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大灣區小DJ,科技之都的另類成功記──他的毅力,比我MBA同學還令人尊敬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7/6 北加路人/北加路人日記

我 MBA 畢業剛搬來舊金山時,覺得這裡天氣冷、外頭流浪漢多,生活盡是繞著簽證及工作團團轉,種種的不適應讓我不勝其擾。

話雖如此,當時的舊金山還是有讓我偷偷雀躍不已的地方──那就是,我住的那幾年, Trance DJ 們來得特別多(Trance 乃電子音樂的一種,中文稱為傳斯)。雖然朋友笑我「台」,但本人十年如一日地是 Trance 的鐵粉,所以抱怨歸抱怨,周末能見到崇拜已久的 DJ 到來,煩惱都不見了。

會去看 Trance DJ 的人通常能夠分為兩種。一種是「醉翁之意在跑趴」;另一種則為「鐵粉之意在音樂」。後者聽到「國歌」必定會一起唱 (國歌:知名、 DJ 很常放的 Trance 舞曲,大家都會唱的歌),聽到喜歡的節奏會躲在後面角落跳舞(因為比較不擠),穿的是帆布鞋而非高跟鞋等。

而舊金山最大的 Trance 粉絲會是 Trance Family SF ──通常只要有點名氣的 Trance DJ 進城,就是 Trance Family 邀請來的,到時就會看到現場 Trance Family SF 旗海飛揚。

除了 Trance Family 外,舊金山當年還有另組人馬,很常請到知名 Trance DJ 來表演。這組人馬隸屬舊金山某大夜店旗下,當年我開始參加這團體辦的活動時,以為他們也如同 Trance Family 般,是個有組織、有規模的大型粉絲會。

穿著樸實T恤牛仔褲的「電音王子」

直到有天,我跟老公恰巧在一個場子認識了一個人,發現他竟然是這「另組人馬」的經營者(在此不曝光他或其公司)。

一般大眾對音樂/娛樂業人士有著光鮮亮麗、油嘴滑舌,或酷到很難親近的偏見,他卻是個非常謙虛、穿著T恤牛仔褲,沒有任何一點架子的人。他帶領著同樣穿著T恤的小團隊,找來世界各國有名的 Trance DJ 。我第一次見到這團隊,覺得這簡直跟矽谷工程師新創團隊的樸實調調如出一轍。

我們後來成為朋友,而他也一點一滴地透露了他的故事:

除了憑著一股對 Trance 的熱愛,他其實完全沒有雄厚背景或金援。會選擇這條路,第一,他覺得舊金山還可以有更多不同的 Trance 音樂派對;二來,他夢想著有天成為一名國際的 Trance DJ ,請來國際各大 DJ 放歌,他除了能偷偷站在後台學習放歌技巧,又能跟他們有第一線接觸──既可 networking ,又可尋找貴人、甚至未來的老闆等。

話說當年,他還是個默默無聞的人,你 google 他名字也找不到什麼亮點。他白天在某電信公司當門市營業員,周末晚上則靠 promote DJ 賺錢。對電音有興趣的人大都知道, Trance 是個比較旁門老派的電音。美國最流行的電音是 EDM(電子舞曲), Trance 則較多歐洲人聽。所以找 Trance DJ 到舊金山放歌,大部分的時候聽眾根本不多。而夜店當晚收入要達到一定上限,才會讓他們抽成,所以會來的人少,票得便宜賣,酒也因此賣得少,他們就沒錢賺。更慘的是,如果找來的 DJ 總是吸引不到人潮,夜店就會威脅與他們解約。

堅持初衷:白天是店員,晚上當 DJ

但他還是這樣一周七日,白天當門市營業員、晚上學習放歌與經營公司、周末晚上就在電音場子工作。聽 Trance 的人不夠多,他就跟 Trance Family 及各大團體合作。他發現我們是念商的,就向我們請教行銷廣告的點子。

明明知道請別種音樂類型的 DJ 會更好賺錢,他還是很堅持自己的初衷。而敬業的他,也從來不會在有請 DJ 來場時玩得太嗨。他總是很敬業地跟重要人士握手,很認真地站在後台觀摩 DJ 放歌、觀察台下觀眾反應。

他存了一陣子的錢,才終於買了台蘋果電腦放歌。接下來的幾年,他繼續學習放歌、繼續帶 DJ 來放歌、偶爾幫知名 DJ 開場、開始跟知名 DJ 合作。有天,他的歌終於被某大 Trance 廠牌簽下。

科技之都的另類狀元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今年,他被邀請到拉斯維加斯電子雛菊嘉年華(Electric Daisy Carnival Las Vegas)的 Trance 舞台放歌。在美國最大的電音音樂季上,他不再只是一個 promote DJ 的人,他是其中一個 DJ 。而他還是同樣地穿著T恤、沒什麼帥氣造型。

他從一個門市營業員,靠自己孜孜不倦的努力,正式成為一個有頭有臉的 DJ 並經營著自己的活動公司。他也開始收到一些來自歐洲的邀約,出了更多知名音樂。

雖然他距離要成為真正國際聞名的 DJ 還有一段路,但我見證了真正埋頭苦幹、努力在自己行業建立關係、並耐心等待機運的人,如何慢慢達成自己的夢想。

他可能沒念大學,但我覺得他的毅力比我念 MBA 的同學都還讓人尊敬。或許美國沒有很大的 Trance 市場,但他的堅持讓自己在別的國家開始有名氣,在一條沒有正規的道路上殺出一條路,在不是主流的音樂領域裡,憑著自己的熱誠找到一點立足之地。

在舊金山這以科技業為大宗的城市裡,他的成功跟科技、寫程式、創業、 MBA 等八竿子打不著邊,但正因如此,這種不同行出狀元的故事,往往更讓人感動。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rtem@Shutterstock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