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巴賽隆納現場觀察: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之後,現在怎麼了?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12/7 Yu/Yuropean Affairs

某日在公車上,聽見一個國小年紀的小女孩對媽媽說:「我來自加泰隆尼亞。」媽媽糾正她說:「不,我的女兒,妳來自西班牙。」

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至今,已過了兩個月。新聞媒體持續追蹤事件發展,偶爾仍有外地友人頻頻詢問我現況是否安好、街頭是否安全。

實際上,目前筆者所見,巴賽隆納街頭氣氛早已恢復平靜祥和,儘管仍有警察巡邏,但並未有特別之處,民眾上班生活及商家營業亦一如往常,彷彿沒有受到「宣布獨立」的任何影響。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醞釀多年,筆者與該事件的淵源,來自一年前瑞典友人的人類學論文。某日,他忽然告訴我:「嘿、我回來巴塞隆納了,預計待上幾個月,因為我在寫關於加泰隆尼亞人的身份認同研究。」

過程中,我幫他牽線訪問加泰隆尼亞當地人,並陪同他當雙方共同朋友破冰。幾個月後友人結束訪談,回瑞典繼續撰寫後續論文,我們在街角的酒吧道別。

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隔年的獨立運動,會演變得如此戲劇化。

今年(2017 年)初,西班牙政府與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對於 10 月 1 日將舉辦的「1-O 公投」一事,便開始各執一詞、隔空放話。

直到 9 月起,雙方開始有更多的衝突:西班牙控告加泰隆尼亞政府官員濫用公帑舉辦公投、查禁投票箱、西班牙國民警衛隊突擊加泰隆尼亞政府辦公室,並拘捕官員等動作,讓雙方關係更加緊張。

被西班牙政府惹怒的加泰隆尼亞人,亦紛紛走上街頭表達不滿,街上更是大大小小抗議活動不停。9 月 20 日,大批民眾佔據巴塞隆納主要道路抗議,數萬名民眾揚起獨立旗吶喊直至深夜。

該日恰巧為日本快時尚品牌 Uniqlo 在西班牙第一家分店「盛大開幕」之日,結果開幕首日便巧遇抗議民眾「路過」,被迫提早關店休息,亦是軼事一樁──當地西媒亦玩笑稱:開幕日這樣的歇店作息,相當「健康」。

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之後,現在到底怎麼了?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可能要先釐清自公投以來,這兩個月種種瞬息萬變的情況: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被西班牙政府惹怒的加泰隆尼亞人,亦紛紛走上街頭表達不滿,街上更是大大小小抗議活動不停。圖/Riderfoot@Shutterstock

是當地人,就支持獨立嗎?

首先,或許因為臺灣媒體選擇性的報導呈現,讓許多人以為,加泰隆尼亞當地人「都想要獨立」,真的是如此嗎?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加泰隆尼亞獨立支持度長期變化,統計至 2017 年 7 月。圖/加泰隆尼亞民意研究中心,《金融時報》製表、報導

事實上,根據「加泰隆尼亞民意研究中心」(Catalan Centre of Opinion Studies,簡稱 CEO)在今年七月的民調,支持與反對將近各佔一半,反對獨立者比例(49%),高於支持獨立者(41%)。(而在十月底,公投過後近一個月的最新民調,加泰隆尼亞當地支持獨立的比例,更下降到 33%。)

筆者認識一對年約五、六十歲的加泰隆尼亞當地夫妻,妻子為強烈支持獨立者,而先生卻自認「西班牙人」更勝於「加泰隆尼亞人」──兩人在加泰隆尼亞獨立與否的議題上,意見大相徑庭;筆者亦曾親耳聽聞部分加泰隆尼亞友人,反對獨立的言論,抱怨「獨立份子鬧得滿城風雨」。

但是,不論贊成獨立與否,民調中亦顯示超過 70% 的民眾,希望透過公投表達自己的意願──如同大多數民主國家一樣,當地民眾多認為由公民投票,是表達自己意見最適當的途徑,不應被西班牙政府限制。

「1-O 公投」在各國小設立投票站,公投日前,西班牙下令公投當日關閉小學,並宣佈若未關閉者,將以罰鍰作為懲罰。但加泰隆尼亞民眾亦自有應對政府命令的方式:他們透過正常流程,申請在學校中舉辦「學生活動」,如此一來便有理由持續打開學校大門,讓民眾前來投票。當然,亦有許多民眾在公投前一天便到投票站夜宿,避免國民警衛隊關閉投票所。

然而西班牙當局與加泰隆尼亞政府,對於公投一事持續爭執不下,雙方亦未有建設性對話,終究導致「1-O 公投」當天,雙方的激烈衝突:

Votarem!(We will vote!)

10 月 1 日公投當日上午,西班牙國民警衛隊衝進數個投票所,沒收投票箱,並以武力驅趕民眾離開。

另外,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警察、消防隊與西班牙國民警衛隊爆發激烈衝突的畫面,一早便已傳遍所有新聞媒體,流血畫面更是被一遍又一遍地轉播,社交媒體上充斥著譴責西班牙警方暴力的言論。

筆者當日所見,並未如部分媒體所報導,巴賽隆納街頭皆「上演全武行」、爆發激烈衝突,亦或筆者有幸沒有遇到什麼激烈衝突。但街上氣氛的確十分肅穆,偶有西班牙國民警衛隊警車呼嘯而過──在加泰隆尼亞政府及巴塞隆納市政府所在的聖若梅廣場(Plaça de Sant Jaume),大批媒體守在政府大樓外,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警察,則圍在政府大樓外嚴陣以待。不少路過的觀光客,好奇地拍下幾張照片後匆匆離開。

街上,充斥拿著獨立旗的民眾高喊「Votarem」!(We will vote!)壁上滿是支持獨立的標語和塗鴉,偶有直升機在上頭盤旋而過,及隨處可見西班牙國民警衛隊的身影,空氣中嚴肅的氛圍讓人彷彿置身於另一個時空。

當晚,各社區民眾集聚於投票站開票,如同預期亦如同往常,以「極低的投票率」(42%)和「極高的贊成率」(90.9%),通過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

企業出走、主席出境,加泰隆尼亞公投後發生了什麼事?

但公投過後,當地情勢更加令人擔心:

隨之而來的「3-O」大罷工(指 10 月 3 日),西班牙國王菲利普六世罕見地打破西班牙君主立憲,王室成員不干涉政治的慣例,在全國演說中嚴辭譴責加泰隆尼亞獨立為「非法運動」,並呼籲「全體西班牙人民團結」。

又因政治情勢不穩,加泰隆尼亞當地企業出現大規模出走潮。根據當地西媒報導,平均每天有 150 家企業,將總部遷離加泰隆尼亞。公投舉行後,一個月內企業遷出總數將近 3 千家。

此企業出走潮,是否會影響到加泰隆尼亞原本傲人的 GDP 產值,也是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最大本錢?加泰隆尼亞的國際投資評比等級,是否將一落千丈進而衝擊當地,與整個西班牙的經濟?這皆是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雙邊至今仍無共識,卻相當重要的議題。

爾後 10 月底加泰隆尼亞議會以 70 贊成票宣布獨立建國,當晚人民在聖若梅廣場狂歡慶祝直至深夜。西班牙政府亦旋即宣佈啟動《憲法第 155 條》接管加泰隆尼亞,並於 12 月 21 日重新選舉加泰隆尼亞議會,加泰總理與其內閣成員,則紛紛走避至歐盟總部所在的比利時布魯塞爾。

猶記得 10 月初,加泰隆尼亞(前)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接受 BBC 專訪時,曾表示:「最終結果都由加泰隆尼亞人民決定。」

但目前被西班牙政府以「煽動叛亂」、「濫用公款」等罪名,發布「全歐逮捕令」的他,目前仍在比利時。普伊格蒙特於 11 月初主動向比利時警方「投案」,目前已被比利時法院「有條件釋放」,但被限制住居,尚未回到巴塞隆納。

普伊格蒙特近日公開宣布,自己將參與「21-D」(12 月 21 日)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遭西班牙政府解散後的首次)大選。但他的內閣成員們則沒有如此幸運──部份內閣成員早已被遣返回國,以「煽動叛亂」及「濫用公帑」等罪名入獄。

加泰隆尼亞真的「獨立成功」了?嚴峻的現實下,此路仍遙遙無期

簡單來說,西班牙政府目前可說是逐漸掌控了加泰隆尼亞的情勢,將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限縮為「內政問題」──且此作法並未遭到歐洲各國、歐盟乃至聯合國的任何反對,如今即使在加泰隆尼亞地區,多數民眾也傾向透過「21-D」的選舉表態,勝於堅持目前的「直接獨立」。

西班牙政府指派副總理薩恩茲.桑塔馬利亞(Soraya Saenz de Santamaria)暫代加泰隆尼亞政府主席職務,幾個月下來的紛擾至以此稍回覆平靜,情勢發展至今,令人不勝噓唏。

加泰隆尼亞人絕對明白,獨立之路遙遙,並非一蹴可幾。

但從如今歐盟、聯合國及歐洲大國的反應態度,及該區企業出走潮等現象中,皆可看出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仍需要更多的準備,才能真正穩住獨立的道路。

加泰隆尼亞的政經核心巴塞隆納,向來容納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她更是包容在她懷裡居住的過客們──所有人無一不希望看見這塊土地繁榮不衰。

然而文化、語言及經濟政治等眾多因素,圍繞著獨立運動及當地人身份認同的問題──這從來不是個能輕易回答的問題。

一個國家有多種見解,在加泰隆尼亞亦同:「我是誰?我來自哪裡?如今我還能不能毫不壞疑地說出,我是哪裡人?」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RENE COLL INGLES@Shutterstock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