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女性自傳式書寫身體 多意涵成長告白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11/6 羅苑韶

(中央社記者羅苑韶台北6日電)散文作家李欣倫「以我為器」書名直指女性身體作為慾望和孕育之地,女性自傳式書寫身體可視為一部成長告白,年輕作家蔣亞妮的新書也加入這行列。

目前任教靜宜大學的李欣倫由木馬文化出版的「以我為器」,將女人身體描繪為慾望的容器及駐紮生命的容器。本書開端以冷冽的筆調描寫現代女子面對傳統婚姻,書寫經女性主義洗禮的新女性經歷高度物化女性的婚禮。

書中描述,婚紗雖優雅,但大片白紗可將整個人包裹起來,「好像一個綴滿亮片、懸掛珠串的大型快遞包裹」,「沒有一處能容下這如大量泡沫的白,臃腫的白」。婚禮結束後「艱難搓洗全是髮膠的頭髮」,把妝點新娘子幸福的各式裝備指為「惡夢」。

李欣倫描寫待產期間的感官,將嗅覺具象化,上街散步看到和嗅到的氣味,讓讀者宛如看到電影特效,氣味的分子擴大擴散。她怕痛,產前好奇地在其他文學紀錄裡找答案,生產到底有多痛,以17頁篇幅描述陣痛到嬰兒落地的奇特歷程。

「至今第一次感覺身體被扭轉、重擊、切割、打磨,生的驅力帶著頑強意志,透過子宮越來越強烈的收縮,顯現金剛石般的堅硬質地」,讀者讀來驚心動魄。

「以我為器」隨後延伸到職業婦女照顧幼子的生活情狀,李欣倫藉其他女作家的親職經歷自我鼓勵,讀莫里森(Toni Morrison)和孟洛(Alice Munro)作品,因她們都同時寫作並照顧孩子。

書中女性生命經驗映照出性別意識和社會意涵,作家宇文正稱「以我為器」是一部女性成長之書,「對所能承受肉體之痛的極限,以及生之歡愉的絕美告白」。

女作家主觀的身體書寫透露女性意識,現任教清華大學中文系的作家楊佳嫻為蔣亞妮新書「寫你」寫推薦序指出,這代女性對外貌自覺,與女性自信和動能提高、消費社會形成和觀念鬆綁都有關。

「寫你」由印刻出版,第一篇「水木清華」有少女初經和性經驗等身體經驗,及年輕女孩的難題,她寫說:「他是那麼好的孩子時,我還沒愛上他,後來他變成了那麼糟的樣子,我卻愛上了他。」

蔣亞妮也玩技巧,清華是台灣、中國大陸兩地校名也是人名,在時地交錯下,結尾鋪陳很有畫面。

「寫你」寫父親、母親及生命裡其他男人和女人,寫名叫百合的女子,「沒有什麼香氣的花,開得碩大卻不惹眼,她像是老電影裡的女明星,個個都風華絕代,也個個都身影黑白,差不多模樣」,蔣亞妮寫得那樣的自我中心,非常的年輕氣盛。1061106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