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張讚國觀點:蔡英文技窮?宋「老子」再出征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會議(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APEC)11月10日與11日將在越南舉行,總統蔡英文10月12日再度任命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為特使,代表「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出席這項國際大會。不管蔡英文交付的任務為何,宋「老子」連續2年披掛上陣,說明在亞太區域外交戰場上,小英若非技窮,便是敷衍了事。

「老子」的稱呼,無關宋楚瑜年紀,更不在貶抑總統特使的地位。其實,宋楚瑜於2016年秘魯利馬亞太經合會議後,就以老子自居,大肆吹噓如何縱横沙場,周旋於某些國家政要之間,為台灣的國際顔面和利益打拼。秦時明月漢時關,1年後,各國的APEC代表變化並不大,酒逢知己千杯少,宋楚瑜大致可以再把酒言歡,笑傲越南峴港。

儘管APEC的設計是以經濟體為參與單位的部長級會議,在2016年,除了香港和台灣外,出席的各國代表幾乎都是國家領袖,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國總統歐巴馬、俄羅斯總統普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等,冠蓋雲集,十足是不折不扣的國際盛會。宋楚瑜以「中華台北」的名目側身其中,變相地為台灣取得一席之地,好歹可以在帝王下榻處,打個鼾,尤其是在習大大周邊。

在國際舞台上,台灣又一次公開以「中華台北」的荒唐符號粉墨登場,也許是形勢比人强,更可能是總統蔡英文缺乏政治果斷與道德擔當,針對每年的例行APEC大會,不過行禮如儀,應付一番。死馬當活馬醫,小英欽點老宋上場代打,不論形式或效應,可以分幾個方面探討,特别是台灣在外交上的意圖與能耐:台灣到底所圖何事?出手又有多少力道?

俄國總統普京與我國APEC特使宋楚瑜。(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俄國總統普京與我國APEC特使宋楚瑜。(美聯社)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2016年起作為中華台北APEC領袖代表出席會議。圖為宋楚瑜(左)與俄國總統普京(右)。(美聯社)

從現實主義(realism)的角度看,基本上,國與國之間的互動是領導才能與國家實力的延伸,一旦兩國相争(如貿易競争或軍事衝突),最重要的不外是自主機會與進退把握的自由程度,兩者都涉及理論與操作的拿捏,前者是想像力,後者是創造力,缺一不可,而且相互牽扯。。

對現實主義者來說,一方面,在國際關係中,國家領導人必須具備概念思考的能力,洞察外交政策脱離不了國力大小,政府應有所為,與有所不為。另一方面,面對利益取捨時,國家無疑須衡量所有可能的選項,以及實現特定選項的能力限制。在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看來,認知局限是一個國家能否超越國内外局限,從而體驗真正自由的前提。夜郎自大,一無是處。

由宋「老子」頂著「中國的台北」名號再登上APEC大會的安排看,蔡英文似乎不認為台灣是個自由民主國家,在外交折衝的選項上,遂受到中國勢力的制肘。小英的盤算難免是,老宋當特使不痛不癢,台灣不過順水推舟,多少還自我限制,對中國的善意仁至義盡,中共因此没有道理不接受民進黨統治台灣的正當性,或「中華民國」對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理主張。

如果不是虛應故事,或躲在「維持現状」的假相背後,蔡英文顯然太過於天真。不論正式或非正式會談,當宋楚瑜以「中華台北」代表穿梭於各國政要之間,習大大看到的「台灣」(即使不是中國的台北)頂多是香港特區的翻版,只差尚未以「一國兩制」蓋棺論定,北京又如何可能在兩岸關係中賦予台北一個平分秋色的地位?

就算不是天真,小英的想像力不免缺缺。除了老宋再重作馮婦,高舉「中華台北」的大旗,招摇而過,台灣就没有其它選項了?如是,台灣終究萬劫不復。不然,作為總統,她大可思考,與其繼續把台灣困陷在難以廻身的一個中國泥淖裏,何妨宣佈不再以「中華台北」的稱謂參加APEC或其它任何國際組織?台灣既然是個國家,國家尊嚴不可欺,打落牙齒和血吞,另起爐灶又如何?

台灣放棄「中華台北」的稱謂,從此無名無姓?有些人或團體會大聲疾呼,台灣没有本錢鎖國,自外於國際社會,成為「亞細亞的孤兒」,以「中華台北」的身段會客,包括8月下旬在台灣舉行的世界大學運動會,縱使妾身未明,總比棄婦好得多,至少還有個棲身之地,更何况風餐露宿,不如在强國陰影下苟延殘喘。

如果台灣非得以「中華台北」的頭銜參與2017年APEC會議,一個立即的問題是,過去一年,宋「老子」在2016年兩天的APEC會議後,到底為台灣帶來哪些實質的經濟效益?對台灣的自主權與本體性,他更如何在「中華台北」的旗旘下,撥亂反正,向其它國家提出正名?經濟效益應該很具體,不難羅列;國家正名或許無形,但也非毫無指標。

從官方到民間的各種國際場合,由於民族主義的霸道,中國堅持台灣必須附屬於中國之下,才能與北京代表同進同出。最新的例子是,2017年10月11日到14日,世界醫師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WMA)年會在美國芝加哥舉行,中國醫師會無理要求台灣醫師會更名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否則不同意世界醫學協會2021年在北京舉辦年會。台灣雖然暫時保住了名稱,但是前途多艱,因為在相當程度上,「中華台北」的用語已經被合理化,各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讓中國得以咄咄逼人,處處為台灣的地位安身立命。

當總統蔡英文不在意「中華台北」對國家地位帶來的殺傷力時,台灣要期待其它國家為「中國的台北」之外的一個名詞,而仗義直言,甚至與中國正面交鋒,為台灣翻盤,無疑脱離現實太遠,不知强權為何物。台灣自己都不反對「中華台北」了,别人何必節外生枝?多年來,台灣作繭自縛,國際間一路挨打,咎由自取,也就怨不得弱肉强食。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客座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