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帶國中生蓋瞭望台 陳妤用行動贏得家人支持

親子天下 標誌 親子天下 2017/7/5

走進新竹尖石國中校園裡,佇立著充滿原住民文化的穀倉、瞭望台,到校的訪客以為是哪位藝術家的裝置藝術,想不到是女大學生陳妤帶著國中生完成的作品。

一襲藍色洋裝,長相甜美的陳妤,舉手投足都像個模特兒,很難想像她就是帶學生蓋房子的老師。帶著學校訪客一起爬上瞭望台,兩層樓高的階梯因為下雨有些溼滑,但她不怕滑倒、不怕弄髒,身手矯健的爬上瞭望台,來自平地的她卻像是生長在山裡的小猴子。理當在大學裡享受青春的年紀,陳妤卻憑著對原住民文化的愛慕,每週開車到山裡教建築課,「學生經常問我,老師妳幹嘛來山上教書?」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陳妤(左三)與部落長老合作授課「泰雅傳統建築美學課」,帶領尖石國中的九年級生蓋穀倉、瞭望台,明年則要蓋家屋。劉潔萱攝

一趟旅行決定親近部落

就讀國立聯合大學建築系的陳妤出身在大家庭,身為家族長女,被期待要「好好念書」、「要端莊有女孩子的樣子」,也在父母的栽培下學畫畫、鋼琴,是眾人期待的大家閨秀。但是誰也想不到,她內心有不一樣的想法萌芽。

高中是陳妤的重要轉捩點,不斷被要求念書的她,遇上了部落的自由奔放,讓她開始思考人生規劃。因著一趟司馬庫斯的旅行,喜歡上部落。回到學校,她在父母的期待下選擇理組,但是數學不好的她過得很辛苦,「我根本都不會算,每次考試都亂寫」。被拘束的心靈開始覺醒,令她思考「若是連大學科系都要照父母期待的走,未來一定會後悔」。高三那年,她做了人生重大決定:下定決心考建築系,甚至不惜重考;也為了更貼近原住民文化,不顧耕莘山學團的資格限制,以高中生的身份申請加入。

一直以來只收大學生的山學團,破例錄取她。主考官楊曜誦,現在也是至善基金會在尖石國中的社工,回憶起這件事,他說,「她的自傳充滿對原民文化的熱情,學習動機強烈,討論很久後我們決定讓這個高中生試試看」。隔年,陳妤透過轉學考順利成為建築系的學生。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身為山學團的一員,陳妤(右一)貢獻自己建築系的專長,與部落合作授課。與部落的情感源自阿道長老夫妻倆,讓她即使開車上山要兩小時也不嫌遠,只因「開往山上的路就是回家的路」。陳妤提供

加入山學團,開始了陳妤的冒險故事。在楊曜誦的安排下,讀建築的陳妤,住到了部落裡最懂建築的阿道長老家,牽起了在尖石國中教課的緣分。蓋瞭望台是至善基金會陪你長大計畫在尖石國中所推動的民族課程之一,陳妤與部落合作授課,教孩子蓋房子,從去年的穀倉到今年的瞭望台,她教學生看懂建築圖、學丈量;部落耆老則教孩子瞭望台的建材要取自什麼竹子?哪一部位?如何劈開它們?共同協力下,這些原住民的傳統建築成為校園裡美麗又獨特的風景。

家庭革命也要堅持夢想

在山上教書,看似「不務正業」,讓她經歷了場家庭革命。「我爸媽剛開始超~~~反對的」,陳妤加重語氣,把父母的擔心一一羅列,她嚮往自然、愛往外跑,讓父母十分頭疼,「我在部落裡手機收訊不好,我媽都覺得我『消失』了,直到看報紙才知道我這兩年在教書」,聊起父母,陳妤一直很戲劇化地形容、比劃,開朗如她少了怨懟,反倒很開心最後母親「終於願意把車借給我上山」。歷經波折,但是陳妤感性的說這兩年在山上教書的收穫是看見家人的愛,「我的家庭給我很多資源,我其實很幸福。」直到瞭望台完成,陳妤受到媒體注意,光鮮亮麗的她有了曝光,這也才讓她的父母開始理解自己的孩子。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喜歡原民建築的陳妤,善於將喜歡的建築手繪作紀錄,圖為布農族的竹屋子。陳妤提供

當建築界追求著用高樓或是奇形怪狀的建築展現艱難的工法與設計,陳妤卻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建築是為了給人住」,她在意建築與自然的交互作用,植物、陽光、水流怎麼配合?人、車的動線在城市裡如何流暢的走動?當問到「建築是什麼?」,陳妤收起笑容,很認真的回答,「建築是一份責任」,在陳妤眼中,建築不只是漂亮、好看的藝術品,更負擔了安全與生活教育的責任。

主動出擊爭取實習機會

今年暑假,她將到德國實習,「是我非常崇拜的建築師林友寒」,陳妤露出了一點小粉絲的仰慕表情。就像她當初不顧耕莘山學團的資格限制一樣,陳妤趁著林友寒到校評圖(按編:評圖是建築系的期中期末考,會邀請校外的知名建築師與校內老師共同指導,由學生在台上展現模型、圖面,並且簡報自己的作品),她利用休息時間,在走廊攔下老師,表達自己想跟著學習的慾望。在經過漫長等待、魚雁往返,總算讓林友寒點頭,「我先前在水牛建築師事務所的實習,也是主動聯絡建築師看我的作品集,終於讓他們錄取我」。毫不畏懼,陳妤勇於為自己爭取,也因此換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總是清楚自己要什麼,陳妤很清楚自己的喜好與目標。未來,她想到印度學習自然工法,嚮往與自然共處的建築,卻再度與父親的期待相左。問到會不會擔心又引起家庭革命,她說,「我知道他們都默默支持我啦」。

延伸閱讀:

更多親子天下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