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張讚國觀點:中國舊歌聲台灣新聼衆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國新歌聲」因租借國立台灣大學田徑場,引起9月24日流血事件,後續紛紛擾擾,塵埃尚未落定。不管是新聞報導、評論或各方當事人的說辭,其實都避重就輕,甚至無視盲點隠蔽的潛在危險:問題不在場地出租,更非歌唱性質,而是演出形式的霸道與霸權,有意合理化中國與台灣是中央對地方上下從屬的不合理關係。

表面上,中國新歌聲由於海峽兩岸一些新秀歌手的參與,内容或許有點初試啼聲的味道,也頗有音樂不分意識形態或「國界」的宣示。深一層看,整個活動卻是老調重彈,頂多換湯不換藥,企圖以變調的舊歌聲,打動台灣的新聼衆,特别是年輕一代,製造「你濃我濃」中國一家親的假象。至少,台北市長柯文哲堅信不疑,認為非親即仇:一家親總比一家仇來得好。

即使智商再高,柯P若非天真,便是無知,政治智慧與道德擔當都令人摇頭嘆息: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從他處理中國新歌聲的畏縮,到事後糾紛的推脱,全一覽無遺,卻猶抱琵琶半遮面,無視千夫所指。

從中國到台灣,無論是網路上的宣傳或是紙版廣告和印刷傳單,在中國新歌聲幾個大字底下,上海與台北並列,無疑向海峽兩岸人民公開展示,上海和台北不過是中國轄下的兩個都會城市,國立台灣大學被改名為台北市台灣大學也就天經地義,毫不牽强。

在北京看來,國立,是一種主權宣稱,中國主權既不以台灣為主體,台大因此不具「國家」賦與的正當性。對柯文哲來說,依照SOP(標凖操作程序),台北市政府不用為整個事件(包括流血的悲劇)承擔任何責任,把原本具有政治意涵的争議活動,以執行技術没有瑕疵,輕快的打發掉。

2017-09-24-台灣大學舉辦「中國新聲音」歌唱選拔會,抗議學生、社運團體進入舞台前高舉標語。(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4-台灣大學舉辦「中國新聲音」歌唱選拔會,抗議學生、社運團體進入舞台前高舉標語。(謝孟穎攝)
台灣大學舉辦「中國新歌聲」歌唱選拔會,學生、社運團體前往現場抗議。(謝孟穎攝)

一般人都不難分辨,馮京與馬凉,根本風馬牛不相及。只要稍有常識和知識,没有人會說中國新歌聲名稱中的中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中華民國。從2014年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起,這個歌唱活動由北到南,已經在台灣20多所高中和大學辦過,逐漸制度化。不論官方或民間,都習以為常,就難免形成盲點,忽略視線之外,看不到的立即或明顯危機。

台北與上海之間類似中國新歌聲的文化交流,源自雙城論壇,後者從來不是一個對等的機制。除非柯文哲接受台北不是中華民國首都,而是中華台北的一個城市,否則,上海與台北根本難以談政治對等。更何况,上海市的決策人物是一把手的黨委書記,並非市長,所謂市長不過是橡皮圖章,或對外裝扮的門面。

換句話說,面對兩岸政治組織與領導權力,柯文哲顯然無意區分中國黨、政之間的等級權力結構,反正拿到籃子裏便是菜。他的盲點是,台北與上海完全處在一個不對等的局面,卻看不透「市長對市長」是個假象,背後隠藏更大的中國黨國陰魂,它要的不只是洞開的台北門户,而是從台北向台灣四處輻射的一個正當、又不引起注目的缺口。不談早期的「血洗台灣」,近幾年的「洗腦台灣」進行的如火如荼,尤其是在國民黨當家的縣市。

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2004年强調對台工作,必須「入島、入户、入心」,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雖然不再使用相同字眼,在「一中原則」的旗旘下,各種對台操作未曾偏離主軸,一方面在台灣内部培植擁護中共的力量(如公開效忠北京的個人與團體),另一方面則製造藍綠與中間勢力(如白色力量)對立的矛盾,從而收編可能為數不少的游移份子。

這兩種算計一直是北京對台工作的主旋律,目的不外是直接或間接招安那些甘願臣服於中國領導的台灣各界,如政界、商界、學術界和演藝界等,不戰而屈人之兵。柯文哲說他不是「共匪同路人」,一個難以否認的事實是,他的言行舉止與中共終極統一的政治利益,往往不謀而合,又背離台灣民意。

過去3年,柯文哲以素人民粹,意外崛起於藍綠政治厮殺的夾縫空隙,在中國眼中,正好為北京在台灣政壇打開一條進可攻、退可守的輕便途徑,簡直可遇不可求。柯P自詡他是目前台灣政治人物中,能與中共黨政雙方周旋的不二人選,自信又自負,遂讓他迷失在一個虛擬的「兩岸一家親」的國度裏,還妄想「建構兩岸命運共同體」。

20170703-台北市長柯文哲赴雙城論壇,參訪上海長江隧橋管控中心。(台北市政府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3-台北市長柯文哲赴雙城論壇,參訪上海長江隧橋管控中心。(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7月前往上海參加「2017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會中表示「兩岸一家親」總比「一家仇」要好,引發親中質疑。對此,柯文哲回應表示,自己純粹是以市民、市長的身分說兩岸一家親,沒有涉及任何政治高層的問題。而雙城論壇純粹就是企業、民間、社團、學生的交流。(台北市政府提供)

政治人物不會「横空出世」,柯文哲是時勢造英雄的産物,大起大落,不過瞬間,比起他推崇的一世梟雄毛澤東,要打造江山多嬌,還差得遠。在馬英九卸任總統與黨主席後,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已是扶不起的阿斗,對中共來說,利用價值相當有限,由吳敦義當選黨主席有意被冷落的情勢看,可能也所剩無幾。相對於兵敗如山倒的國民黨,柯文哲出掌台北市,顔色多變,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他的交換價值多少讓中共耳目一新,吹捧籠絡,不在話下。

民進黨於2016年全面執政後,總統蔡英文除了承認兩岸「九二會談」的歴史事實,一句維持現狀,不過是「你走陽關道,我過獨木橋」的巧妙設計,基本上對中國不理不睬,比起國民黨的一再屈膝奉迎,難免讓中共當局落落寡歡。如此變調恐怕是習大大嚥不下氣的關鍵,對台灣各種内外打壓與文攻武嚇 ,不絶如縷。柯文哲在中國被奉為上賓,何嘗不是北京對抗民進黨的戰略手段?

柯文哲似乎深信治大國若烹小鮮,他的SOP可以維持兩岸對等關係。一個簡單的驗證辦法是:台北市政府能否在上海借用復旦大學,推出「台灣新歌聲」活動,將台北和上海同列,並在宣傳海報中,把復旦大學改為上海市復旦大學?答案應該不難:柯文哲門都没有,更别提要像上海市台灣辦事處主任李文輝,在對方轄區内予取予求,如入無人之境。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客座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