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專訪》談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趙天麟:打一場擺脫派系束縛的選舉,挑戰傳統與創新的拔河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距離高雄市長陳菊任期即將屆滿還有一年多的時間,但民進黨內多位現任立委自年初就表態將投入初選,高雄街道各處都不乏參選人掛出的看板,但唯獨就是不見趙天麟的看板。對此,趙天麟在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我這次將市長初選定義為新與舊、傳統與創新的拔河,從一開始就是要打一場沒有看板的選舉。」

對於創新選舉的模式,趙天麟說,「首先就是擺脫派系的束縛」,只要提到這次高雄市長初選,外界就會按圖索驥開始幫每個人畫出界線,說劉世芳是新潮流,陳其邁是英派,林岱樺加入正國會,而他跟管碧玲是謝系,「這就是傳統思維,所有人都受限在這個框架中,但我必須說,這跟市民何干?」

擺脫派系包袱 趙天麟:信仰上,我的老闆是上帝;民主制度中,我的老闆是高雄市民

趙天麟2(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趙天麟2(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趙天麟在今年初宣布投入黨內初選後勤跑基層與選民接觸。(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趙天麟表示,「謝院長去當大使後,基本上就不介入高雄市這一局」,在舊觀念底下,沒有派系奧援看起來像是弱勢,但何嘗也不是優勢?他認為,派系具有絕對影響力是要在內部選舉的情況下,而民進黨的黨內初選採取全民調,派系就不是絕對因素,影響有限,「給市民什麼樣的感受,那才是比較重要。」

「因為沒有派系束縛,所以我的老闆是誰?在信仰上,我的老闆是上帝,但在民主制度,我的老闆就是高雄市民。」篤信基督教的趙天麟這樣比喻。他指出,在舊觀念,對於老闆的定義就是大哉問,「這個老闆會不會是派系?派系中還有老闆,這就很可能會是限制進步的包袱。」

不斷拋出選舉政見,讓其他競爭對手也必須開始談

趙天麟強調,從投入初選到現在將近一年的時間,他採取以發表創新政見作為選戰方式,從他提出的「大高雄新經濟」為主軸,之後隨著走訪高雄市各個科學園區、工業園區,分階段、分門別類的提出未來的經濟發展政見,「讓其他競爭對手也必須開始談政見,這就是創新。」

趙天麟7(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趙天麟7(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趙天麟宣布投入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後,陸續走訪位於高雄市內的各工業區、科學園區進行請益之旅。(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趙天麟指出,高雄市過去二三十年是城市轉型和建立基礎建設的階段,而未來應該引進新商業模式的階段,因此,他將新經濟區分出幾個環節,其一主張設立「招商產業辦公室」,將位於高雄市中分別屬於經濟部的工業區、科技部的科學園區,以及市政府的工業區整合,由市長擔任辦公室主任,並邀請各部會人員進駐,以用單一窗口統合各項資源,「企業招商只要到產業辦公室,就可以一目瞭然知道在高雄市投資可享受到的條件。」

二是既有傳統產業與工業區的再造,現有工業區應該輔導優化提高產值。趙天麟也以加工出口區為例,他指出,加工出口區目前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已經沒有腹地,中油五輕遷移騰出的土地中應部分即刻轉作加工出口區的延伸腹地;而針對舊有廠房,市府應該提供大幅協助,包括容積率放寬、降低容積代金,以及爭取中央補助企業提高環保標準時產生的部分成本,鼓勵企業加速更新並請。

學習日本經驗 從運動和藝文二方面強化高雄新經濟

趙天麟1(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趙天麟1(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趙天麟8月5日訪日時拜會日本知名漫畫大師《課長島耕作》作者弘兼憲史請益藝文經濟的發展之道。(圖/趙天麟辦公室提供)

除了傳統產業,趙天麟也提出「運動經濟」和「藝文經濟」兩大主軸,他表示,高雄市政府已經舉辦8年國際馬拉松,市政府統計帶來的經濟效應大約是7500萬台幣,而辦了11年被列入「世界馬拉松大滿貫」之一的東京國際馬拉松,單單今年就有75億新台幣的收益,「4年內讓高雄國際馬拉松變成國際田協認證的金牌賽事,8年內打進大滿貫成為世界馬拉松第7個大滿貫城市。」

在藝文經濟部分,趙天麟認為,應該效仿瀨戶內藝術季,原本是交通困難、窮鄉僻壤的香川縣,進駐世界第一流的裝置藝術後,現在成為最夯的觀光勝地;高雄剛好有是六都裡面土地幅員最廣,某種程度上也帶來交通壓力,但用卓越的藝術佈點在大高雄都會區、農業區、山區和海區,將有助於吸引到國際觀光客到高雄一遊。

挑戰樁腳式選舉 趙天麟:「為什麼只跟這些人對話?」

趙天麟也說,在初選中除了提出各種創新政見,他在傳統競選活動中也會帶入創新方式,例如參選人都會辦各種小型茶餅會、大型造勢晚會等,但仔細去觀察,就不難發現很多參與活動的民眾都是「被」動員來的,在大型造勢晚會只要由高處往下看,就會看到滿坑滿谷的旗幟,寫著某某區、某某後援會,「而我在5月辦的大高雄新經濟之夜,總共有1萬5千人參與,裡面沒有半個旗幟,他們不是柱仔腳(樁腳),也不是柱仔腳的柱仔腳,就是市民、庶民、扶老攜幼一起來的。」

趙天麟表示,整個高雄有270萬的市民,相比之下,各種活動中不斷重複動員只是少數,「為什麼只跟這些人對話?」他認為應該要採取「藍海策略」,無論是一般民眾甚或是其他人的柱仔腳都邀請來參加他的活動,只要活動有意義、夠精彩,「其他候選人也沒辦法擋住他們來參與」。趙笑說,他就是透過一次次的活動,宣傳自己的新經濟主張,現在也有了一群認同理念的鐵粉,民調也隨著慢慢緩步上升。

20170221-民進黨立委趙天麟21日於立院質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221-民進黨立委趙天麟21日於立院質詢。(顏麟宇攝)
趙天麟認為,他在市長初選中的優勢不在於傳統舊思維,而是擺脫派系、以經濟發展為主軸的理念。(資料照/顏麟宇攝)

最後,趙天麟強調,他的優勢不在於傳統舊思維,新思維也不是玩弄創意,而是以經濟為主軸,在沒有包袱、沒有意識形態的牽絆下,只要能讓高雄經濟發展,該怎麼衝就怎麼衝,「雖然不知道最後初選的結果,我無法替市民做選擇,也不敢說創新一定贏,只能盡力將政見呈現在市民面前,盡可能打動他們,相信只要有更多市民聽到我的新經濟主張,在達到一定的量之後,我有信心一定贏。」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