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孫慶餘專欄: 由「完全執政」走向「完全自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民進黨近來真是多事之秋,和柯文哲的互摃未歇,陳明文張花冠的內訌及「逼宮蔡英文」的赦扁連署案又起。其中赦扁案尤為兹事體大,一旦目標達成,民進黨可能形象一落千丈,並形成扁蔡「兩個太陽」各擁徒眾對抗。而與柯文哲對幹,則可能導致民進黨與白色力量分道揚鏕。陳張內訌更不消說,民進黨在嘉義的執政優勢可能就此喪失。

政治人物喜歡說他們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政黨何嘗不如此。由「完全執政」走向「完全自毀」是威權政黨在民主時代的定數,原因正在威權政黨的最大敵人是自己。不只「蘇東波」及所有法西斯政權難逃該一命運,統治台灣六十年的國民黨同樣難逃內訌自毀、分崩離析命運。

民進黨與柯文哲互摃,重點是要不要再禮讓柯。反對禮讓者認為柯是狂人,2018當選,2020一定鼔勇再試,很可能壞了民進黨總統選情,如果柯不公開留下2020確切不選的「軍令狀」,民進黨就必須自提人選,情願讓國民黨漁翁得利,也要殲柯於2018,反正國民黨即使䇔了北市,也䇔不了總統。不反對禮讓者則認為要看形勢,也就是看白色力量意向;如果白色力量繼續支持柯,而柯不推出子弟兵搶議席,民進黨不妨和柯「各取所需」「兩全其美」,反正就是不能讓國民黨奪回首都。兩種觀點,前者著眼於蔡英文得失,後者著眼於民進黨得失,也就是能決定政黨興衰的「板塊移動」。

民進黨2014、2016的大勝都是因為「板塊移動」。所謂柯文哲的「外溢效應」,其實是人心思變(懲罰國民黨及換人做做看)的「板塊移動」;民進黨不是贏回民心而獲勝,是「板塊移動」而受益。同理,如果民進黨未來會大敗,也一定是「板塊移動」。例如嘉義陳張內訌萬一不可收拾,一定會大舉流失選票,重蹈過去台灣地方政治派系興衰覆轍。例如扁蔡形成民進黨內「兩個太陽」,獨派亦有可能拒絕蔡英文,站到阿扁一邊,和黨中央各行其是,重複馬政府後期國民黨由「完全執政」到「完全自毀」命運。

20170923-台北市長柯文哲23日出席「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3-台北市長柯文哲23日出席「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23日出席「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有人會說民進黨不是威權政黨,不致走到和國民黨相同命運。但阿扁執政時期,什麼都是「阿扁說了算」,小小異議之聲(而且還是正義之聲)就被打成「十二寇」。甚至扁下台後,徐佳青在海外講述阿扁藉黨名義收取獻金,卻不歸還黨,把它變成個人恩惠(吳淑珍及陳幸妤都曾說「民進黨誰沒有拿過我家的錢!」),錄影帶流回台灣後,徐也馬上變成眾矢之的,不但要她道歉及辭黨發言人職務,還要黨主席蔡英文負連帶責任。

更可怕的是,這次民進黨全代會赦扁案大張旗鼓的推出(包括要變更全代會議程),以及不可思議的高連署率,也是扁親自操盤鼔動,透過手機群組一一勸說(施壓)的結果。也正因為扁親自操盤,黨中央及總統府才不敢出面阻擋,而形成野火燎原之勢。再加上幾個月前扁不甩中監禁止參與政治性集會的規定,堅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並錄音演說,反對年金改革(公然打臉蔡政府及過半數要求年金改革的民意),民進黨內竟然一片鴨雀無聲,沒人敢「指正」他。以上種種,不是威權政黨的「病症」是什麼?

事實上,阿扁正是民進黨威權化的始作俑者。黨國教育出身的「順民」(阿扁還曾兩次申請加入國民黨)很少不具備威權特色的,台灣民主的內部隱憂就是這些人。阿扁當上總統後,極力巴結郝柏村(並為此而重用新黨郝龍斌)、王㫒(蔣經國時代打壓民主及人權的最大劊子手)。他把民間給民進黨的獻金變成私人金庫,以此收買黨內(讓黨內跟著他墮落,致使2008年民進黨遭到近乎亡黨的恥辱及一蹶不振)。他入獄後還不安分,試圖以「永遠的民進黨總統」身分在獄中指揮民進黨,責罵、威脅舊部屬。

挺扁聯盟向民進黨全代會提案要求特赦陳水扁連署名單 © 由 風傳媒 提供 挺扁聯盟向民進黨全代會提案要求特赦陳水扁連署名單
挺扁聯盟向民進黨全代會提案要求特赦陳水扁連署名單。(部份)

阿扁的這些惡習至今未改。遺憾的是,民進黨內也一直接受他這套威權模式,彷彿「一日為君,終生為君」。阿扁發動赦扁連署,搞成不可思議的高連署率,這不是「人同此心」,是柯建銘說的「用連署相逼」,是威權政治。總統府找陳明文去見阿扁,希望先處理扁案已定罪部分,阿扁卻要求「一次解決」,拒絕「部分特赦」,這也是威權政治。而主張赦扁人士反複陳述的理由,如指「為了社會和諧」,指扁案起訴與審判過程確有失當,且扁已付出多年牢獄代價,特赦扁可彌合社會裂縫,這同樣是威權政治。

特赦一個有罪且不承認有罪的人,能夠帶來「社會和諧」嗎?答案是否定的。試看當年美國總統福特自作主張特赦尼克森,他的民調立即在一夜之間下跌二十幾趴,並很快腰斬,從此他成為媒體醜化及人民痛恨的對象,只當了八百多天總統就被鄉巴佬卡特打敗,成為廿世紀美國任期最短的總統。至於扁案審理過程失當,補救之道是重審,怎麼會是「一床錦被蓋過」的特赦?扁已付出多年牢獄代價,身為前總統,「扁案理應到此為止」,但他不是已獲准保外就醫,可以到處趴趴走,一點也不像病人嗎?

20170924-「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由人代唸講稿的前總統陳水扁和兒子凱達格蘭基金會執行長陳致中致致贈大會的花籃。(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4-「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由人代唸講稿的前總統陳水扁和兒子凱達格蘭基金會執行長陳致中致致贈大會的花籃。(陳明仁攝)
陳水扁迄今影響民進黨極深遠。圖為「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由人代唸講稿的前總統陳水扁和兒子凱達格蘭基金會執行長陳致中致致贈大會的花籃。(陳明仁攝)

說特赦扁可彌合社會裂縫的人,同時忽略了新的裂縫可能由此產生。前民進黨「十二寇」之一的林濁水即表示,想像一下二○一八及二○二○選舉時,國民黨會學習民進黨作法,把「投給XXX就是投給陳水扁」和「投給民進黨就是投給陳水扁」看板,從台灣頭掛到台灣尾。扁家貪污揮之不去的陰影及民進黨幾乎為此亡黨的慘痛遭遇,恐怕不到十年又要「噩夢重演」了!

而聯合報黑白集《赦扁等於另立黨中央》的看法更與許多了解阿扁行事者不謀而合:「試想,陳水扁仍是貪腐纏身的罪犯,卻能不時在政壇行走指點,甚至有本事發動八九成民進黨公職人員為他背書。萬一蔡英文將他特赦,還他自由之身,陳水扁勢必重在政壇挿旗造勢、耀武揚威。如此一來,只怕民進黨將形同另立黨中央,和蔡英文相抗。」

政治人物的最大敵人是自己,政黨的最大敵人也是自己。一旦「完全執政」的政黨志得意滿,就容易得意忘形、輕視中間選民(如白色力量)、低估地方內訌及中央分合(包括某些人另立黨中央),最後人心離散,由「完全執政」走向「完全自毀」。國民黨的「殷鑒不遠」,民進黨莫非忘記了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