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小唐納私會俄律師 七大問題一次掌握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2 中央社

(中央社華盛頓11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總統川普長子小唐納.川普爆2016年大選前曾與俄羅斯律師會面,讓「通俄門」疑雲更加撲朔迷離。他與外籍人士互動的作法背離常規,但是否構成犯罪,法律專家看法不一。

美聯社整理此事所涉關鍵問題如下:

一、這場會面的背景:

俄國律師維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小唐納.川普(Donald Trump Jr.)、川普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時任川普競選團隊總幹事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去年6月9日的會面先前沒曝光,相關細節8日浮上檯面。庫許納和曼納福特是在小唐納要求下與會。

小唐納今天在推特張貼電郵,提供為何會有這場會面的更多細節。1名與川普一家友好的音樂公關在相關電郵中表示,俄國支持川普競選,還說1名「俄國政府律師」要分享不利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消息。

電郵內容包含來自這名公關高德史東(RobGoldstone)的訊息,說該俄國律師有「一些官方文件和情資」要提供。不過小唐納現在說自己一無所獲。

二、這樣就足以顯示川普陣營勾結俄國人?

首先,別忘了針對「勾結」,它本身沒有法律加以規範,川普方面數周來也不斷就此提醒。不過,有些律師指出,電郵中提到的事可能構成陰謀違反競選財務法。

曾在獨立檢察官調查前總統柯林頓時,代表白宮官員的刑事辯護律師賈柯波維茨(Jeffrey Jacobovitz)指出,小唐納和涉入這場會面的其他人士「處於陰謀觸犯選舉舞弊的情況」。他說,相關人士似乎是以對手研究的形式,共同非法請求外國的競選貢獻。

三、不是所有競選陣營都進行對手研究嗎?

小唐納昨天在推特提出這樣的論點,用挖苦口吻寫道:「顯然我是歷來第1個在選戰中出席會議聽取對手情資的人。雖一無所獲,但不得不去聽。」

事實上,總統大選通常僱用整個團隊投入挖掘對手醜事。長期擔任政治策士的人士也說,他們總會淹沒在各方人馬所分享、競選陣營可能認為有用的祕密消息之中。

四、那麼其間差異何在?

類似小唐納在紐約川普大樓跟俄國律師互動的事,聞所未聞。

競選團隊對於取得途徑可能不合法的資料通常很提心吊膽。幫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準備總統辯論會的1名前國會議員曾接獲由他人主動提供的包裹,裡頭有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的辯論準備素材,他後來把包裹交給聯邦調查局(FBI)。

五、那麼假如相關互動非法呢?

外籍人士不得提供競選活動「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同法也禁止徵求這樣的協助。法律通常適用在競選獻金上,不過法庭可能認為諸如對手研究這樣的情資屬於有價值的範疇。

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Commission)前法律總顧問諾伯爾(Larry Noble)說,新公布的電郵「充實了」可能犯罪的競選財務違規。相關電郵顯示小唐納知悉俄國政府提供情資,並「提供自己徵求這種情資的明確跡象」。

至於俄方所給的是否為「有價值」的東西,諾伯爾說,假使俄方投入資源取得相關情資,或甚至派人向川普陣營傳達情資,那就可能構成這種情況。

六、各方都認同這種說法嗎?

保守團體「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主席費頓(Tom Fitton)指出,認為小唐納犯罪,「這堪稱對法律荒謬至極的解讀」。他說:「法律沒有涵蓋到對政治的誇誇其談。假如法律有涵蓋到,那麼很有可能每場政治會面都可能被視為必須通報的實質貢獻。」

七、接下來呢?

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和國會聯邦參議院、眾議院的委員會,都針對川普陣營及其去年大選期間與俄方的互動,在引領不同的調查。

本周聘請1名律師處理相關事務的小唐納說,他「樂於向委員會傳達我所知道的事。」他指的是參院情報委員會。至於庫許納和曼納福特數周前就同意跟國會的調查合作。(譯者:中央社何宏儒)1060712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