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後伊斯蘭國時代》家家有本難念的反恐經──後IS時代的東南亞、歐洲與美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逐步失去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領土」,但全球反恐壓力並沒有因此減輕,隨著其恐怖份子外溢效應,亞非地區暴力攻擊呈上升趨勢,東南亞更成極端組織溫床,歐美社會持續遭受經濟困境與民粹浪潮夾擊,全球反恐陣線在「後伊斯蘭國時代」面臨更分散、更難以對付的考驗。

IS成員「外流」菲律賓 跨國控管成挑戰

菲律賓政府10月在南部馬拉威市圍殲「伊斯蘭國」(IS)分支,但這只是暫時的階段性勝利,IS近日在中東大本營瓦解,更加速向東南亞等國滲透,許多跡象表示,與台灣相鄰僅數百公里的菲律賓已經成為IS下一個重要目標。

菲南地區武裝分離組織「阿布沙耶夫」的部分分支宣誓效忠IS,領導人之一的哈皮隆(Isnilon Hapilon)去年甚至被IS指派為「菲律賓最高軍事統帥」。此外 據菲律賓媒體報導,收復馬拉威市過程中,被擊斃的武裝人員分別來自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孟加拉、巴基斯坦、葉門、沙烏地阿拉伯等多國,說明菲律賓南部已經成為IS極端分子合流的重要區域。

馬拉威戰事中,恐怖組織的襲擊目標對準城市,已開始朝向類似IS作法,具備了以「佔地為王」為目標的武裝能力,IS的經驗和資金援助顯然功不可沒,習慣在叢林和郊區作戰的政府反恐軍也面臨戰略考驗。

新華社分析,東南亞各國的邊境控管機制效率不彰,馬拉威戰事中,蘇祿群島地處菲律賓、印尼、馬來交界處,各國軍方難以跨境追蹤恐怖分子。針對此困境,東南亞各國已開始加強合作。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三國今年6月正式啟動「三邊海上巡邏」,聯合打擊蘇祿海域的跨國恐怖主義,連新加坡和汶萊也受邀以觀察員身份參加。

社會方面,菲律賓南部的貧窮和高失業率仍然十分嚴重,宗教與種族衝突頻繁,國家如何消弭經濟差距與政治隔閡,避免為本土恐怖主義灌溉養分,也是關鍵之一。

恐怖分子回流歐洲「孤狼攻擊」防不勝防

IS潰敗之後,成員除了加入他國恐怖組織,也可能選擇「回流」歐洲,繼續宣揚極端思想、發動更多恐怖攻擊。

近年歐洲大量出現的「孤狼式恐攻」就是一例,許多恐怖分子從海外回國後,利用刀子、汽車等隨處可見的武器發動攻擊,攻擊標的除了議會、大教堂等政權與宗教象徵場所,還包括體育館、地鐵、博物館等人潮眾多的場所,情報收集和危機處理的難度不斷上升。

另一方面,歐洲安全形勢惡化的原因是來自本身社會問題,邁入21世紀後,國際金融危機帶來的經濟損害、中產階級收入增長停滯、失業率居高不下等等,讓歐洲普通民眾存在強烈「怨氣」,原本就存在的移民融入困境也進一步惡化,並在難民湧入危機之下爆發,最終點燃了英國「脫歐」、極右派民粹政黨興起等政治「黑天鵝」事件。

伯明翰城市大學應用犯罪學研究中心副主任伊姆蘭·阿萬認為,英國是最能彰顯恐攻「價值」的目標,尤其是「脫歐」公投及其引發的提前大選和媒體連鎖反應,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是恐怖份子夢寐以求的舞台。

縱觀近年歐洲恐攻,犯案者多為年輕移民後裔,對生活境遇不滿才受極端勢力煽動,但政府應對上仍不免採取強烈軍事手段,少數族群被邊緣化等問題疏於化解,恐怕只會激化問題。此外,網路工具讓極端思想散播更容易,歐盟內部人員流動自由,都是增加反恐難度的原因,面對迭起的民粹浪潮,歐盟情報與安全部門能否加強合作,不但影響反恐行動,也是影響歐洲一體化的重要關鍵。

大熔爐不熔了 美國本土恐怖主義頑疾難治

大本營瀕臨崩潰的IS近日又在網路上發佈多張海報,揚言將於聖誕節假期對美英多國發動攻擊,其中一張更以紐約時報廣場為背景,讓紐約市政府如臨大敵。

調查顯示,人們對安全的擔憂比過去更甚,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指出,逾4成美國受訪民眾表示,恐攻發生的可能性比911事件發生的10多年前更高。恐怖主義威脅已超越經濟困境,成為美國民眾心中的「頭號國安問題」,也是左右美國政治的重要因素。

「讓美國再度安全」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主打的選舉和執政口號,但近年的本土恐攻反而持續增多,犯案分子甚至不只是伊斯蘭武裝組織的成員,也包括因種族、宗教等歧視引發的極端行為。2017年最後一季,美國攻擊事件頻率以驚人的速度增加:10月1日的拉斯維加斯音樂會槍擊案,59死527傷;10月31日,紐約曼哈頓卡車攻擊事件,8死12傷;11月5日,德州教堂大規模槍擊案,26死20餘傷。

「無論你是在學校或看電影,都要時刻做好準備,防備發生這樣的危機。」這是德州教堂槍案後,FBI高層對公眾的提醒,反映了美國本土安全狀況縮影。

911事件後,美國推動《愛國者法》,多年來不斷提高情報蒐集手段和出入境檢查,川普入主白宮以來,更頒布針對6個穆斯林國家的「旅行禁令」,以及簽證和綠卡抽籤改革,持續強化了邊境控管,但美國智庫最新報告指出,911事件後美國本土的恐攻有8成以上是美國公民犯下,證明美國恐怖主義從輸入型轉為內生型。

這一轉變反映的是美國社會三大頑疾,第一,美國槍支氾濫,無論是恐怖組織成員,或是極端化的個人種族主義者等,都很容易獲得作案武器,但由於利益集團的巨大影響,控槍改革一直難以推進。

第二, 美國族群分化和社會矛盾加劇,是極端思想的最佳土壤。美國的移民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然而,美國「大熔爐」只存在理想之中,FBI於11月13日發佈的統計顯示,因「對人種、族裔、血統和宗教的偏見」所引發的仇恨犯罪已經連續兩年大幅增加。

移民難以融入,宗教不能融合,種族分裂嚴重,貧富差距拉大,美國正被各種社會裂痕分割得七零八落。正如政治人物所言:「今日的美國比過去任何時候還要分裂,國家安全比過去任何時候還備受威脅」。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