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好好分手學過沒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11/2

有沒有人教過你好好分手?(葉柏毅報導)

台灣日前發生一起同性學生伴侶情殺案,因為涉及潑酸手法,不少人,或媒體,又開始幫大家複習1998年的王水情殺案。果不其然,最後的結論就是:學校也好,社會也好,應該要好好加強情感教育,教會我們的下一代,好好處理感情,好聚好散,好好分手。

  丟不丟臉,這種例子也敢舉,這種結論還敢再講。

  王水情殺案距現在已經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台灣大學中學生陸續再發生情殺案,次數不知凡幾。每一次,媒體除了用聳動的方式報導事件,然後再去打攪各個有關無關的人之外,最後的結論,總之是下得雲淡風輕,就是「學校、社會,要好好加強情感教育,教導我們的年輕人,要好聚好散,好好分手。」但問題在於:二十年了,各種學生情殺事件,仍然不斷;二十年了,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媒體,在情感教育這方面,到底做了些什麼?如果這方面有具體成效,那麼這些可嘆的年輕人,一時衝動下所做的、令人聞之驚悚的傻事憾事,還會三不五時的發生,然後一次比一次驚人嗎?若我們的社會機制,只能年復一年地跳針,不斷地重覆著說「要好好地教孩子處理感情,要好聚好散」,這樣不斷學舌,就能解決問題,我們找去一隻鸚鵡來就好啦,要你學校、要你媒體幹嘛?只要是這種事件,一再地、不斷地發生,而且手法一次比一次激烈,跟以往相比,尤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話,我們的社會機制就是失能的,我們的教育就是沒用的。然而我們希望探究的問題核心是:這種狀況何以致之?為什麼我們的孩子們,在處理感情,或是承受壓力上,與以往相比,似乎並沒有更好,到底是怎麼了?

  若是以學校教育來看,可以發現,我們的教育機構在教導學生處理這些感情問題上,根本是掩耳盜鈴,標準地「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到,捂住耳朵就以為聽不見」;等到事情發生以後,再喊一些不痛不癢的口號標語,以為這樣就覺得盡到責任了。擴而大之,台灣哪件事情不是這樣處理的?這就是台灣的「口號文化」,以為用喊的就可以解決問題了。好像只要喊著「拚經濟」,經濟就會神奇地自然好起來;喊「反毒」,毒品就會奇特也突然從校園中消失了一般。我們的教育單位,從來不去思考問題根源,它為什麼發生,又應該如何解決。這其實並不奇怪,因為台灣的教育體制,從上到下,一向就不鼓勵人們思考。這也是為什麼,即使過了二十年,台灣就算遇到類似的事情,仍然在重覆地在喊口號,也就是「要好好教導學生處理感情、面對感情」;而這不正也表示,台灣這二十年來,從來就沒有處理好相關問題嗎?

  其次,就算有想要這麼做,但教育單位只流於表面工夫。日劇「女王的教室」就曾經有這麼一幕:學校在進行防災訓練的時候,女王老師很不以為然。她說:學校所做的事,只是在催眠自己,並且告訴家長「有在做這些事情」;然而事實上,這些根本都只是虛應故事。一旦實際情況真的發生了,大家還是手忙腳亂。那麼,為什麼還要做這些表面工夫呢?目的就是在告訴家長,說學校已經有做這些事了,如果到時候還真出了什麼狀況,就不要怪給學校什麼都沒做。然而問題在於:學校所教所做的,多半都與現實脫節;當學生真正出事的時候,根本就無法處理,也找不到求助的管道;那麼,靠本能或是一時情緒,來做為最後的解決手段,也就理所當然了,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學生變成恐怖情人的緣故。多半,不是他們天生就是恐怖情人,而是教育機構根本就沒有教導他們如何好好談戀愛;若是有一天緣盡情了,又如何要好好分手。

  此外,我們的教育,既功利又短視。我們聽過多少次「孩子不能輸在起跑點」這種怪論。這種說法,是把人生、把教育,當做是一場百米短跑。然而問題在於:人生也好,學習也好,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而不只是一場百公尺賽跑。孩子就算不輸在起跑點,但他很可能會在中途摔倒,他很可能跑到一半精疲力竭,很可能跑不完這場比賽。當孩子遇到這種種狀況時,我們該如何幫助他解決?我們沒辦法幫他解決,我們連自己遇到這種事,都不一定能夠解決了,何況還說要幫孩子解決?我們從來就沒有把孩子的人生,或是我們自己的人生,當做是一場長跑,這就是為什麼,一旦我們在人生的中途跌倒,或者覺得難以為繼的時候,索性就想全盤拉倒;推到生活上,就是自毀毀人。不管是自毀,或是毀人,都是悲劇,都是我們所不願見到的。然而,我們年復一年地只見秋毫,不見輿薪的結果,就是任由這樣的悲劇,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發生。

  我們的教育制度與思考,出發點實在太可笑了,我們始終把教育當做一種控制他人的手段,卻沒有教導學生要如何獨立思考,要如何試著去解決實際的問題。我們要孩子去學第二種第三種第四種語言,然而卻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是能真正說得好的,也沒有辦法把話、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我們要孩子去認識這個認識那個,可是偏偏就是不認識自己;我們試圖要在教育中,讓孩子去知道同性戀、異性戀、第三性,跨性別,可是卻始終沒有想到要教孩子說,不管你是哪一種性別認同,你都有可能會遇到共同的感情問題。我們的教育,始終糾結在要學多少篇文言文、白話文,用誰的觀點去看世界,但卻從來沒有教導孩子,自己去思考、自己去看世界,自己去解決問題。在這種「口號文化當道」、「流於表面工夫」、「教育目的短視功利」,以及「重在控制而不重思考」等等奇談怪論之下,我們的教育,真的問題嚴重;而所有的問題,只用一句話就可以歸結了,那就是:你在學校,有人教過你,要如何好好分手嗎?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