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思沙龍》裴敏欣:經濟發展已達中高位,中國邁入「政權轉型高風險期」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國在80年代末實施改革開放,從此經濟起飛,從世界最窮國家之一成為令全球忌憚的崛起大國。然而共產黨開放了經濟,政治上卻怎麼也鬆不了手,「中國式資本主義」還能走多久?中國民主化的未來會隨著經濟發展而逐漸明朗,還是會因為近年來西方民主面臨的種族主義、民粹主義危機而黯淡?

201700708-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8日出席思沙龍「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座談。(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0708-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8日出席思沙龍「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座談。(顏麟宇攝)
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8日出席思沙龍「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座談。(顏麟宇攝)

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凱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Keck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主任裴敏欣8日接受「龍應台文化基金會邀請」,主講「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他認為,短期內因為西方民主面臨的難關,他對中國民主化的前景感到悲觀; 但長期而言,經濟的發展會使一黨專政愈來愈困難,終將導向政治轉型,因此他對中國民主化的前景還是相當樂觀。

裴敏欣以一系列資料比較1978年及2015年中國在人均收入增長、經濟結構、就業人口比重、城鄉人口比、進出口數量和教育程度證明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40年不到的時間,中國人均收入從184美元飆升至8069美元,成長43倍L;產業則從農、工業轉為服務業,城市人口成長了26%; 進出口貿易總額從200億成找為3兆9千億美元,由內轉外; 大學生數量也成長的三倍多,教育程度大幅提升。但再看看中國的政治體制,基本上沒什麼變化。

中國經濟,「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3日在北京登場,經濟表現是重中之重(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經濟,「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3日在北京登場,經濟表現是重中之重(AP)
短期內,中國經濟發展穩固了共產黨的一黨專制。(AP)

經濟發展帶動政治轉型

經濟發展和政治轉型間有什麼關係?裴敏欣指出,經濟發展會改變社會結構和人民的價值觀,現在世界上經濟高度發展的國家除了產油國外,沒有國家是專制政權。但中短期、近幾十年看來,經濟起飛給了專制政權「政紀合法性」,對穩定政權有明顯效益。此外,經濟發展給了政府更多資源來控制社會,讓他們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網路控制技術、滿街都是的監視攝影機。

龐大的資源還可以用來吸納反對者,在「八九民運」時,反政府勢力主要是大學生、教授、記者等知識分子,但觀察現在中國的大學和知識分子,反政府的聲音小了、力量也弱了。此外,共產黨向資本主義靠攏,失去了共產意識的控制,改而以「中國夢」、「中國人的驕傲」等民族主義心理來籠絡人心。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14、15日將在北京登場。(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14、15日將在北京登場。(美聯社)
短期內,中國經濟發展穩固了共產黨的一黨專制。(AP)

位於對岸的台灣也經歷過經濟起飛,政治上從威權轉為民主的過程,裴說,現在中國經濟發展階段正好與台灣1985、1986年時很相似,但為何現在中國嗅不到一絲政治轉型的味道?他以三方面解釋,首先,許多人將中國共產黨與台灣國民黨相提並論,但兩者其實截然不同,中共對社會的滲透程度遠高於世界上其他專制政黨,地方上每個工廠、醫院、學校都有黨組織,組織十分有紀律,一旦中央領導有一致共識,很快就能貫徹實行,而中共統治最在意的就是「維穩」,因此絕對不可能讓任何勢力挑戰其統治地位。

201700708-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8日出席思沙龍「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座談。(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0708-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8日出席思沙龍「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座談。(顏麟宇攝)
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8日出席思沙龍「當經濟往前、政治往後─對中國四十年政治轉型的反思」座談。(顏麟宇攝)

經濟發展來到「轉型區」  中國民主化長期而言審慎樂觀

而換個角度來看,裴認為,現在中國社會與毛澤東時代相比,個人自由度其實有大幅提升。毛澤東時代,人民沒有居住自由、沒有婚姻自由,「甚至連髮型都沒有自由」。反觀現在的中國,一般民眾的個人自由程度其實與台灣、西方國家沒有太大差別。中國利用黨國機器鎮壓的暴力也減少許多,毛澤東時期,獄中的政治犯大約30萬個,現在不超過三千個,而且也不會對政治犯動用死刑。現在的北京政府更在乎公眾輿論,對在網路上、社會上引發強烈反彈的行為也會做出相應的反應。

最後,裴敏欣認為,短期看來,因為西方民主正面臨生存危機,如果西方民主能度過危機,對一黨專制的意識形態挑戰還會存在,中國的民主化前景會更樂觀。雖然中國政府經濟發展出現下滑,但還沒有出現長期的低迷,共產黨政權合法性仍存在。但長期來看,政權最不穩定時期在經濟發展水平到達高中位時,中國目前經濟發展正好位於這個轉型區。

另一方面,裴指出,比中國更富有的專制和半專制政權中,除了產油國外就只剩泰國和古巴,古巴明顯應該是統計錯誤。如果中國經濟持續發達,將會進入一的史無前例的境界,世界歷史上沒有像中國一樣在經濟高度發達的狀況下、維持一黨專政,因此長期而言,他對中國邁向民主化的前景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

思沙龍將於7/22(六)舉行「大國崛起中的小民幸福─藏在文化變遷後面的金融邏輯 」講座,請來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主任、香港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金融學終身教授陳志武擔任主講人,活動詳情請上龍應台文化基金會網站查詢。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