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憶IDF研發血淚 試飛官吳康明內心激動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4 劉麗榮

(中央社記者劉麗榮台北14日電)空軍IDF型戰機接機25週年,當年首位試飛官吳康明將軍憶當年,內心充滿激動說,IDF研發是航空發展辛酸史,沒有IDF不可能有今天的空防,也沒有後來的F-16戰機。

空軍上午在台中清泉崗基地舉行「IDF型戰機接機25週年」活動,邀歷任隊長、當年參與接機與研發等重要人士「回娘家」,舞台左側擺放的是IDF原型機、右側是性能提升後的IDF二代機。

吳康明站在IDF原型機前受訪時,難掩激動情緒表示,這架飛機就是他在民國78年5月28日首次IDF升空的飛機,「當時我們在飛的時候,感覺非常非常的...內心充滿激動」。以前大部分飛國外飛機,上面都是英文,「第一次看飛機座艙內全是中文」。

吳康明說,以二代機來說,妥善率還是最高;當時買不到飛機,人家賣的飛機又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不做就沒飛機。

憶IDF研發血淚 試飛官吳康明內心激動 © 中央社 憶IDF研發血淚 試飛官吳康明內心激動

談到IDF研發,吳康明表示,「你有了,就可以把它擴大」,早期IDF是16位元,現在提升變32位元,如果沒提升、更新,「人家看你扶不起來,也不會轉移給你」,沒有IDF,航空工業還停留在傳統飛機。

吳康明說,航太、國防工業完全仰賴外國人不可靠,要獨立發展,雖要花很多錢和時間,但沒獨立國防,什麼都不知道,哪天打仗發現什麼東西都不靈,什麼東西都給人控制,「那是你自己的問題」。

憶起IDF研發、量產到接機,吳康明表示,可說是航空發展辛酸史,很感謝時任航太中心主任華錫鈞,還有國家花這麼多心血、那麼有魄力要做飛機,更要感謝為專業付出的工程、維修人員,而他只是被推出來的男主角,背負大家期望,把飛機順利升空。

吳康明說,沒有他們、沒有國家栽培,不會有今天的空軍、空防,真的要很惜福;沒有IDF,也不會有後來的F-16、幻象2000戰機。

當年還有另一位試飛官伍克振將軍,駕駛編號10002原型機完成任務,但伍克振後來在80年7月12日在台中外海進行低空超音速飛行課目時,失事殉職,漢翔公司在沙鹿廠區設銅像,紀念及緬懷伍克振貢獻。

值得一提的是,在每架IDF戰機出廠時,飛機及工作人員,會特別在伍克振銅像前停駐敬禮,感謝伍克振對IDF經國號戰機研製的犧牲與付出。1060714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