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寇延丁專欄:大陸什麼時候『五桶』台灣?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前陣子,「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上演十九大,那叫一個普天同慶,各有關部門變著法子獻寶慶祝,盛世妖孽多,各級各地各種新花樣花樣翻新,菜刀實名制早就過時啦,首都北京五行缺火,十九大期間不許飯店用煤氣。要知道入秋之後北方一直在降溫,人吃五穀雜糧離不了熱湯熱水,盛會召開時節北京已經穿羽絨服了,大冷天連口熱飯都不給人吃——看來共產黨員真是特殊材料製成的。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

不獨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共產黨的邏輯也是特殊材料製成,有著我等太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十萬個為什麼。

本來我早早辭職自絕於體制帝利於我何及哉,以為這樣就可以遠離黨和國家,乾淨清白全心全意做公益做採訪建設社會做我該做的事,我跟黨國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們作你們的我們做我們的(注:「作」,讀平聲,有「折騰」的含義。1、當下中國網路流行語有「不作就不會死」,2,中國領導人曾教導中國人民要「不折騰」),你們各種作,我們各種做——做各種補漏的工作。

沒有想到,國家機器像瘋了一樣抓呀抓,從劉曉波胡佳許志永一直抓到像我這樣的公益人,而且還賞我「顛覆國家」這樣的通天罪名:「這裡是中國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國家安全局、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武裝員警部隊四部門聯合辦案,你涉案顛覆國家,案情重大事關國家安全……」乖乖隆地冬,我就是一個寫書的公益人、一個爬山的運動員,做夢都想不到會牽動如此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有關部門。

三個代表信心滿懷要把我變成一張傾國傾城的包袱皮,將港獨台獨海外民運包做一包包裝成一個「顛覆國家」的通天大案,上天入地傾國傾城打理我,好玩的是就像抓人抓的莫名其妙一樣,放人也放得匪夷所思,沒起訴沒審判稀裡糊塗說放就放了。抓人抓就白抓了,但放人也沒有白放,憑空給我一個大禮包,買一送一:從此被歸入另冊變成國家敵人成為維穩對象的命運——基層公安有關部門理由充分:上級交待,顛覆國家是大案要案。

這邏輯,讓人歎為觀止。禁不住浮想聯翩卻又百思不得其解:他們這麼揣著明白裝糊塗這麼個作法,到底為了什麼?不作會死嗎?

剛從網路上看到這張圖片「十九大保安維穩督辦單」嚇出一身冷汗,心下暗想幸好我已經躲到萬里之外可以免於被穩控督辦,沒想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有關部門居然會去「關切」我的老父親。聽到這消息,心中一萬個草泥馬奔騰而過——這幫五行缺德的東西,難道不是人生父母養的?

十九大期間各種奇葩花樣層出不窮。(取自網路)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十九大期間各種奇葩花樣層出不窮。(取自網路)
十九大期間各種奇葩花樣層出不窮。禁燒煤(左)防上訪(右)(取自網路)

有關部門這麼作,一下讓我明白了原來想不通的重大問題,發現了一個不得不說的秘密——我有重要情況要向黨舉報:這幫缺德東西其實是吃裡扒外成心給黨國添堵。

我在萬里之外,跑路釀酒樂不思蜀,我是肯定不會去上訪給自己添堵,我老爹眼瞅就要九十歲了,就算黨和國家給他一大筆錢都不可能去上訪,這幫缺德東西沒事找事專門來穩控他,弄得老人家的高血壓跟盛世高氣壓一樣往上漲,明擺著是跟老爺子過不去啊。萬一老爸有個三長兩短,明擺著是要把我逼上梁山——這不成心要給國家製造敵人。

明擺著,是在作死。

我其實是一個廚子

前幾天去台東跟均一中學的學生交流,每次來台東都會去那裡。第一次來台東的時候是228前夕,談的是我們的歷史和「恐懼」;第二次談我們的當下、中學生與負責任公民;這回是第三次來,題目不厭其長:怎樣的中國?怎樣的未來?怎樣的你我?討論中介紹他們通過《上訪》《黃禍》《敵人是怎樣煉成的》瞭解中國,單看這樣的題目就知道這個話題不輕鬆。

很愛來均一,跟他們談這些並不輕鬆的話題。真的愛死這些孩子了,他們沒有被我的話題嚇倒,他們看了紀錄片、看了書,每次都會有很多問題的討論,話題都不輕鬆,但讓人覺得有希望。

有個孩子問我在那麼巨大的壓力之下「如何做到守口如瓶」,不好意思,孩子,你這麼說,太誇獎我了。我受審的時候沒能做到守口如瓶,而是一直實話實說。我就是一公益人、一寫書的、一運動員,我全都招了,一點兒都沒藏著掖著。

這一次,朋友瓊齡拉了她了朋友專門從臺北和花蓮趕來旁聽,聽過之後很認真地約談了我,正告我:「你對組織撒謊了,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身份隱瞞不報。」

我還有什麼身份如此重要?——「嘿嘿嘿嘿你就是一吃貨。」

說這話的時候,我們正在各種吃+各種喝,吃的是我們各自帶著的零食,喝的是我自釀的各種酒。

不對不對不對,這麼說不準確。準確地說——我就是一廚子。

早先看馮小剛電影《甲方乙方》,一幫北京頑主辦了一個公司「好夢一日遊」,專門幫人實現夢想。其中一個廚子花了大價錢下了大決心想體驗一把寧死不屈,以美人計開頭,好夢那幫人專門為廚子量身定制了一系列酷刑,老虎凳辣椒水列隊伺候,結果剛剛入戲第一招就全招了。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是寧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我就是一廚子。

我看上去一個看見好吃的就兩眼發亮的吃貨,其實心懷叵測,吃到好吃的就滿腦子琢磨怎麼才能盜版抄襲拿來為我所用,說一千道一萬:我就是一廚子,

這才是我最本質被真實的身份,黨和國家都看走眼了。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黨和國家三個代表,原來我的人生,一直各種忙亂,上天堂入地獄各種匪夷所思,沒功夫琢磨吃吃喝喝,連我自己都沒意識到這一點。

革命就是請客吃飯

從小受的教育「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驀然回首,發現革命恰恰就是請客吃飯。這次來臺灣到處趴趴走,結識了一批新朋友,一批吃吃喝喝的酒肉朋友。一旦交友不慎遇上這麼一群人,任什麼嚴肅認真的事兒,也會被迅速庸俗化,吃吃喝喝不醉不歸。一開始設計環島行程,我們就借討論為名把開拓基金會的小會議室變成了桔皮茶室桔味布丁點心室桔味餃子室,1月11日慕哲開動第一天,預告的第一個活動居然是包餃子,餃子聚之後南下開走,說的是「走臺灣路看民主之所在讀臺灣人探民主之所來」,其實接下來這一路充斥著各種吃吃喝喝,到後來更是連名目都變成了「釀壺民主釘子酒」,乾脆分享會品酒會混為一談傻傻分不清楚。

原來覺得自己對臺灣社運還算有點瞭解,紮根社區讓人歎為觀止。後來,我以一個吃貨的一雙慧眼透過現象看本質,發現吃貨無處不在,我以一個廚子的夢想與行動和各路新老朋友上山下少吹牛打屁混為一談,發現廚子無處不在。

每一次相聚看片似乎都免不了吃吃喝喝。(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每一次相聚看片似乎都免不了吃吃喝喝。(作者提供)
每一次相聚看片似乎都免不了吃吃喝喝。(作者提供)

吃吃喝喝鬧革命已經是臺灣社運的傳統,一群婆婆媽媽早在戒嚴時代就開始上路,硬是把吃吃喝喝做成了一場消費革命,「主婦聯盟合作社」已經臺灣社運的標誌性品牌。從十幾年前的921地震、十年前的88風災到幾年前的莫拉克,各種各樣的救援或者重建凡延續至今者,往往都會變成鄉間田陌深山部落各種各樣烤麵包晾魚幹賣水果賣蔬菜的,從西海岸走到東海岸從山線走到海線再從海線走到山線,各種各樣的環保議題土地抗爭權利運動往往會變成魚麗會客菜五味屋水果酒後灣鹽鹵豆黑孩子黑咖啡……

都說台東偏遠之地,但是算來我在台東的經歷的分享卻是最多的,不管是我自己做的、還是聽別人的。其中幾次在晃晃書店都講了不同的題材,從今年2月14日情人節開始到三天前放映《上訪》,話題似乎越來越「硬」,但聚攏起來的人越來越多,連我在內27個。晃晃主人素素自己也說,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年輕人來看這部片,特別是還有人專門帶著自己的孩子來。

我們一起看上訪討論中國與臺灣,也一起喝酒聊天品火龍果沙瓦,感歎晃晃的變化。我說自己幾次過來,每一次都會看到晃晃在變,第一次來,書主要集中在前廳,第二次來中廳變成了專門的二手書區並增加了農產品展示,這回第三次來,原來的廚房變身書區,有了兒童區而且增加了二樓——素素說,晃晃一直是一個「有機成長的書店」。

這是不靠譜朋友千辛萬苦幫助帶去各地的酒,一二三四五,不多不少,正好五桶(左)美不勝收的火龍果沙瓦(右)。(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這是不靠譜朋友千辛萬苦幫助帶去各地的酒,一二三四五,不多不少,正好五桶(左)美不勝收的火龍果沙瓦(右)。(作者提供)
這是不靠譜朋友千辛萬苦幫助帶去各地的酒,一二三四五,不多不少,正好五桶(左)美不勝收的火龍果沙瓦(右)。(作者提供)

有機成長,真好。我在這裡聽到了各種各樣的講座,自己做過了不同的分享,也在這裡調酒釀酒,交到各種朋友見證了不同的變化。還在這裡吃吃喝喝與同樣行腳萬里的德國旅人老雷交匯一起吃吃喝喝。

吃貨無處不在,很正常。不管再怎麼豪氣干雲的未來願望社會理想,想一千夢一萬最終都要回到人身上、落到一日三餐具體事。

廚子無處不在,也很正常,不論什麼時代、什麼境遇,總要有人付諸行動,自己的力量再微小也要盡力而為讓生活少一分苦澀、多一絲韻味。

吃貨無處不在,廚子無處不在,後果很嚴重。

這次環島分享上路之前,就已經想好了,要一邊放《上訪》一邊吃吃喝喝教釀酒。釀酒,我所欲也,好喝好玩其妙無窮,不僅要教釀酒、為此專門做了鳳梨酒,並鄭重其事將精心糖漬過的酒釀鳳梨果肉託付給朋友:「我住的地方不方便曬東西,可以幫我將糖漬鳳梨成果乾帶去五味屋嗎?」——那邊廂一拍胸脯大包大攬: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這次我去五味屋做的是釀酒課,但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則可以探討立足當下生產和供應體系之下如何做「無添加釀造」可以儘量降低農藥和加工污染的危害,二則強調在地的區域資源分享也是一種社會連接,三則嘗試綜合利用二次加工將通常認為不適合釀酒的果子變廢為寶,四則將釀造所有環節產出綜合運用實現零廢棄……

總之,好夢再好,想一千夢一萬總歸還得回落到現實操作,就從用釀酒之後的鳳梨做成果乾開始好了。我處理好釀酒之後的鳳梨果肉,千叮嚀萬囑咐託付給朋友就帶著《上訪》上路。幾天之後探問果乾的訊息,得到的回復居然是:根本沒有曬,都被我炒菜吃掉啦。

交友不慎哇!

林邊光采濕地釀酒聚。(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林邊光采濕地釀酒聚。(作者提供)
林邊光采濕地釀酒聚。(作者提供)

僅僅是得到這麼讓人絕望的回復還不算,後來又從臉書上看到她三不五時拋文,炫耀怎麼拿來做菜如何如何料理我的鳳梨——有這麼欺負人的嗎?

我忍不住跟帖罵她背信棄義痛悔自己所托非人,但她嘿嘿一笑「你知道我家有小強的啦,擔心被小強染指不如立即冰進冰箱然後吃到我的肚子裡這樣更保險。」——越是這麼解釋就越讓人覺得,她的大包大攬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圈套。我怎麼遇人不淑總是遇到這麼不靠譜的人?

——噓小聲點兒,這種實話實說千萬不要被她聽到。我這次環島分享說走就走,丟下一大堆釀好了的或者正在釀造中的一大堆水果酒糯米酒,都靠這個不靠譜的朋友千辛萬苦專程背到台東花蓮一處又一處,也還要靠她帶我去東海岸一系列好吃好玩的地方認識各種吃貨廚子夢想家。

昨天早晨,我們在延平布農部落,住部落小屋,享受美味早餐,讚歎他們的自製豆漿麵包各種抹醬,以及百吃不厭的洛神果脯。白牧師夫婦二十幾年在地耕耘從無到有複育布農文化園區,不僅復興部落文化也提供了吸引外地遊客和年輕人回鄉的就業機會。她們都是白牧師的老朋友,說到自己二十年前來到這裡聽白牧師的白日夢想,講他如何對著一片荒蕪規劃未來,咖啡、餐廳、手工、藝術、創作、文化展示、客房露營、農產銷售,「那時候什麼都沒有,沒有想到他們真的會美夢成真。」

吃著部落美食說到臺灣過往,忽然話題就轉到了「大陸什麼時候『五桶』臺灣?」我勒個去!怎麼我已經躲到了萬里之外,躲到了臺灣也躲不開這盛世——五桶(武統),是十九大送給臺灣人的新詞,害得我身在臺灣也不消停。

哎呀,別拿這種雞毛蒜皮的事兒來煩我。沒見我正忙著嗎?我得先把這幫不靠譜的酒肉朋友五桶了再說。我才不會犯那種低級錯誤沒事找事琢磨怎麼跟人動武,而是要請他們喝酒。

*作者為自由作家、紀錄片獨立製片人。著有《一切從改變自己開始》、《行動改變生存--改變我們生活的民間力量》、《可操作的民主》等著作;先後建立了「北京手牽手文化交流中心」、「泰安愛藝文化發展中心」等公益組織,發起了「北京水源保護基金會飲水思源愛藝文化基金」。最新作品《敵人是怎樣煉成的?沒有權利沈默的中國人》(時報出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