為馬來西亞)。

此間,一直和台灣具有非常曖昧的半官方和軍事關係的新加坡,其立場尤其重要。是以,新加坡此刻再度表述「反對台獨」,這對台獨聲勢、對民進黨政府亟欲推動、冀盼成效的新南向政策來說,都會構成打擊。

中共「反獨」對台構築另一道國際防線

由此反向透視中共的對台政策,可發現「反對台獨」已經從北京的兩岸政策向國際場域延伸,並構築了「一中原則」之外的又一道防線。

回顧中共的對台政策,過去有所謂「聯美制台」的手段策略,即在陳水扁主政時期,存乎「美中共管台海」的大國默契。這是當時中國自忖國力尚未茁壯到足以片面主導對台事務綜理下的一種次佳選擇。延續到胡錦濤主政時期,其實某種程度仍維持著這樣的策略。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李顯龍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李顯龍臉書)
2017年9月,中共十九大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北京,會晤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李顯龍臉書)

時過境遷,如今中國國力日盛,已然有足夠自信不必要寄託「美中共管台海」的被動思維來處理台灣問題。反過來說,中共已然更積極地於國際社會,就「一中原則」之外的「反台獨」進行宣傳,於越南、於新加坡的操作,可能是中共正將「反台獨」作為一種「試點」,逐一推廣到國際場域上應用的新策略,搭配既有的「一中原則」,合一構築中共未來在國際上對台施壓的兩道防線。

過去亦有媒體曾指出,於台灣內部的政治平衡,「若藍的潰敗,紅的就會來」。從遏制台獨的維度看,「藍去紅來」的說法有一定道理。但伴隨中國綜合國力、實質政經影響力攀升,而所謂的「紅來」,已不再單單只是在台灣和兩岸內部之間的「來」,而是會在全球場域的「超展開」。

這對於台獨,甚或包括更廣泛一點的「不承認兩岸同屬一中論」的台灣國際空間來說,都會漸漸形成一種窒息效應。

若把中國國力成長的效果再放大,中國今日能夠利誘越南、新加坡等國於國際發聲「反對台獨」,來日要全面在國際上「統一」台灣,如以「台胞證」來取代「中華民國護照」才能入境其他國家,這雖是將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推到極端的一項假設,但中國當真做不到嗎?

面對兩岸政經力量懸殊,台灣自當「戒慎恐懼」,要懂得如何拿捏,更要知道各種極端的做法並沒有所謂「離譜」可言,因為國際政治、地緣政治變化是「贏者全拿」的遊戲規則,只是中國對台是否要走到那一步的差別而已。

*本文原刊《多維TW》月刊023期。授權轉載。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