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崔男觀點:14億美元軍售,是雪中送炭還是火上澆油?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川普同意了14億美金的對台軍售,這個時間點有點特殊。

因為川普馬上要在G20和習近平展開二次「習川會」,他年底也要訪問大陸,北韓的問題依然需要北京幫忙、川普家族在大陸的生意逐漸擴大,雙方剛剛開展完畢「百日經濟協商」、 美國的油氣要準備賣到大陸、等等。既然有這麼多的利益掛鉤,為何偏偏在這個時候軍售給台灣呢?

有人說川普在這個時候答應對台軍售,無非是要在G20拿到和習近平的談判籌碼。這種判斷不無道理,但是如果從大局意識來看的話,背後的因素會更加的複雜。

首先,川普在之前的一次演講中,雖然說很喜歡習近平,但是也抱怨北京在北韓的問題上處理的速度太慢、效果不彰,尤其被北韓釋放的美國學生回國後不久死亡。加劇了輿論壓力,從而讓脾氣急躁的川普感到更加不耐煩。中美之間處理北韓問題的手段和出發點的不同,增加了雙方的矛盾。

其次,北京和巴拿馬建交,勢力範圍直達美國的後院。雖然美國措辭淡定,但其芒刺在背的不滿也是不言可知的。參議院通過美艦駐台的決議,就是出於這種報復性的考量。

第三,大陸經過了幾十年的攻堅,終於實現了重量級武器的跨越發展。無論是自造航母,萬噸驅逐艦、還是五代戰機、量子雷達等。一次次的「秀」軍力肌肉。看在美國軍方眼裡,尤其鷹派的眼裡,很不是滋味。在美國看來,第一島鏈的壓力驟增,不得不出手進行幹擾。

第四,北京正在全力推進一帶一路的政策,和中西亞、歐洲的聯繫日益緊密。同時與歐洲主要經濟體全力提倡並保護自由經濟市場秩序,北京儼然已經成為了世界自由經濟的捍衛者和領導者,歐洲也對川普表達了越來越多的不滿。這也是讓高喊保護主義、退出TPP的川普感覺被嚴重挑釁、需要進行還擊。

第五,從歐巴馬時期美國就一再挑撥南海諸國和北京對抗,背後持續指使日本在各種場合掣肘大陸。但是,隨著南海危機正在被北京一步步的化解,日本的作用日漸式微的時候,美國只能使用其它的伎倆來影響北京的戰略鋪陳。

馬政府歷次美國對台軍售。(圖片來源:取自網路/表格設計:風傳媒) © 由 風傳媒 提供 馬政府歷次美國對台軍售。(圖片來源:取自網路/表格設計:風傳媒)
馬政府歷次美國對台軍售 。這次則是川普就任後給蔡政府的第一筆軍售。(圖片來源:取自網路/表格設計:風傳媒)

第六,川普自當選之日,就始終處於各種爭議旋渦之中,除了政策不得人心,言行舉止不討喜之外,「通俄門」也在持續發酵,以至於有美媒預言川普將要面對被彈劾的境況。此時的川普,需要拉攏國內鷹派的支持力量。所以,作出一些對北京強硬的姿態,既可以轉移美國內部的注意力, 也獲得了鷹派的支持。

第七,蔡英文執政以來,台灣內政混亂,民怨四起。兩岸發展的天秤越來越傾向於中國大陸。而這恰恰是美國不願意看到的。此時的美國就必須通過實際行動,來阻止兩岸的天秤持續向北京傾斜。儘管川普打臉蔡英文,明示不會有二次「川蔡熱線」,但是也不得不給蔡英文一定的安全感,因為這是制約北京的必要之需。

綜上所述,面對美國內外的各種狀況,川普自覺不得不做出一種表態。對他來說,既然短時間很難打壓北京,那麼不時的刺激一下北京總是可以做到的。

而台灣恰恰歷來是中美博弈中,美國屢試不爽的棋子。這次賣武器給台灣,就是美國又一次刺激北京的棋招。

但是,此時的兩岸關係,正處於十年來最糟糕的時間段。川普明知軍售會讓台灣承受來自北京更大的壓力,卻依然刻意為之。由此可見這次的軍售完完全全只是出於美國自身的利益的需要,川普只是要藉此獲得和北京討價還價的籌碼以及自己的政治能量。

台灣的利益如何,根本不在他的考慮範疇之內。

美國國會共和黨眾議員泰德約赫表示,他支持美國對台軍售。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國會共和黨眾議員泰德約赫表示,他支持美國對台軍售。
美國國會共和黨眾議員泰德約赫表示,他支持美國對台軍售。

對蔡英文和民進黨來說,這次的軍售和之前的「川蔡熱線」有些類似。「川蔡熱線」讓獨派產生了一時的亢奮和滿足,但是之後北京和華盛頓的發展又讓獨派被澆了一頭冷水。「川蔡熱線」之後,北京開始了全面加大打擊台獨的力度,WHA無法參加、聖多美和巴拿馬斷交、駐外機構該名稱等狀況層出不窮。台灣在蔡英文的領導下逐漸走入了越來越難以回環的境地。

所以,這次軍售對蔡英文來說,到底是雪中送炭,還是火上澆油呢?這次軍售還能看到獨派人士的「狂歡」麼?

假如獨派認為的雪中送炭,一旦演變成了火上澆油的話,恐怕身處內憂外患之中的蔡英文將徹底被打垮。更詭譎的是,屢次把台灣當做棋子的美國,一旦再次和北京達成了新的妥協的話,台灣花了4、5百億新台幣所購買的這些二手武器到底還有什麼意義呢?

花了大把的錢,不但不能消災,反而帶來更多更大的麻煩,到底是對方狡猾,還是自己「很傻很天真」呢?

*作者為職業畫家,現旅居北京宋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