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後伊斯蘭國時代》失去巢穴的恐怖分子正在「外溢」──恐怖主義持續全球化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恐怖組織 「伊斯蘭國」在中東敗局已定,但不斷有跡象顯示,這個組織的成員、資金和運作模式都在極力試圖「借屍還魂」,挾帶過往令人聞風色變的事蹟與名號,繼續在全球「刷存在感」,恐怖分子外溢也將分散反恐行動打擊能力,未來恐怖主義只會擴散更廣。

近日全球最嚴重恐怖攻擊發生在埃及西奈半島一座清真寺,恐怖分子搭乘先在寺外引爆炸彈,然後闖入寺內向驚慌的信徒開火,甚至焚燒汽車阻撓救援行動,最終造成305人死亡,上百人輕重傷。埃及檢方稱,攻擊者持有「伊斯蘭國」(IS)旗幟。

埃及北部西奈省(North Sinai)一座清真寺24日遭到炸彈攻擊及槍擊。(截圖自YouTube) © 由 風傳媒 提供 埃及北部西奈省(North Sinai)一座清真寺24日遭到炸彈攻擊及槍擊。(截圖自YouTube)
埃及北部西奈省(North Sinai)一座清真寺24日遭到炸彈攻擊及槍擊。(截圖自YouTube)

IS在埃及分支名為 「伊斯蘭國西奈省」,是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之外最早成立和最大的分支。IS出現頹勢以來,該組織在西奈半島反而更加猖獗,這次恐攻顯示,即使IS喪失掉中東地區大本營,「伊斯蘭國」這桿大旗依然保有強烈號召力,其分支可能更加活躍,其他恐怖組織仍可能尋求「加盟」。

成員轉入各國分支、其他組織趁隙壯大

IS的「國土」、位於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控制區近乎全數被滅之後,大量成員開始向外竄逃,IS的戰略由「堅守領土」轉向「保存力量、開闢新戰場」,許多組織要角轉移各地分支組織。IS分支還包括中東「葉門省」、中亞阿富汗的「呼羅珊省」、北非「阿爾及利亞省」等等,他們都是早在IS出現之前就存在的極端組織,後來追隨IS名號以擴大影響力。

在中東與北非其他國家,除了IS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各種極端組織,IS實體消失的真空時期,這些組織恐將趁勢壯大、發動更多恐攻以延攬戰士。「基地」(Al-Qaeda)組織在南亞、阿拉伯半島等地擴大發展;「努斯拉陣線」(Jabhat Fateh al- Sham又稱大敘利亞征服陣線)在敘利亞、葉門也維持相當戰鬥力;非洲奈及利亞「博科聖地」(Boko Haram)、索馬利亞青年黨(al-Shabab)等組織仍持續頻繁發動攻擊,對非洲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2014年1月,伊斯蘭國成員進入敘利亞拉卡(Raqqa)。(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4年1月,伊斯蘭國成員進入敘利亞拉卡(Raqqa)。(美聯社)
2014年1月,伊斯蘭國成員進入敘利亞拉卡(Raqqa)。(美聯社)

此外,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遜尼派與什葉派的代理人戰爭益發嚴重,大國博弈加上眾多恐怖組織的權力爭奪或整合,讓區域形勢增添更多不確定性。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極端化和政治暴力國際研究中心副主任希拉茲·馬希爾認為,「我們將戰勝『伊斯蘭國』的說法並不準確……當你把這一切攤開來看就會發現,導致這次危機的結構性問題不僅沒有解決,反而更尖銳了。這些地區存在著深深的教派猜忌和民族猜疑,而且還存在嚴重的不滿情緒。」

以庫德族為主力的「敘利亞民主軍」(SDF)已經攻克伊斯蘭國(IS)的「首都」拉卡,並在市區慶祝(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以庫德族為主力的「敘利亞民主軍」(SDF)已經攻克伊斯蘭國(IS)的「首都」拉卡,並在市區慶祝(AP)
以庫德族為主力的「敘利亞民主軍」(SDF)已經攻克伊斯蘭國(IS)的「首都」拉卡,並在市區慶祝(AP)

歐亞集團中東和北非負責人艾哈姆·卡邁勒認為,失去作為其支柱的「統治區」,IS對於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完整主權不再構成威脅,但武裝分子不可能完全殲滅,只會回歸「傳統」的恐怖主義活動,兩國境內的衝突與叛亂,特別是在缺乏系統性重建支援的情況下,短期內仍難完全恢復穩定。

在這「後伊斯蘭國時代」,國際反恐形勢依然嚴峻,「伊斯蘭國」失去地盤,其代表的極端主義仍深深滲透入多個國家和地區,未來將催生新的恐怖主義形態,跨國性也更趨明顯。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