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強權在側如何自處?裴敏欣:台灣島內矛盾沒解決 不用等對岸打 民主先毀在自己手上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90年代後中國經濟起飛,民眾生活水平上升,成為共產黨將一黨專政合理化的藉口,然而去年中國經濟成長率6.8%,是自1990年以來最低,學者預測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將繼續下滑至6.4%,顯然「經濟牌」也愈來愈不管用。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可能走向停滯,甚至負成長嗎?屆時共產黨又要用什麼理由來鞏固政權?

裴敏欣專訪》中國共產黨何時垮台?他大膽預測:經濟成長停滯逾7年 一黨專政將出現裂痕

長期研究中國轉型改革、民主化與貪腐的美籍華裔教授裴敏欣在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分析,中國經濟發展的困境分為短期和長期,短期要先處理債務問題,長期則要面對高齡化、環境、技術變革、全球化倒退等危機,中國要回復過去的經濟高速成長是不可能的。

中國經濟,「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3日在北京登場,經濟表現是重中之重(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經濟,「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3日在北京登場,經濟表現是重中之重(AP)
中國經濟表現是穩固共產黨政權的重要因素(AP)

中國經濟,「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3日在北京登場,經濟表現是重中之重(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經濟,「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3日在北京登場,經濟表現是重中之重(AP)
中國經濟表現是穩固共產黨政權的重要因素(AP)

2007年底中國的債務只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52%,但在2008年為因應全球金融危機,中國政府提出4兆人民幣的刺激經濟計劃後,此後中國債務問題一發不可收拾。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數據,截至2016年底,中國的債務占GDP比重為257%,遠遠高於新興經濟體184%的總體水平。

裴敏欣表示,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10年內債務增加一倍多,「在短期內扛了這麼多債,沒有一個國家不出問題」。眼下清算的日子將至,中國政府有三種選擇:一是實施痛苦的金融改革,大刀闊斧去除國內「殭屍企業」。裴敏欣說,要處理信用泡沫,需要三到五年的經濟負成長,如果不願意忍受短痛會像日本一樣經濟泡沫化,失去10年甚至20年。

其二則是指望經濟再度高速發展,像過去一樣達到7%、10%,透過中國市場的大分母降低負債比例,但這個方法目前看來並不可行;第三種選擇則是印鈔票,下場就是通貨膨脹。這三種選擇對中國而言都一樣痛苦。

即使短期危機解決,長期上中國還有更多問題要處理,包括高齡化、環境問題、技術變革、全球化倒退等,中國要重複過去高成長、甚至維持現在的成長都不太可能。

20170706-政治學者裴敏欣專訪,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6-政治學者裴敏欣專訪,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陳明仁攝)
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陳明仁攝)

裴敏欣:2030年共產黨政權必有變化

隨著經濟發展衰退,一黨專政必將產生裂痕,但如今共產黨江山沒有絲毫動搖,領導人對外用槍桿子鎮壓人民,對內以打貪反腐治黨內異議分子,中國民主化還有機會嗎?對此,裴敏欣說,他一直對中國民主化的前景保持樂觀,給出特定時間很難講,「但我認為2030年之後一定會有變化。」

裴敏欣曾指出,中國目前已具備向民主化轉型的社會經濟條件,未來10至15年後這些條件只會更加成熟,中國目前的人均GDP為1萬3500美元,正好處於政治轉型範圍(7500美元至2萬5000美元)的中間值。

另一個要素是成人的教育水準,中國目前成人受教育時間平均為7年半,恰好處於轉型範圍的中間值,從歷史經驗來看,與中國具有可比性(comparability)的國家(亞洲、共產、中等收入)都從獨裁過渡到了某種形式的民主,接下來的15年內,中國繼續發展,即便速度大幅放緩,到了2030年時,要維持一黨專政,難度也會大很多。歷史上,因為意識形態的衰退和統治精英的腐敗,沒有哪個獨裁政權能堅持74年以上,而到了2030年,中共就已當權81年了。

20170627-立法院27日晚間於臨時會持續審查「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草案」,場外抗議年金改革的手板,依舊綁在立法院的樹上。(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627-立法院27日晚間於臨時會持續審查「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草案」,場外抗議年金改革的手板,依舊綁在立法院的樹上。(蘇仲泓攝)
立法院27日晚間於臨時會持續審查「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草案」,場外抗議年金改革的手板,依舊綁在立法院的樹上。(蘇仲泓攝)

台灣需處理島內矛盾 否則中國尚未來犯 就先毀在自己手中

裴敏欣認為,影響中國民主化最大的因素短期內還是來自外部,但是現在西方民主面臨難關,民粹主義、種族主義,少數極端分子掌握話語權,使得像川普(Donald Trump)這樣的投機分子竄出頭,如果西方民主跨不了現在的難關,中國民主化的前景會更加慘澹。

20170706-政治學者裴敏欣專訪,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06-政治學者裴敏欣專訪,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陳明仁攝)
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陳明仁攝)

而台灣作為亞洲最早民主化的國家,中國強權在側、虎視眈眈,該如何與其保持最佳距離?裴敏欣說,雖然台灣外在面臨中國野心威脅,最大問題卻是在內部,台灣是華人文化中少數自由民主的成功案例,民主是很脆弱的體制,建立很難、摧毀容易,民主需要政治人物的自律、自我約束,台灣幾年內無法將島內的政治、社會矛盾管理好,還沒被中國統戰、武力侵犯,就已經毀在自己手上。

裴敏欣教授將出席7/8(六)的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講座「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詳情資訊請上龍應台基金會網站查詢。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