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大學熱舞社誰稱王?College High街舞賽將尬出「全國制霸」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30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你對「大學熱舞社」的印象是什麼?是在捷運站、國父紀念館帶著音箱、耐熱耐冷揮汗練舞的青年學子?或是大家齊聚舞台上,一同揮灑練習心血的成果展?而其實在台灣,每年都有一場聚集全國大專院校、上千學生爭奪「全國制霸」榮耀的高峰賽事──College High。

由Team SKIP團隊主辦的College High,如今堂堂邁入第13屆賽事,包括個人賽及團體賽事,其中5對5的經典團體賽,更是全台大學熱舞社的年度焦點。

2017-09-28-街舞比賽「College High」每年吸引上千大專院校學生組隊參賽03。(Team SKIP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8-街舞比賽「College High」每年吸引上千大專院校學生組隊參賽03。(Team SKIP提供)
College High如今堂堂邁入第13屆賽事,全台大學熱舞社的年度焦點。圖為評審老師評判晉級隊伍。(資料照,Team SKIP提供)

回顧College High的起源,主辦團隊「Team SKIP」的創辦人田拓說,台灣現在盛行的Battle比賽大約是從2005、06年左右開始,當時在台中的比賽「Beatronic」開始找來了外國評審,讓大家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他當時跟幾個朋友一起組團到處比賽,看到各種大大小小的賽事。

「很多人喜歡比賽,而他們值得更好的比賽。」在這樣的想法下,田拓先於2007年開始舉辦第一屆不限資格、賽者多為職業舞者的Ocean Battle Session(簡稱OBS)賽事,剛開始只有他一個人籌畫,連海報都是自己畫,然後找了既是舞者也是DJ的朋友吳維一起來放歌。

2017-09-28-Team SKIP創辦人田拓。(取自田拓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8-Team SKIP創辦人田拓。(取自田拓臉書)
「很多人喜歡比賽,而他們值得更好的比賽。」在這樣的想法下,田拓先於2007年開始舉辦第一屆不限資格、賽者多為職業舞者的OBS賽事。(資料照,取自田拓臉書)

田拓提到,在那段時間,他們也常帶學校社團的學弟妹一起去參賽,但學生出去往往都是在當「砲灰」,很難從海選中晉級。

「我就想,可不可以讓他們練得更快?」這樣的想法,讓田拓在2009年辦起了第一屆的College High。田拓說,剛開始辦時很難找隊伍,拉不到幾間學校來,但辦過之後大家都知道很棒,尤其他後來有一次遇到大前輩雪球老師,雪球叫他「趕快辦第二次」,於是College High就這麼一路辦下去了。

「學生信心太小了」 田拓:在華人教育下,會把比賽當成考試

談到辦學生比賽這麼多年有何心得?田拓指出,學生有個很大的缺點,就是他們信心太小了。他說,大部分學生膽子都很小,所以只比學生的比賽,而在華人的教育模式下,會先入為主把比賽當成是考試一樣;此外,沒下苦功就想得到東西、想不勞而獲也是學生常見的缺點。

田拓認為,要克服這些障礙的話,就是要在街舞的遊戲裡重複受到挫折、反省、思考,然後練習,他說,「練舞練1分就是1分,但會想的話,1分可能可以變成1.5分。」

「如果還在思考來了會不會當砲灰,那就失去意義了」

而在談到College High的氛圍上,田拓說,對參賽的舞者本身,學生跟職業選手的熱血程度其實沒有分別,但來加油的啦啦隊熱情就不一樣了,在College High,大家站出來,背後都是整間學校團結的力量。

2017-09-28-街舞比賽「College High」每年吸引上千大專院校學生組隊參賽07。(Team SKIP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8-街舞比賽「College High」每年吸引上千大專院校學生組隊參賽07。(Team SKIP提供)
田拓說,對參賽的舞者本身,學生跟職業選手的熱血程度其實沒有分別,但來加油的啦啦隊熱情就不一樣了,在College High,大家站出來,背後都是整間學校團結的力量。(Team SKIP提供)

談到這幾年下來得到的反饋,田拓舉例,有的學生會來跟他說「這是我第一次進比賽」。他也提到,他以前擔任台科大的熱舞社社團老師時,有個初學的學生去參加他辦的比賽「Lock or Die」,田拓在學生上場時跟全場說,「欸這是他第一次比賽,大家幫他暴動(歡呼之意)一下!」,全場選手、觀眾都一起熱烈幫學生加油,後來學生們還有送教師節卡片給他。

「有時會覺得辦比賽很累、會虧錢。」田拓說,但他看到那張卡片時,就會覺得自己是不是默默也有啟發到一些人,就會有動力繼續下去。

田拓認為,大家都會喜歡College High的氛圍,因為這個比賽就是要大家團結起來,「如果還在思考來了會不會當砲灰,那就失去意義了,重點是準備的過程。」

而從College High到OBS之間,田拓說,「要如何把學生培養成職業玩家」才是重點,他認為這都是街舞教育的一部分。

2017-09-28-街舞比賽「College High」每年吸引上千大專院校學生組隊參賽05。(Team SKIP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8-街舞比賽「College High」每年吸引上千大專院校學生組隊參賽05。(Team SKIP提供)
田拓認為,大家都會喜歡College High的氛圍,因為這個比賽就是要大家團結起來。(Team SKIP提供)

票價遭批太貴? 田拓:可以罵辦得不好,但不希望說票太貴

這幾年來,College High自然也面臨過許多批評,而最常遇到的,就是票價的部分,如今年觀賽票價900塊,便遭批評對學生來說太貴。但田拓認為,其實這些不算批評,「你參加這麼好的比賽,卻只想付校內比賽的錢」,可以說他內容辦得不好,但他不希望別人說票賣得貴,每次比賽都會請很多外國老師來,因為他辦比賽是希望讓台灣小的舞者,看到世界最好的舞者。

對於其他的批評,田拓說他也就虛心接受,而在他跳舞生涯中最大的難題,其實是媽媽問他要跳到幾歲、到底賺不賺錢?他認為,先不要說賺錢,要先讓大家接受藝術。

第13屆College High將於10月9、10日舉行個人組賽事,並於12月31日於台北體育館舉行團體「全國制霸」賽事,對街舞活動有興趣的朋友,可前往Team SKIP活動頁查詢詳細資料。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