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孔令信觀點:新南向衝著一帶一路對幹,會是什麼結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搞新南向政策沒有說不可以,可是一旦投入資金與人力和心血之後,南向各國如何與國內所有建設與經濟發展有著完善的互補互利機制?若是有的話,那麼遇到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時,南向各國自然會有利害衝突的衡量與選擇,特別是「一中」已經成為他們參與「一帶一路」時先決條件,那時候我們和對方建立的機制是否會遭遇到干擾甚至中斷?新南向執行的過程對此是否有所應變?

蔡總統一心一意要推動新南向,日前(10/10-12)的玉山論壇更是大張旗鼓,火力全開。儘管與會的貴賓並無南向各國的大咖出席,可是看似熱鬧的討論中,不知道蔡總統團隊有沒有聽懂去年剛退休的美國在台協會(AIT)前主席薄瑞光在晚宴演講深義。

20171011-外交部長李大維、前AIT主席薄瑞光、AIT處長梅健華11日出席「玉山論壇:亞洲進步與創新對話」。(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1-外交部長李大維、前AIT主席薄瑞光、AIT處長梅健華11日出席「玉山論壇:亞洲進步與創新對話」。(顏麟宇攝)
外交部長李大維、前AIT主席薄瑞光、AIT處長梅健華11日出席「玉山論壇:亞洲進步與創新對話」。(顏麟宇攝)

薄瑞光指出,因為台灣在國際的處境特殊,其他國家與台灣合作時必須很有「創意」、採取很「聰明」的方法;他提到,非政府組織與公民社會在國際間的合作是全球趨勢,對臺灣亦深具意義。他並讚賞台灣的法治發展(rule of law),成就台灣健全的經商環境。

三個重點,重點一,未來南向各國要與台灣合作,需要有創意與採取聰明的方法;重點二,採取NGO與公民社會在國際間合作是全球趨勢。重點三,以往台灣法治發展,成就了健全的經商環境。三個重點都在提醒:新南向的發展愈聰明愈靈活愈好,從NGO與公民社會來和各國合作會比政府與政府之間的談判交涉更快更便捷,沒有好的與健康的法治發展就不可能創造出更佳的經商環境。

若是蔡政府聽懂了上述三個重點,那麼新南向還會提出要以千億元作為「政府開發協助」(ODA)計畫,以支持新南向政策?這種加碼計畫,就是要暗中和中國的「一帶一路」對著幹,這和扁時代用錢去買外交所引爆的「烽火外交」效應有什麼兩樣?更何況這千億元又要從何處去張羅呢?再者,這千億元投入的管理機制與回饋機制是怎樣建構的?光是開支票而沒有執行能力與方法,到頭來不只是空歡喜一場,更有可能血本無歸啊!

至於APEC即將在11月6日起在越南峴港召開,屆時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後新的領導班子與五年計畫、中國夢前往,我國代表宋楚瑜將在這個與世界與新南向各國交流,爭取新南向發展的最大契機,問題是中國大陸已經有亞投行、一帶一路等計畫與優勢,老宋能發揮的空間當然還是得靠他的智慧與外交長才,蔡總統的新南向、5+2等相關經濟計畫能否和新南向各國產生更大的共鳴?

再看蔡團隊,在新南向的外交與經貿策略團隊迄無突出的人才,光靠老宋一人,即便老宋今年在APEC有任何突破,後續的經營與發展呢?如何一棒接一棒地推下去呢?外交與經貿戰不能靠選舉團隊來衝鋒陷陣啊!沒有專才與外交手段來經營,成效是會很慘的,這是我們在觀察蔡團隊力推新南向時看到的最大隱憂。此外,新南向迄無完整的戰略與戰鬥目標和執行策略,論壇式的空談與口號過多,具體可行的方案很少看到。

20171012-總統蔡英文(左)今(12)日宣布由總統府資政、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右)任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領袖代表。(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2-總統蔡英文(左)今(12)日宣布由總統府資政、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右)任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領袖代表。(蘇仲泓攝)
總統蔡英文12日宣布由總統府資政、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任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領袖代表。(蘇仲泓攝)

像外交部急於推動的菲律賓試辦免簽與泰國汶萊延長免簽,既不是在平等互惠的基礎上推展(僅印尼對我免簽,泰國只說可能給予我方免簽),反而是像一面倒地要給對方便利,讓對方人民方便入境,無疑地就有可能帶給國內更多更大的管理負擔。這樣的新南向不是在打造未來,只是在為南向而南向,更凸顯了蔡團隊缺乏新南向的核心價值與具體策略。小國資源有限,需要的就是善用資源做最大的突破,新加坡就是箇中翹楚。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上個月突然「適時地」選擇訪問北京(9月19-21日),不但化解中星之間最近的緊張氣氛,更技巧地與「一帶一路」接了軌,他和習近平、李克強還談到了「重慶連通倡議」(the Chongqing Connectivity Initiative),一個通過在中國和東南亞之間建立直接的貿易通道,進而加強地區的聯繫的合作計畫。此行讓新加坡一下子增加許多的資源與籌碼。

外交的突破靠的就是智慧與把握時機,光是釋出「善意」或「維持現狀」的說詞都是空洞而無意義的文藻,李顯龍深諳其父李光耀為政與大國折衝之道,讓新加坡能繼續走自己的路,不知蔡政府可曾體會到其中的深義?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