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家屬控訴連上46天班過勞死!被遺忘的陸客團司機之死,揭開遊覽車奪命危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平安回家,難度其實超乎想像!今(2017)年3月6日,北海岸發生一起陸客團死亡車禍,寶泰通運公司的駕駛陳俊男於工作中突發心肌梗塞,全車中國遊客平安無事、唯有駕駛陳俊男在送達醫院前即死亡,他雖已極力煞車,卻仍撞上海邊民宅,遊覽車、民宅、屋外停放價值300多萬的賓士車皆半毀。

陳俊男之死並未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以交通部提供統計數字,過去3年每年發生的大客車車禍紀錄皆高達30萬筆,太多了,這似乎只是千萬則社會新聞中的小小一筆。

但車禍背後,是家屬控訴陳俊男到職後連上46天班、以及他過往7年大客車駕駛人生透露出的警訊:那些每天服務你的司機們,究竟有多累?大型遊覽車死亡事故層出不窮,誰敢保證不會有下一次?

手握方向盤才算工時?遊覽車司機清晨6點半開始的勞碌實情

「我們這行有很多辛酸,妳不知道啦!」陳俊男曾在電話中這樣跟妹妹訴苦。月薪不到3萬卻必須撫養2個孩子跟年邁母親,他在7年前從工廠作業員轉任大客車司機,卻讓自己活得更累了。

妹妹表示,陳俊男在第一間客運公司就開始抱怨工作很累,台中出發到南北的行程一天必須跑4趟,還必須將車子清理完畢才能回家,若跑一趟要花2–3小時,陳俊男一天的工時就長達12小時。

轉到陸客團後,處境沒有比較好。額外支出方面,旅行社會配給司機專車,若有損壞或是被開紅單,司機都得自行買帳,包括3月6日死亡車禍裡撞爛了遊覽車、民宅、賓士車,寶泰通運寄存證信函給陳俊男的妹妹,賓士車車主也向他10歲、12歲的孩子求償320萬,若陳俊男還活著,恐怕躲不過這筆債。

陳俊男車禍現場,地面留下長長的煞車痕跡(陳俊男家屬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陳俊男車禍現場,地面留下長長的煞車痕跡(陳俊男家屬提供)
陳俊男車禍現場,地面留下長長的煞車痕跡。(陳俊男家屬提供)

而在疲勞方面,司機開車時要全神貫注,旅客下車逛景點以後也無法休息,因為車輛都會畫「大餅」來記錄油耗狀況,若待命時間開冷氣,油錢算司機的。

儘管夏天炎熱得難以入睡,陳俊男也捨不得開冷氣休息,一天載客行程裡,若遊客早上7點集合,他6點半就必須待命、替客人扛行李等,一直到晚上遊客都去飯店休息後,他才能有自己的時間。

一整天下來,駕駛幾乎處於高度緊繃的待命狀態,回顧先前蝶戀花國道33死車禍、駕駛工時長達14小時,公路總局回應所謂工時是指「手握方向盤的時間」,勞動部長林美珠更說司機待命時間「他可以把車門關起來,他可以去散散步,可以去做做操,他也可以去聽聽音樂」,可以說是相當諷刺。

駕駛到底有沒有心臟病?提不出體檢報告卻仍被允許上班 公司不清楚狀況

讓一個勞累不堪的人行駛大客車,已經有相當風險,而陳俊男死於心肌梗塞一事,更點出公路上的危機四伏。

對於陳俊男死於心肌梗塞一事,家屬表示陳俊男多年來身體健康、沒有心臟病,過去體檢報告皆是如此,但詢問寶泰通運負責人陸姐後,陸姐表示陳俊男在到職前不願交出體檢報告,又央求公司讓他上班,公司因為同情陳俊男經濟狀況才勉予同意,對於陳俊男到底有沒有心臟病,公司並不清楚。

「要體檢報告但他都不給,我們是太心軟了啦!他是很苦的一個人,他需要錢,我們就快給他錢。」陸姐這麼說。

依《職業安全衛生法》規定,新進員工任職前皆需進行健康檢查、提供體檢報告,並依年齡有不同的健康檢查頻率,而記者去電台北市勞動局詢問,承辦人員表示體檢報告是一定要提供,只是沒規定檢查費用必須由勞工或是雇主出錢。

而依公路總局「職業駕照定期審驗」規定,職業駕照應在發照起每3年審驗一次,到有效期限一個月內需加附體檢表;若駕駛未通過體檢,職業駕照可能遭註銷,確保行車安全。

若陳俊男原先真有心臟病,理應不該讓他開遊覽車,否則根本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出意外,然而寶泰通運在陳俊男交不出體檢報告、不確定有無心臟病的情況下仍「心軟」允許他上班,一念之間,或許就已埋下悲劇種子。

害怕影響收入而不敢休息 家屬控陳俊男連上46天班過勞死

寶泰通運並不清楚陳俊男有無心臟病,但或許公司該知道,工作負荷量過重可能引發腦與血管疾病導致猝死,也就是所謂的「過勞死」。

家屬表示,陳俊男因為害怕成為待班司機影響收入,從今年1月到寶泰通運任職以後就沒休息過,只敢在陸客團行經台中的夜晚偷偷回家。而家屬委任律師柯劭臻表示,雖然寶泰未提供班表,家屬有從陳俊男留下手機的微信群組裡找到排班訊息與行程表,發現他過世前一連上了46天班、一團接一團不間斷。

陳俊男留下手機內,寶泰通運微信群組派班記錄。122-YY為陳俊男專車。(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陳俊男留下手機內,寶泰通運微信群組派班記錄。122-YY為陳俊男專車。(謝孟穎攝)
陳俊男留下手機內,寶泰通運微信群組派班記錄。122-YY為陳俊男專車。(謝孟穎攝)

雖然寶泰通運負責人陸姐回應,公司並不是完全沒給陳俊男休息、出車禍前甚至有1天的休假,當時陸姐還問他要不要回家,是陳俊男自己選擇待在台北的:「他去哪裡,我們控制得了嗎?又不是坐監牢,我們這裡是公司,管不了私人的事嘛!他也賺到錢啦,我們也沒有說不給他休息,他也有休息耶!」

只是檢視陳俊男的行程表後發現,他3月4日早上送一團陸客去機場、5日下午又去接另一團,2天都有工作,其實不能算是「休1天假」。

就算陳俊男是自願負荷如此驚人的工作量,或許公司也該知道,這般勞累會導致毀滅性的後果。家屬拿出3月車禍拍的照片表示,陳俊男雖然撞爛了民宅,但他失去意識前已經很努力控制車輛,否則公路旁邊就是一片汪洋,若是車子失控墜海,下場很可能就是全車喪命。

寶泰回應:這社會還不夠亂嗎?這些人還要擾亂社會嗎?

陳俊男過世200多天來,家屬仍與委任律師柯劭臻在為過勞死官司搏鬥,職災認定遲遲還未下來,同時家屬還得面對賓士車車主的求償、公司寄送存證信函提醒可能要賠償遊覽車、賓士車、民宅損失等。

而對於家屬的控訴,寶泰通運陸姐表示:「如果今天是我們不對,那為什麼公家機關不來?我們走司法途徑嘛,不用吵那些,我講話的時間我都可以做很多事。沒關係我走法律途徑,法官說要賠我就賠,該你錯你就給嘛!這社會還不夠亂嗎?這些人還要擾亂社會嗎?」

誰是誰非,一切也只能待法院判定,只是「陳俊男之死」這則很少人注意到的車禍新聞背後,確實揭開遊覽車產業暗藏的無數危機。

或許社會早已對遊覽車司機過勞司空見慣,一名工運人士也表示,這類案件很難引起社會大眾同情,總會有人反應:「你們司機下車都在吃檳榔,為什麼不休息?」然而每一位司機的身心健康,都關係到每一趟旅程能不能平安回家,陳俊男之死,是所有期望「平安回家」的人都該正視的大問題。

【相關新聞】

月薪25K養全家、孩子遭求償320萬,陸客團遊覽車司機之死道出「貧窮」如何殺人

台灣最美風景是人!12歲男孩喪父遭求償300萬,報導引發網友踴躍捐款、道出最暖動機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