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就是要嫁國家的敵人 劉霞劉曉波的愛情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3 中央社

(中央社台北13日電)「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劉霞當年為了名正言順探望被勞改監禁中的劉曉波,苦苦向大陸官方爭取結婚,這段被外媒形容為「超越勞改營」的愛情,感動了無數人。

中國大陸異議作家余杰曾在香港「開放雜誌」撰文,談到令國際社會動容的劉霞與劉曉波的愛情。

文章說,兩人早在1980年代便認識。「那時,他們各自有家庭,第一次的認識並沒有一見鍾情」。劉曉波當時名滿天下,身邊簇擁著不少年輕漂亮的女子,當時曾說,「要在千百個女人的身上發掘不同的美」。

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劉曉波被關押20個月,被釋放後,沒了教職,家庭破碎,一無所有。文壇上萬人矚目的「黑馬」就像坐雲霄飛車般,從此陷入人生谷底。

重回單身的兩人這次相遇,開啟了一段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

文章說,劉霞出身於一個中共高幹家庭,曾任公職,卻因追求自由而辭職,成為一名自由奔放的詩人。

劉曉波1995年再度坐牢時,兩人還只是戀人的關係,中共當局藉此阻止兩人會面。劉霞卻堅持「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曠日持久的爭取結婚。

最終由中國大陸公安部一名副部長批示同意,他們在1996年在大連勞動教養院中領取結婚證書。

余杰在文章裡指出,這張來之不易的結婚證書,既證明著他們愛情的堅貞,也是一個時代良心犯所承擔的苦難的鮮活見證。「這份珍貴的結婚證,一定要存入未來的『中國民主博物館』之中」。

文章說,劉曉與劉霞相戀後曾說,「如今,我終於在一個女子身上找到了所有的美。」與劉霞結婚之後,劉曉波不再是80年代的那個風流名士,而蛻變為一名標準的好丈夫。兩人的恩愛常常展現在日常生活中。

作家廖亦武曾撰文描述當年初見劉霞時,她看起來真像一隻無拘無束的鳥,所以劉霞當時能寫出「討厭冬天長長的睡眠,我們想讓紅色的燈,長久地亮著,告訴那隻鳥,我們在等待」的詩作。

他說,但劉霞戀上劉曉波後,因為要承擔這份劉曉波自己描述的狠到極點的愛情,這隻渴望高飛的鳥,被禁錮在籠子裡。

這種比喻真實呈現出劉霞的生活。劉霞在劉曉波被勞改時嫁給他。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劉霞一直被中國政府監視居住,等同於軟禁。她曾接受媒體訪問時說,自己和家人受到中共當局極大壓力。

就是要嫁「國家的敵人」,「在她那羸弱的身體之中,隱藏著一顆怎樣倔強的靈魂」,余杰以這段話來形容劉霞對劉曉波始終至死不渝的愛情。

劉曉波2009年被大陸官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徒刑。他當時以「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為題作為自我辯護時,特別提到自己20年來最幸運的經歷,那就是得到了劉霞的無私的愛。

他說,「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

劉曉波說,「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這就是劉曉波與劉霞之間的愛情。1060713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