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從YouTube 演算法講起,解釋為什麼你的小孩沉迷在看YouTube到無法自拔

T客邦 標誌 T客邦 2017/9/17 36氪

如果你沒養過3歲大的小孩,你可能都不知道YouTube還有一個「YouTube Kids 」這個服務,它本質上是 Youtube 網站的一個精簡版,影片內容專為學齡前這個年齡段的兒童進行設計。而又由於 YouTube Kids 是手機或平板上的一個行動APP,孩子們就可以在這個龐大的影片庫中隨意按自己想看的內容。

每個人小時候都渴望擁有力量。可這對於蹣跚學步的孩子們來說,太不現實了,畢竟他們什麼力量都沒有。因此,他們總要亂發脾氣、無理取鬧。(不,我要的是這個香蕉,不是那個……它們看起來是一樣,但你剛剛剝皮的那個我就是不要。)

他們只是想要自己做主!這種渴望自主的傾向,揭示了孩子們很多無理行為背後的動機。這種傾向同樣也能用來解釋 YouTube 影片在學齡前兒童中的受歡迎程度,一些發展心理學這樣表示。

YouTube Kids 的影片首頁是由 YouTube 推薦演算法生成的,推薦的依據是用戶的搜尋歷史、瀏覽記錄等用戶數據。該演算法的作用就相當於一個漏斗,把整個影片庫「倒」進去,只有少數幾個能夠漏在個人螢幕上。

推薦引擎的任務之艱巨,僅僅因為 YouTube 影片庫的規模非常之大。

「YouTube 的推薦系統負責為其超過十億的用戶找出各自感興趣的內容,從其日益龐大的影片庫中推薦個性化內容。」

這是 Google 的研究人員在YouTube 推薦演算法論文中所作的描述。這個日益龐大的影片庫每一天每一秒都還要新上傳數小時的影片。而打造如此複雜的一個推薦系統則非常具有挑戰性,因為該演算法需要持續不斷地篩選這些難纏的影片,並從中即時鑑別出最新、最相關的內容,同時忽略掉那些不必要的噪音。

可怕!YouTube算法如何让小孩沉迷到不可自拔…… © 由 T客邦 提供 可怕!YouTube算法如何让小孩沉迷到不可自拔…… YouTube 推薦系統架構:在向用戶展示少數幾個相關的候選影片前,要先對其進行檢索和排名。(Google / YouTube)

這裡會導致惡性循環的一個因素是:孩子們總會反覆觀看同一類型的影片。

影片製作者注意到最受歡迎的影片時,就會模仿它,並期待孩子們來按下他們所提供的內容。與此同時,YouTube 的演算法也會注意到這事,並向孩子們推薦這些影片。因此,只要孩子們不停地按這類內容,演算法就會餵給他們同類的更多影片,從而促使影片製作者去持續地生產同樣的內容,以獲取按讚。

本質上講,這就是所有演算法的工作原理,同時也是「過濾氣泡」的由來。一小段電腦程式碼就能追蹤到你按影片的行為,找出你哪類影片觀看頻率最多、時間最長,然後就不停地給你推送同樣的東西。

某種程度上,YouTube Kids 所提供的節目,正是針對孩子們想看的內容專門定製的。換句話說,孩子們想看的影片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直至他們失去興趣而去按其他內容。

 

可這說明了什麼?

「直到最近,都很少有人關注這事。」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 Heather Kirkorian 這樣說,他是人類發展學的一名助理教授。「但過去的一年,我們真的看到了行動應用程式和觸控互動的某些研究。這是一個起點。」

兒童影片一直是 YouTube 上觀看量最高的內容之一。例如,下面這個影片(Masha and The Bear),根據 YouTube 的數據,它的觀看量有9600萬。

在 YouTube Kids 上,你能找到一些童謠伴奏的高品質動畫,影片中往往還會附加一些從《粉紅豬小妹》這樣的知名兒童劇中所截取的片段。這些影片裡面,播放量超過3000萬的「Daddy Finger」無疑是其中的標竿。其中,ChuChu TV 就是對流行兒歌用卡通的形式表現出來。

很多最受歡迎的影片都透著一股業餘的味道,像出奇蛋玩具演示這樣的影片更是如此。正如影片的標題所描述的:有個成年人在影片中一邊展示玩具一邊講解,如何拉扯撥弄玩具、如何剝落出奇蛋殼、如何把 Play-Doh 彩泥捏成迪士尼公主的裙子……

孩子們對此趨之若鶩。

想知道孩子們為什麼喜歡他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誰不想要一個驚喜?這就是兒童媒體的工作方式。」喬治城大學兒童媒體中心主任 Sandra Calvert 說。除了驚喜之外,很多影片基本上都是玩具廣告。他們讓孩子們在一個如出奇蛋般的 Internet 中按瀏覽,享受掌控的力量,自己選擇自己想看什麼的東西。孩子們總想自己做主,即便只是看起來的樣子。

哈佛醫學院兒科教授、媒體與兒童健康中心主任 Michael Rich 說:「這就像是一次快速的頻道切換。在很多方面,YouTube Kids 更符合孩子們的注意力特點,它的時長比半小時或一小時的廣播節目更適合孩子。」

把這類應用同《芝麻街》之類的老節目相對比,Rich 他們發現,在較長的節目中插入短片,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讓孩子們能保持觀看。幾十年來,研究人員一直在研究孩子們對於電視節目的反應。現在他們則在研究孩子們使用的方式,比如花多少小時、點開的什麼應用程式,等等。

 「某些選擇行為...對小孩是有影響的。」

研究人員已經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了。在行動網路時代,早已拋棄有線電視的千禧一代,如今有了孩子,這就讓 YouTube Kids 一類的應用軟體工具流行了起來。相比過去28分鐘一集的動畫片,現在的家長更有可能會讓孩子們玩上28分鐘的 Daniel Tiger's Neighborhood(美國知名少兒動畫)的行動版遊戲。

但對研究者來說,幼兒和學齡前兒童實際上是完全不同的群體。一個2歲的孩子和一個4歲的可能都喜歡看 Daniel Tiger,或與之類似的 YouTube 影片,但他們所獲取的訊息卻大不相同。3歲以下的兒童往往難以透過螢幕獲取到訊息並將其用在生活中。許多研究都得出了類似的結論,除了一些明顯的例外。研究人員最近發現,當螢幕體驗變成互動式的,3歲以下的孩子會和螢幕之間產生更強的連接。

Kirkorian 的實驗室設計了一系列實驗,旨在瞭解互動在幼兒的訊息轉移上所起的作用有多大。她和她的同事發現,即便對於2歲以下的孩子,相比僅僅觀看螢幕上的內容,他們在按 APP 時所學到的知識是不一樣的。其他研究人員發現,整合某種形式的互動有助於孩子更好地理解訊息。

 「似乎是某種選擇行為、某種機制的存在讓孩子們產生了差異,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值得我們深思。」 Kirkorian 說。

其中的一個解釋是,孩子們喜歡反覆看同樣的東西,直到他們真正能理解。在我小時候,我在長途旅行中看過無數次《小飛象》的影片,以至於我能把他背下來。顯然這不反常,至少在錄影機的時代不是,隨後的節目點播與行動時代更不是。

「如果能有機會選擇他們想看的內容,孩子們就會樂於滿足他們學習的目標。」Kirkorian 說,「我們知道學習新訊息的方式是某種獎勵機制,他們所傾向於選擇的訊息或影片正是這樣。」

喬治城大學的 Calvert 也這樣認為,「孩子們喜歡一遍又一遍地看同樣的影片。其中有些是理解問題,所以他們要重複看,以看懂這個故事。孩子們常常理解不了人們的動機,但那是故事的主要驅動力。他們通常無法理解行為和結果之間的聯繫。」

同樣,孩子們對一些簡單的名詞也比較容易著迷,如大象、火車、月亮、冰淇淋。范德堡大學的心理學副教授 Georgene Troseth 說,18個月的時候,許多幼兒都表現過這種「極其熱切的興趣」。這就是為什麼孩子們在用 YouTube Kids 時,一般只按他們所熟知的內容,因為他們已經迷戀上其中的某個卡通人物或話題了。不過,這就成了研究上的一個挑戰。如果孩子只是因為認出了影片的縮圖而按它,這就很難說明他們學會了多少東西,也很難說明行動應用程式跟其他形式的媒介有什麼不同。

在喬治城大學的發展心理學家 Rachel Barr 這樣告訴我們:「出奇蛋影片並不出奇,它就是節奏比較快,也包含了一些孩子們真正喜歡的東西——被包裹和拆開的東西。我還沒有測試過它,但由於孩子們還不能清晰地構思,所以不太可能從這些影片中學習到新東西。」                  

「互動並不總是一件好事,」她補充道。

YouTube Kids 有助於孩子們的教育嗎?

對於 YouTube Kids 是不是有價值的教育工具,研究人員有不同的看法。很顯然,它的價值要取決於影片以及孩子們在內容上的參與程度。其中對於內容的推薦,演算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例如,目前還不清楚 YouTube 推薦引擎對於孩子們過往觀看行為的衡量權重有多高。但是如果一個孩子看了一系列打著學習旗號的低劣影片,那他們是否會被推薦演算法限制在一個類似的低劣影片的氣泡內?

YouTube 的一位發言人告訴我,對於孩子們觀看的影片內容,並沒有人類介入幫忙挑選,推薦演算法上唯一的人工干預,來自於對影片內不適當內容的人工監控。而且,品質控制顯然也是個問題。去年有報導說,YouTube Kids 上甚至出現過米老鼠用槍互相爆頭的影片。

YouTube 發言人 Nina Knight 表示,「現有影片內容沒有分好壞,而只是透過演算法對其進行了篩選過濾。因而不同於為孩子們精選內容和時段的傳統電視,YouTube Kids 給每個孩子和家庭推薦的是他們所喜歡的內容類型,隨時隨地都能看,這是非常獨特的。」

與此同時,YouTube Kids 影片的製作者們必須要花費無數的時間來跟演算法鬥爭,以便他們的影片能被儘可能多地觀看,更多的觀看量才能有更多的廣告收入。 

Toys Unlimited 頻道的聯合製作者 Nathalie Clark 說,「你必須要做演算法希望你做的東西,不能在主題之間來回切換。」她是辭去了 ICU 病房護士的工作全職來做玩具影片的。

一旦 YouTube 演算法確定某個頻道是一個關於黏土、顏色或形狀影片的來源,特別是當該頻道有給定主題的熱門影片時,影片製作者們偏離這個分類就會非常危險。她進一步解釋,「說實話,這個分類是 YouTube 為你選的。就像現在流行 Paw Patrol 類動畫片,那麼 YouTube 就會為你挑選Paw Patrol。」

在 YouTube Kids 上讓你的影片迅速走紅還有一些別的策略。做足夠多的這類影片直至掌握孩子喜歡的特點。她補充到,「我希望我能說更多,但現在說出來競爭就來了。而且說實話,沒人完全懂這些。」

人們普遍沒有理解到的另一點是,在行動網路上長大的孩子們,他們所理解的敘事方式將會徹底改變。兒童媒體中心的 Calvert 說,「有一系列文獻表明,閱讀更多書籍的孩子更富有想像力。但在互動時代,你不再只是消費他人所創作的內容,你也在製造你自己的東西。」

換句話說,這些最年輕的行動世代,正在形成對於敘事結構和環境的新期望。除了在螢幕上不停地點擊,手機對幼兒的長期影響,將與這個依照需求量身打造的演算法,錯綜複雜地交織在一起。                 

 加入T客邦Facebook粉絲團

更多來自 T客邦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