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張讚國觀點:柯文哲與雙城論壇何來對等?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台北市長柯文執意出席7月1日到3日的上海雙城論壇,最終目的在挟外自重,拓展自己的政治力量,而非他宣稱的:維護台灣人民的福利。在現實主義(realism)看來,所有政客都會以集體利益隠匿個人私利,特别是權位的追求。柯文哲並不例外,為了2018年連任,他的政治手腕雖然還不見得爐火純青,恐怕也不輸老奸巨滑的政客。

在台北,柯文哲堅持以對等的尊嚴地位參加論壇,在上海三天期間的公開談話並不離譜,更没失言。不過,他所謂的「兩岸一家親」或「建構兩岸生命共同體」的公開說詞,多少帶點投石問路的味道,不免向「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現實妥協,甚至有意迎合與奉承對手,屈身求見。

柯文哲的用字遣詞毫無新意,也談不上另類視野。只要查看過去幾年中國官方的對台主張,柯文哲不過是借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警句,前後呼應,上下唱和。也難怪,張志軍會在柯文哲離開上海當天下午,安排閉門會議,把兩個城市的一場交流,提升到兩岸的互動。

不管動機何在,也無論實質效應如何,這場會議除了為雙城論壇留下耐人尋味的餘波,更可能在往後的兩岸關係激起千層浪。至少,從目前到2018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和2020年的總統大選,台灣政壇恐怕會漣漪不斷。柯文哲無疑成會為北京拉攏或分化的對象,在藍綠之外,為紅色政權開拓一條接觸台灣中間選民的潛在渠道。

這條管道的打造並非出自柯文哲個人特質,而是建基於他背後的官僚體系與政治資本。當醫生時,柯文哲懸壺濟世,也許手操生殺大權,權勢再大,都只能以單一病人為對象,一個一個計算。身為市長,尤其是首都,柯文哲應付的不再是個别市民的小私小利,而是200多萬市民的長治久安和城市的國際形象,雖然不至於一將功成萬骨枯,他的政治高度以全體市民和整個台北市墊脚。

不論是實際或象徵意義,柯文哲的政治力量不可謂不大。他出席雙城論壇,還與張志軍促膝對談,其他藍綠政客大多望門興嘆,不外是中國採取現實主義,企圖在兩岸政治中取得某種勢力均衡的一個槓桿。這種槓桿未必是對等力量的産物,更多時候是權力分配不均的後果,柯文哲既應運而生,中共就有機可乘。

柯文哲在台灣政治舞台上算是位高權重,如果為了更上層樓(這是所有政客的共同野心),而向中國的國家力量靠攏,或者在觀念上認同北京所界定的兩岸關係,一如他在雙城論壇一些似是而非的話語,柯文哲的興起注定是台北的政治悲劇,他代表的第三勢力難免把台灣帶進一個無法轉身的死角,終至動彈不得。

台北市長柯文哲於3日從上海返台前夕,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閉門會晤。(台北市政府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於3日從上海返台前夕,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閉門會晤。(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於3日從上海返台前夕,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閉門會晤。(台北市政府提供)

由海峽兩岸過去幾十年互動的歴史與現實利益看,在概念和相關指標方面,從2011年(國民黨郝龍斌市長任内)起,雙方輪流舉辦的台北-上海雙城論壇,絶非是對等的城市交流機制,反而是不對等的圈套,被套住的是台北,越拉越緊。

理由無它,上海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都會,而非首都,台北卻是中華民國首都(以目前的政治局勢推斷,國、民兩黨不會有太多異議),除了台北-北京的雙城論壇架構外,其它安排都談不上對等。現有的格局根本把台北與上海擺在相同的位階上,亦即它們都是中國的地方城市。

由郝龍斌到柯文哲,台北市長只要參加雙城論壇,就進一步深化台北是中國一個普通城市的地位色彩,像香港一様,屬於境外,但不改中國屬性,其作用與Chinese Taipei(「中國的台北」)稱號無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1日有關香港回歸20年的談話,即使重彈「一國兩制」的老調,先決條件是一國,至於兩制的定義與操作,完全由中央政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定奪。中國官方的看法是,香港「基本法」只是聊備一格,「中英聨合聲明」不過是一份歴史文件,毫無現實意義。

從新聞報導看,幾番杯觥交錯,柯文哲與上海市長應勇相談甚歡,同様是大都會市長,雙方不免惺惺相惜,可能還相見恨晚。在台北,柯文哲相當反對標籤政治,强調内容重於形式。依他的邏輯,在上海,柯文哲應該理解,市長應勇跟自己的市長地位並不對等,儘管標籤相同,内容指標卻差别很大,一旦相提並論,簡直把馮京當馬凉,更合理化一個不合理的政治體系。

第一,應勇並非民選,不必向上海市民負責,去留無關人民好惡,而以中共的政治需求與對黨的忠誠為依歸,任免由上而下。柯文哲必須在2018年面對台北選民的檢驗,合者,再續任四年,2022年後前途看漲;不合者,掃地出門,像當年的一任市長陳水扁。第二,應勇固然是市長,卻只是「二把手」,在他之上,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才大權在握。也就是說,應勇與柯文哲的任何協議,都得先通過黨的認可。柯文哲倒是没有「一把手」在背後操控(總統府與行政院頂多提點建議),以無黨無派身份,與上海中共黨機器打交道。如此虛幻的對等,經台北默認,便弄假成真。

在上海,柯文哲的最大不對等是與張志軍會談,後者的官銜是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黨職是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國台辦等於是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張志軍以國台辦主任名目會見柯文哲,在相當程度上,把台北市定調為一個中國地方城市。柯文哲是台灣來客,與國台辦主任同坐一堂,看起來似乎平起平坐,其實是上下從屬的微妙安排(張志軍稱柯文哲為市長,但不會承認台北的首都地位)。如果柯文哲由陸委會主委張小月陪同會見張志軍,自然另當别論,問題是,陸委會已形同虛設,不得其門。

從頭開始,不論是表相或實質,台北-上海雙城論壇一直是不對等的政治遊戲,整個規則讓中國佔盡上方,收放自如,台灣卻掉到一個舉步維艱的泥淖裏,越陷越深。儘管木已成舟,柯文哲市長不應繼續參與建構一個損害台灣主權的虛假平台。作為首都市長,柯文哲何妨破斧沉舟,退出雙城論壇?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客座教授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客座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