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張讚國觀點:蔡英文應該問─誰欠台灣人民?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總統蔡英文9月24日以民進黨主席身份,在全國黨代表大會說,「台灣人民沒有欠民進黨」,暗示民進黨執政的權力來自人民託付,選民在下次總統大選時,可以趕民進黨下台。這句話雖然擲地有聲,卻多少本末倒置,以民進黨為主體,根本用意在鞏固統治力量,未必胸懷吾土吾民。

台灣人民的確不欠民進黨,也不欠中國國民黨,或其他邊緣政黨與團體,至於政治人物,例如連戰以降的國民黨歴代黨國大老(包括馬英九與吳敦義等),或民進黨永遠的四大天王/天后(呂秀蓮、謝長廷、游錫堃及蘇貞昌),還有一堆過氣政客(宋楚瑜、許信良、施明德和郝柏村等),就更不在話下了。

2017-09-24-民進黨全代會,蔡英文、賴清德入場。(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4-民進黨全代會,蔡英文、賴清德入場。(蘇仲泓攝)
台灣人民給了民進黨兩次執政機會,當然不欠民進黨。圖為民進黨全代會,蔡英文、賴清德入場。(蘇仲泓攝)

蔡英文的說法有點民粹,也太過於消極。積極點,蔡英文應該問:誰欠台灣人民?「台灣人民不欠誰」,與「誰欠台灣人民」,是兩種不同陳述,隠涵的道德要求有别。「台灣人民沒有欠民進黨」,蔡英文說得似乎很動聼,在相當程度上,卻把民進黨作為執政黨的政治與道德擔當一筆帶過。

在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看來,前者(台灣人民不欠誰)只是一種信仰倫理(ethic of conviction),這種認知缺乏政治行動的層面;後者(誰欠台灣人民)則是政治家應有的責任倫理(ethic of responsibility),亦即面對政治取捨或道德判斷時,毫不猶疑的做出決定,並為話語與行動後果承擔終極責任。畢竟,政治人物的進退以人民的安身立命為依歸。

在民主自由國家,獨立自主的主權者(the sovereign)指的自然是人民(the people)整體,簡單說,就是主權在民,不能切割或單獨抽離某些部分來看待。台灣人民當然概括2300萬擁有台灣身份證的多元族群,他們可以自稱是「中國人」、「中華台北人」、「台灣人」、「原住民」或「新住民」,甚至是少數認同分裂的騎牆派或投機分子,彼此不相欠。

誰欠台灣人民?從歴史看,這個問題對許多人來說,並不難回答。在獨裁與高壓時期,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兩人積欠台灣人民太多,罄竹難書。除了白色恐怖横行下無辜犠牲的數不盡蒼生,兩蔣的威權統治更馴化和培養了幾個世代的政客,包括國民黨、民進黨和其它政黨現有枱面上的不少人物,繼續為害人間,或延續一個不合理的政治體制。

國民黨對蔡英文的回應是,民進黨欠台灣人民一個公道。純粹就民進黨施政偏差而言,如一例一休的窒礙難行(堅持後果均等)或前瞻計劃的分贜(忽略機會均等),國民黨說得不無道理。民進黨顯然從國民黨執政期間學到了蠻幹的行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死不認錯。不過,國民黨何嘗對台灣人民有過任何公道?

基隆市長林右昌主持二二八紀念追悼儀式,盼記取歷史教訓勿重蹈覆轍,尊重多元聲音表達。(基隆市政府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基隆市長林右昌主持二二八紀念追悼儀式,盼記取歷史教訓勿重蹈覆轍,尊重多元聲音表達。(基隆市政府提供)
 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國民黨當然欠台灣人民。圖為基隆市長林右昌主持二二八紀念追悼儀式,盼記取歷史教訓勿重蹈覆轍,尊重多元聲音表達。(基隆市政府提供)

國民黨未能反躬自省,又幹盡傷天害理的事,史蹟與血跡斑斑,不用多說。它欠台灣人民最大的公道是,以漢賊不兩立的虛假宣稱,又反台灣主體性與自主性的立場,於1981年起接受「中華台北」在國際間的名號,從此置台灣於難以廻身的尶尬處境,1992年後,更借用蘇起虛擬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與中國共産黨隔海對唱,擺出一付「寜與外人不給家奴」的傲慢和霸道。多年來,國民黨的霸權陰魂不散。

就責任倫理看,國民黨從來是個虛僞的政黨,裏外不一。對外,即使在執政期間與中共打交道時,國民黨處處以敗兵姿態,遥奉中共為中國一統的正朔,毫無再逐鹿中原或分庭抗禮的計謀。從蔣介石的你死我活,到馬英九的難兄難弟,國民黨與中共之間的鬥争或和談,往往讓國民黨鍛羽而歸,賠了夫人又折兵,猶不知所以然。

由1980年到1990年代初期,當中共表示雙方無事不可談時,特别是海峽兩案政治局面的安排,國民黨大可提出中國開放黨禁(各黨自由競争)和報禁(黨與政府退出媒體)的雙重條件,一如當年「黨外」對國民黨的政治要求,與中共周旋。遺憾的是,國民黨畏首畏尾,讓中共獨佔高地,一失足,成千古恨,錯失在意識形態上與中共平等對奕或改造北京政權的時機,終至拱手出局,連帶葬送的是台灣人民當家做主的契機。

對内,國民黨在2000年與2016年兩次失去政權,不管是執政或在野,持續抱殘守缺,在認同上,以打壓台灣意識為職志,不在乎台灣人民求變求新的呼聲和行動。即使在自己國土上,國民黨也以遵守國際條例和規範,不但降格以求討好中國到訪的京畿大員(如2008年海協會會長陳雲林或2014年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並肆意打撃台灣人民自主的抗議行動。

20170925-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北台灣媽祖文化節記者會,暨金面媽祖回鑾台北城儀式。(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5-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北台灣媽祖文化節記者會,暨金面媽祖回鑾台北城儀式。(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柯文哲親中也欠了台灣人民。(盧逸峰攝)

相對於國民黨高官或要員的「原債」,台北市長柯文哲欠台灣人民的固然不能等量齊觀,但也難辭其咎。柯文哲打著白色力量的旗旘,遊走於藍綠政治光譜之間,利用兩黨惡鬥,借機鼓舞並收編台灣人民期待變革的自主運動(如太陽花學運)。不幸的是,從2017年7月的上海雙城論壇與8月世界大學運動會的親中言論與舉止看,柯文哲其實是變相的國民黨翻版,以他對毛澤東的推崇程度,甚至可能還帶點紅色。

中共欠不欠台灣人民?由相關文獻看,中共多少欠台灣人民一個機會。在1920年代到1930年代間,附庸於國際共産運動的大旗下,毛澤東與中共採取支持台灣民族獨立或建立台灣共和國的立場(如1938年《論新階段》報告)。當時,台灣還是日本帝國的殖民地,毛澤東至少認可台灣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土地,島上人民應有民族自決的權利,目前的中共又如何交代這段史實?

當然,欠台灣人民最多的,無疑是台灣人民自己。過去幾十年,台灣人民,包括許多為虎作倀的台灣人買辦或中國代理人與團體,縱容國民黨掠奪國家資源和人民的納税錢。即使政權已經交替,民進黨全面執政,台灣人民面對的,依然是個帶有當年草莽性格的「黨外」——在黨之外,都非我族類,更不知民主與進步到底為何物,只談信仰倫理,無視責任倫理。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客座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