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市佔每年掉1%到3% 台灣蝴蝶蘭要扳回一城 得先挺過對手這3波攻勢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30
© 由 風傳媒 提供

'

10月中台灣駐WTO代表團在瑞士日內瓦舉辦台灣蝴蝶蘭展,希望藉此宣傳台灣及台產蝴蝶蘭,一周活動吸引超過200名大使及當地政要。《風傳媒》在赴瑞士採訪之餘,也就台灣蝴蝶蘭產業為題製作後續報導,盼藉此更進一步了解位居台灣精緻農產外銷之首的蝴蝶蘭,在國際市場上所面對的挑戰。

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秘書長曾俊弼的辦公室裡,有座半面牆的櫃子,裡頭擺滿星巴克的城市杯,數量超過70個。「裡面9成都是我自己蒐集的,這9成裡又有9成的行程跟蘭花有關,」曾俊弼得意的說。

全世界86個國家,如今都能買到來自台灣的蘭花。曾俊弼頻繁造訪世界各角落的行程,除了反映台灣在國際蘭花市場的版圖不斷擴張;另一面也透露市場競爭越演越烈,台灣業者無法再關在島內埋頭苦幹。

20171029-SMG0034-S02-風數據/蘭花專題。台灣蘭花出口版圖。切割圖-3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9-SMG0034-S02-風數據/蘭花專題。台灣蘭花出口版圖。切割圖-3  

全球蝴蝶蘭苗株供應量 3成來自台灣

在蘭花產業中,蝴蝶蘭最受消費者喜愛,也是蘭業生產大宗。要生產一盆一般生活中常見的蝴蝶蘭,各國業者多會分瓶苗、小苗、中苗、大苗直至抽梗苗,以階段接力方式栽培,就像台灣業者培育種苗後,養至中苗再出口日本,由當地業者接手催花、養至成花然後販售。若單以苗株供應量來看,去年全球市場共供應3億多株蝴蝶蘭苗,其中5成產自荷蘭、3成來自台灣,其餘2成來自東南亞國。

20171029-SMG0034-S02-風數據/蘭花專題。進擊的荷蘭。切割圖-2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9-SMG0034-S02-風數據/蘭花專題。進擊的荷蘭。切割圖-2  

曾是全球蝴蝶蘭供應主力 卻節節敗退

台灣的蝴蝶蘭有超過9成出口,曾經是全球蝴蝶蘭供應主力,也是國內精緻農業外銷金額首位。然而根據農糧署資料,台灣的蝴蝶蘭出口金額,已在連續多年成長後,於3年前首度開始下滑。

20171029-SMG0034-S02-風數據/蘭花專題。消逝的蘭花王國?切割圖-1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9-SMG0034-S02-風數據/蘭花專題。消逝的蘭花王國?切割圖-1  

「美國掉1成,新興市場成長1倍也還是補不回來,」曾俊弼直言,荷蘭平價蝴蝶蘭大舉進攻歐、美花卉市場,讓台灣蝴蝶蘭節節敗退,市佔每年正逐步以1%至3%下降中。究竟荷蘭業者有哪些攻勢、讓台灣業者只能咬牙苦撐?

【荷蘭的進擊1】自動化管理 優化成本結構

21世紀初,荷蘭業者開始打入蝴蝶蘭產業,向台灣業者買來種苗後,透過自動化生產、規格化產品等方式大量生產、快速搶市。台灣蘭花產銷發展協會副理事長、麒欣蘭業總經理許志堅指出,小農模式起家的台灣蘭業,1人最多管控300至500坪的溫室,但在荷蘭光1個人就能管理1萬坪溫室。其他荷蘭業者優化生產成本的方式,還包括只培育可市場化的種苗;事先精算、調整每盆花的高度,確保蝴蝶蘭能依序放入設計好的層架以節省運輸成本等。

曾俊弼坦言,荷蘭雖然經營蝴蝶蘭市場不到20年,但其他花卉產業已有百年歷史,意即大規模生產、企業化管理花卉產品的方式早已存在,只是把這些技術用在不同花種上而已。隨著全球化市場講求成本低廉,荷蘭業者面臨成本下修的壓力,只要優化產業結構、提高自動化配比,降價還是能獲利。相較之下,台灣業者很容易走上削價競爭路線,導致在以價格、產量為導向的全球化市場中失利。

20171011-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9日首度在駐外使館內舉辦蝴蝶蘭展,現場蘭花遍佈。圖為各國大使與日內瓦當地政要正欣賞著蘭花。(尹俞歡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1-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9日首度在駐外使館內舉辦蝴蝶蘭展,現場蘭花遍佈。圖為各國大使與日內瓦當地政要正欣賞著蘭花。(尹俞歡攝)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日前首度在駐外使館內舉辦蝴蝶蘭展,現場蘭花遍佈。圖為各國大使與日內瓦當地政要正欣賞著蘭花。(資料照,尹俞歡攝)

【荷蘭的進擊2】整合育苗系統 生產流程一條龍

台灣由於產業發展早,蘭花配種技術強,在產花供應鏈中扮演最關鍵的種苗供應者角色,許多美、日及荷蘭業者都會從台灣進口苗株。

然而荷蘭如今也開始將觸角伸向種苗市場,並採用特定技術,讓下游業者只能全程採用同「荷蘭系統」。業者分析,荷蘭業者使用培育土「圃樂格」種植種苗,讓後續的小苗、中苗、大苗等一連串栽培過程都只能適用同一系統的種植材料,無法移植至像台灣業者常用的水草培養土中。

更甚者,荷商為了降低運輸及出口成本,進軍國外市場時還會直接與當地業者合作、或就地設置溫室,讓所有蝴蝶蘭種苗就地培育、直接販賣。同樣在美國設有溫室的鮮明農業負責人李蒼裕即稱,荷商用如此整廠輸出的模式,在美國建立整套自己的生產流程,如今單單5家業者的銷量,就和台灣4、50家廠商打成平手,「真的很厲害。」

20171011-宴會廳內所展示的台灣蝴蝶蘭,其種類多樣顏色繽紛。(尹俞歡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1-宴會廳內所展示的台灣蝴蝶蘭,其種類多樣顏色繽紛。(尹俞歡攝)
台灣蘭花品種多元,尤其因產業發展早,配種技術強,在產花供應鏈中扮演最關鍵的種苗供應者角色。圖為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在駐外使館內舉辦的蝴蝶蘭展,宴會廳內所展示的台灣蝴蝶蘭種類多樣顏色繽紛。(資料照,尹俞歡攝)

【荷蘭的進擊3】掌握市場需求 建立售價門檻

除了生產端,如何掌握市場需求,也是荷蘭崛起後台灣業者面臨的新課題。許志堅分析,一般歐、美消費者常在超市購物時順便買花,價格因此成為主要考量,花型、花色等一般台灣賞蘭的標準反而不是重點。

許志堅即回憶,一次台灣業者在英國展出一株有30朵花、且枝椏垂墜的大盆蝴蝶蘭,在花量及美感上都被台灣業者視為「完美」,但賞蘭的路人卻認為這盆花太大了,不僅很難運送,放在家裡也太佔空間。「這讓我們知道市場很重要,而不是我們自己覺得漂亮稀奇就好。」

而因精密管理、自動化等方式壓低生產成本的荷蘭蝴蝶蘭,更在售價上建立台灣業者難以突破的門檻。以一般歐美超市販售的小盆蝴蝶蘭為例,台灣蝴蝶蘭每盆至少得賣12歐元,但荷產蝴蝶蘭每盆光生產成本平均就比台產蝴蝶蘭低1至2歐元,只要每盆賣7歐就有利潤,量販業者一比價,自然選擇向荷蘭廠商下訂單。

「這仗很難打,」業者形容,台灣過去就像龜兔賽跑裡的兔子,原本遙遙領先,「哪知烏龜穿上溜冰鞋,」一下子就超越領先在前頭的兔子。如今兔子想要再次超前,究竟還有哪些招式未使?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