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建國大城摩蘇爾陷落,首都拉卡被圍 伊斯蘭國會走向滅亡嗎?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經歷9個多月的戰鬥,伊拉克軍隊9日收復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重要據點、伊拉克北部大城摩蘇爾;同一時間,由西方國家支持的敘利亞反抗軍也正向IS「首都」、敘利亞北部大城拉卡猛烈進攻。儘管IS的「領土」逐漸失守,但想讓IS「亡國」恐怕沒那麼容易,因為IS早已熟悉透過網路吸收新血,殘餘的IS勢力也會加入其他伊斯蘭極端組織「借屍還魂」。而無政府狀態、種族鬥爭及宗教對立,更是IS宣傳極端理念的絕佳土壤,讓這個盛極一時的恐怖組織難以根絕。

伊拉克收復摩蘇爾,民眾上街慶祝(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伊拉克收復摩蘇爾,民眾上街慶祝(AP)
伊拉克收復摩蘇爾,民眾上街慶祝(AP)

摩蘇爾戰役告捷 川普:感到驕傲

美國在2003年揮軍伊拉克,伊拉克前獨裁者海珊(Saddam Hussein)垮台,追隨他的部屬先投入敘利亞內戰,讓IS逐漸壯大,之後轉往伊拉克攻城掠地,其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2014年6月登上摩蘇爾(Mosul)努爾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al-Nuri),宣布「建國」,IS瞬間成為全球頭號公敵;2016年10月,攸關IS和伊拉克未來的「摩蘇爾戰役」正式開打,經過9個多月的戰鬥,伊拉克軍隊終於收復摩蘇爾。

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右)9日宣布收復大城摩蘇爾(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右)9日宣布收復大城摩蘇爾(AP)
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右)9日宣布收復大城摩蘇爾(AP)

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10日在摩蘇爾宣布,IS在摩蘇爾的勢力已被徹底推翻,全城獲得解放;美國白宮同日發表聲明,稱美國總統川普對於伊拉克收復摩蘇爾感到驕傲,哀悼在戰場上犧牲的伊拉克軍人;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則說,收復摩蘇爾是打擊IS的關鍵里程碑,強調美國主導的聯軍會繼續與伊拉克站在同一陣線,穩定摩蘇爾地區,確保IS完全根除。

失守摩蘇爾早已預料 IS展開「外線擴張」

美國國防部10日也證實,摩蘇爾全城已由伊拉克軍隊掌控,但市內古城區可能還有IS成員潛藏,且留在市區各處的爆裂裝置仍待清除,並稱摩蘇爾戰役的勝利,不代表IS徹底被消滅,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董漫遠分析指出,收復摩蘇爾後,伊拉克政府不一定能在短期內斷絕IS在當地的影響力,且失守摩蘇爾可能早已是IS高層意料之事,因此IS會展開「外線擴張」。

董漫遠表示,「外線擴張」指跨洲和全球領域擴張,即把IS領導階層、伊斯蘭律法學者,以及作戰核心成員分散至埃及西奈半島、北非馬格里布地區、葉門、阿富汗等地,並利用具有歐洲國家公民身分的聖戰士不斷發動攻擊,造成局勢動盪。另外,IS同樣在伊拉克採取相同策略,控制數個戰略重鎮以開闢游擊戰場,趁伊拉克局勢不穩之際再東山再起。

敘利亞局勢動盪 IS見縫插針求生存

IS的「首都」、敘利亞北部城市拉卡(Raqqa)也正受到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反抗軍和庫德族「敢死軍」(Peshmerga)猛烈攻擊,收復拉卡是遲早的事,但敘利亞部分牽涉到推翻現任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美國與俄羅斯為首的陣營立場嚴重分歧,加上區域國家對立下多項戰功的庫德族態度不同,IS則意圖利用各國間的政治矛盾,以保留後路。

各方打擊伊斯蘭國(IS)關係圖(風傳媒製圖) © 由 風傳媒 提供 各方打擊伊斯蘭國(IS)關係圖(風傳媒製圖)
各方打擊伊斯蘭國(IS)關係圖(風傳媒製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IS發言人阿德納尼(Abu Mohammed al-Adnani)生前曾說,失去摩蘇爾和拉卡不代表IS「滅國」,「打敗仗只是意志上受挫,但更渴望戰鬥」,而阿德納尼在2016年8月一場空襲中被炸死。CNN還說,IS早已為「日後」做準備,其中IS在伊拉克遜尼派地區深根,並在「建國」後透過網路募款、招募新血。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伊斯蘭國」在該國最重要的據點摩蘇爾(Mosul),這是一名伊斯蘭國戰俘(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伊斯蘭國」在該國最重要的據點摩蘇爾(Mosul),這是一名伊斯蘭國戰俘(AP)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伊斯蘭國」在該國最重要的據點摩蘇爾(Mosul),這是一名伊斯蘭國戰俘(AP)

外籍聖戰士歸國成隱憂 宗教派系對立無解 IS難以根除

由於IS是從另一恐怖組織「基地」(al-Qaeda),因此在IS「亡國」之後,基地組織成了IS成員的首選,繼續執行IS的理念和任務;此外,IS透過網路吸引許多擁有歐美國家公民身分的極端分子加入,這些人若在戰爭中存活下來,將會返回自己的國家,而IS在北非地區逐漸壯大,加上大量難民湧入歐洲,IS成員可能藉此進入歐洲,並在歐美國家醞釀發動恐怖攻擊。

另外,遜尼派和什葉派長期對立,遜尼派在伊拉克屬於少數,執政的什葉派政府從未有效解決宗教派系對立問題,其中海珊政權垮台後,於2006年上任的伊拉克前總理馬利基(Nouri al-Maliki)正是未採取時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建議的「包容性政策」(inclusive agenda),不斷打壓遜尼派和限制庫德族權利,等於給了IS誕生舞台,而在宗教派系對立無解,加上庫德族尋求獨立,可能造成伊拉克局勢不穩的情況下,恐怕無法讓IS徹底根除。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