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夾縫中的「35 世代」,我(們)的美麗與哀愁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10/5 台客 J/台客 J 的橘色筆記

最新一期《天下雜誌》的主題叫做「35 世代聽你說」:從 1996 年的教改開始,他們花了 20 年的時間,追蹤 5 個截然不同背景的「35 世代」,拍成了一部電影《海闊天空》,即將 10 月在台灣上映。

身為廣大「35 世代」(註)的其中之一,很難不被這樣的主題給吸引。在細細咀嚼這篇專題報導後,心中的波瀾更遠比預期中來得劇烈。在每位主角的人生故事中,我看到了成長的倒影──無論是自己,或是身邊的朋友們。

「35 世代」,我的成長故事

20 多年前,在一間每個年級有差不多 2,000 人的學校裡,我開始了我的國中生活。那個年代,剛好是所謂「能力分班」的尾聲,在我的班上,同學們也有著各種不同的「目標」:升學、就業、或是混日子。

即便如此,在傳統「唯有讀書高」的氛圍下,課業壓力絲毫沒有減少,課後補習依舊是常態。而在師長們的「用心良苦」下──體罰,在某種程度上也成為了對成績要求和管教秩序的「萬靈丹」。

在那個還是高中聯招的時代,運氣不錯的我靠著推甄,進入了台北市南海路上的知名男校。因為自由的校風,我們的高中生活其實跟大學生沒啥兩樣。但因為升學制度的關係,大部分的同學,都是玩了兩年後,才在高三開始認真唸書,來面對大學聯考這個「魔王」。

但或許因為從小一直以來都被師長洗腦:升學這個闖關遊戲,到了大學就「全破」(遊戲完全通關)了。聯考結束後,就像一直繃緊的橡皮圈,瞬間被放鬆一樣,「由你玩四年」的大學生活,似乎也就變成理所當然。這樣極端的「解放」背後,卻也讓人頓時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到底要繼續唸研究所、還是進入職場?

當初知識和經驗的交流的侷限,更是現在處在網路無遠弗屆世代的人們,難以想像的──因為如此,在父母或親友的價值觀影響下,很容易就成了一個單純的傀儡,而丟失了夢想和讓自己快樂的能力。

大學畢業後,我進入專業會計師事務所,擁有了旁人看似光鮮亮麗的工作,但其中甘苦,只有自己知道。雖然覺得工作很有挑戰性,卻也隱約感覺到自己志不在此,加上日益惡化的勞動環境,讓我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出國留學。

這個決定讓我看到了不同的世界,卻也讓我加入了 35 世代中,數以萬計的「海外台勞」行列。

這是屬於我自己「35 世代」的故事。我想這個世代的人們,有類似經歷的,想必不少。身處在「戰後嬰兒潮」和「千禧世代」的夾縫中的我們,其實有不少我們特有的,美麗與哀愁:

兩大世代價值差異的夾縫之間──35 世代的美麗與哀愁

比如說,少了能力分班的學校,在某些程度上可以說打破了舊世代中的「同溫層教育」模式,但無所不在的升學壓力,讓「唯有讀書高」的價值,仍舊支配了絕大部分的教育焦點。當時我們身為逐漸擺脫了國立編譯館版本的學生,卻也還不如當前網路世代,能夠享受百花齊放的各式知識。

家庭結構的改變,也讓家庭教育的功能有所不同:我們處在傳統大家庭跟新一代極小核心家庭的夾縫中,加上許多女性拋棄了傳統「相父教子」的家庭主婦角色,轉而成為職業婦女。祖父母跟學校,成為許多人從小成長的重心,進而擔負起教育的主要責任。而少子化的情況,一方面讓資源集中在僅有的孩子身上,有時甚至可能到了溺愛的程度。另一方面,父母過度的期待,更成為新一代的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

兩性關係也是變化萬千的一環:從小時候看「來電五十」,到現在上網用 Tinder 尋找對象;同居在不久前好像還是個禁忌話題,現在試婚已經算是個普通練習;我們沒有單純到像爸媽以為牽手就會懷孕,但似乎也不像新一代可以直接 match 到床上⋯⋯。

雖然整個社會對於結婚、生小孩的壓力絲毫未減,但自己似乎多少可以找到好的方法跟步調,來面對這些有點莫名其妙的期待。對於自己的婚姻和家庭,那張與社會綿密連結的網絡還在,只是相連的線,已經少了不少條,讓我們能更正視「自己」,而不是被各方勢力,拉扯得東倒西歪。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天下雜誌》最新一期主題「35 世代聽你說」。圖/天下雜誌

身為人稱「最慘的世代」,我想我們仍是幸運的

而在社會發展方面,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的我們,成長在似懂非懂的後戒嚴時代:在學校還學著用來統一中國的三民主義,卻也能在家看著大肆針砭時事的政論節目;腦袋裡都裝著歷史課本的五千年歷史,對於自己生長的土地上發生過什麼,知道的卻少得可憐。

面對民主,我們似乎懂的比爸媽要多,也更敢於表達自己的意見,但面對很多不同的社會議題,卻也感到自己仍是個懞懂未知的青澀公民。

經濟上,不像父母身處在「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我們目睹台灣製造業成為夕陽的過程。就業機會雖不比經濟起飛當時來得好,但也還算足夠。因此,即便整個產業的轉型不能算是成功,某些程度的幸運,還是能讓我們這個世代,靠著早幾步踏入職場,卡到一個「還算可以」的位置。

相比之下,現在新進職場的千禧世代,或許職業的選擇或許更多元化,但是整體來說,由於產業結構跟經濟發展的不同,整體的機會卻也許是更少的。     

雖然網路上哀鴻片野地說,所謂七年級前段班大概是「最慘的世代」。但我寫到這邊,自己還是覺得,生為「35 世代」仍算是幸運的:雖然經濟上或許要比父母那一代困難,但我們擁有了更多的自由,更多的可能性。而跟新的一代比起來,或許沒有辦法像他們一樣天馬行空,但我們更能找到融合傳統和新潮的平衡點。這些都是身處在兩代夾縫中的我們,絕無僅有的特質。

我想,不論哪個世代,都會有屬於那個世代的「美麗與哀愁」,那些箇中滋味,真的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註:35 世代,指 1978 至 1987 年出生、年紀介於 30 至 39 歲的這群人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