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成天喊「南向」,要不要「靠北」?──臺灣媒體沒告訴你,俄羅斯的「臺灣之光」與商機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14 裴凡強/From Russia 我在俄羅斯上班

論壇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俄羅斯東方地區各民族的產業博覽會。圖/作者 提供

自從去年 520 就職後,新政府為了「避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針對以東協、南亞及紐、澳……等 18 國為基礎而啟動「新」新南向政策。 

臺灣說要「南向」當然不是第一次了:為了避免臺灣過於依賴大陸市場,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到阿扁的「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後來又變成積極管理,有效開放),就不斷試圖「找別的籃子」。

但是對中國大陸(含港、澳)的出口比重,卻反而從兩岸開放不久的 14 %,躍升到扁政府時代尾端的 38 %。這也造成如今再一次的南向,讓在海參崴工作的我,已實在很難把它當一回事。

不過,看到這次的南向,除了「建立經濟共同體意識」的口號漂亮,還打算從「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共享」與「區域鏈結」等方方面面著手,更一口氣開出新臺幣 42 億(其實也不算多)的支票可供運用,以免重蹈過去「舊版」新南向政策功效不彰的覆轍,看起來就比較振奮人心了。

然而話說回來,心裡不禁又吃味:「南向」相對享有資源和光環,但臺商在「北方」,可一直是孤獨得很。如果政府也能來個「北伐」的話,那該有多好呀!

「北方」改變中──從俄羅斯海參崴變成「大工地」說起

別說我刻意唱衰「新南向」,事實上,臺商進軍東南亞、大洋洲等國家,挑戰並不比前進其他國家少:

猶記得去年外交部長李大維,曾在蔡總統以英文留言弔唁泰皇蒲美蓬,卻不慎把 Thailand 拼錯時緩頰說:「對於國際友人,我們還是用英文書寫,讓國際友人了解我們寫什麼……如果真的要弄(針對泰國人民溝通),其實應該要用泰文,但外交部內能夠用泰文的也沒有幾個人。」

想想新南向政策涵蓋那麼多國家,除了講英文的紐、澳之外,要積極南向卻連基本的語言問題都必須克服──外交官「能夠用泰文的沒幾個人」,那能用高棉文、緬甸文、寮國文……的,肯定更少了吧。

反觀前面提到的「北方」──俄羅斯。臺灣大專教育體制,長期有俄語系的設置,會寫俄文的人不少呀!為什麼政府的眼光總只看到南方呢?

場景拉回到我工作的地點:俄羅斯海參崴。

從八月底開始,這個俄羅斯聯邦的遠東第一大城,就彷彿變成一個大工地:不分早晚,無論晴雨,為馬路鋪柏油,替房舍上油漆,連怎麼都修不好的機場聯外道路,也突然完工通車,原本像月球表面一樣的馬路變得路平如鏡;以往在入夜後就昏暗的街道,路燈突然大放光明。就算是上下班尖峰的塞車時段,施工單位照樣無視用路人怨聲載道,封閉整條馬路,改採單線雙向行車……。

種種變化,為的只是確保「海參崴版的路平專案」能夠順利趕在九月一日前完工。

不過,海參崴市政府的這些措施,並非為造福所有的市民,才緊鑼密鼓日夜趕工:這項「路平專案」只針對特殊的幾條幹道進行,而且一掃過往俄國施工粗糙草率給人的壞印象,這次不僅要求嚴格,甚至有幾條幹道,以臺灣的標準來看還算差強人意,但是工人們卻依然重鋪柏油。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俄國人突如其來的一板一眼與嚴格要求,雖然令人相當意外,不過我早已過了天真浪漫的年紀,知道不可能有什麼一夕改變的事情,所以直覺必然是有什麼大事即將在此發生,或是有什麼大人物要來到海參崴了。

不單如此,一向吝於給人微笑與溫暖的俄國海關,居然還在機場設置起臨時櫃檯,派遣接待人員服務旅客;海參崴市市區四周的各大幹道,也都立起了「Добро Пожаловать」(歡迎蒞臨)的大型招牌。

仔細一看,牌子上清楚印著紅紫藍綠相間的四色蓮,與「東方經濟論壇」(Восточный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Форум/ Eastern Economic Forum)字樣,這才終於真相大白:

原來這一切全是為了這個論壇以及與會來賓,當然啦!大興土木更是因為總統普京(Vladimir Vladimirovich Putin)將專程趕來參加開幕式──如果連總統的必經之路(御道)都還坑坑疤疤的話,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近年來,舉辦國際大型經貿論壇,在俄國似乎成為了一種風潮與趨勢,更被視為「拚經濟」的一個重要環節:

因為三年多前,俄羅斯才為了讓克里米亞「回歸祖國」而被歐美制裁,搞到盧布暴貶重創經濟。同時在今日,舉辦這類國際論壇,更有機會扭轉窮兵黷武的不良印象,拉近國際間的距離,堪稱是打造良好形象的最佳公關工具。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機場聯外道路,趕在普京到來通車。圖/作者 提供

普京靠經濟論壇「大拜拜」,積極招商引資中

除了海參崴的論壇之外,在彼得大帝當年的施政藍圖中,那扇「開向歐洲之窗」的聖彼得堡有個論壇;2014 年舉辦冬奧的索契(Sochi)也有個論壇;當然在克里米亞著名的雅爾達,更要搞個「雅爾達國際經濟論壇」,否則怎麼證明國土的正當性呢!

而儘管俄羅斯為了克里米亞付出慘痛代價,但論壇還是辦得挺成功的:2015 年在海參崴的第一屆東方經濟論壇,有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領銜捧場,取得為遠東地區宣傳招商的初步成功。

去年續辦,複製成功的經驗,安倍晉三與朴槿惠是重量級來賓,中共領銜出席的代表雖「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昌智,但工商界卻來了高達 227 人,只稍遜於日本代表團的 246 人。包含因烏克蘭與克里米亞事件,主張制裁俄國的德國官員在內,論壇一共有 56 個國家(以亞太地區為主)的官員出席,顯見「政治歸政治、賺錢歸賺錢」才是主流(誰想因為烏克蘭,永久與世界領土面積最大的國家翻臉?)。

當然,賓主盡歡之後,這樣「大拜拜」式的論壇,究竟觸及到的問題有多深入,恐怕只有天知道。不過無論如何,根據俄羅斯聯邦遠東發展部的資料,在論壇舉辦期間完成了 214 份協議,偌大的遠東地區可望吸引外資300億美元──而且去年論壇上所簽署的協議不是空頭支票,如今六成業已付諸實施。

甚至,光是要參與論壇,每個人的報名費就高達四千美金,光這筆收入,對當地財政平衡來說,應也不無小補。

總之,照數據來看,這場論壇是成功的。俄國的遠東地區需要屬於自己的平台,兩屆東方經濟論壇,已經被視為俄國遠東各省份招商與宣傳的利基,也是莫斯科中央向世界宣傳其經濟政策的舞台──這是為什麼普京如今這麼重視這個論壇的原因。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海參崴機場的接待櫃檯提供多語服務。圖/作者 提供

值得一提卻鮮為人知的「臺灣之光」:雞蛋往北放,效果其實挺不錯

而且,去年普京還把當時的南韓總統朴槿惠、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全帶到甫落成的「濱海海洋生物館」:

說起這棟「好事多磨」的海生館,原訂在 2012 年,海參崴舉辦的 APEC 高峰會前就該開放參觀,最後卻耗時超過六年仍未百分之百完工,普京早已「震怒」,把當時負責的官員直接送進大牢。

不過,之所以提到這個海生館,重點不在普京怎麼「澄清吏治」,而在「臺灣」的角色:

三國領袖齊聚一堂,本身已經是件值得國際關注的新聞了,更何況如果要扯到什麼「臺灣之光」的話,這棟以蚌殼為外觀設計的海洋生物館內外,本身就是「臺灣之光」們通力合作的具體實踐──

它的外觀,由臺北市的設計公司「綠邦」在比圖競賽中勝出;所有維生系統,由位於屏東的「博成」負責;「琦景」科技公司則總管全景軟體虛擬實境,來自臺灣的螢光魚,由「芝林」培育……看來,有國際競爭力的臺灣企業「把雞蛋往北放」,效果也是挺不錯的!

不過遺憾的是,多數臺灣人大概並不知道這些事情──所有臺灣媒體中,只有《蘋果日報》以越洋採訪的方式,訪問前來參加論壇的駐莫斯科代表處經濟組組長陳秀全與我,最後以一小篇報導交代。

前些天,第三屆海參崴「東方經濟論壇」開幕:安倍晉三繼續捧場,朴槿惠鋃鐺入獄、換成了新總統文在寅出席。

而臺北駐莫斯科代表處,相較於去年只有一位,今年共派出了五位外交官與會──希望他們在會後呈送的報告中,能夠好好分析一下俄國遠東的投資環境。

至於媒體報導方面,這次因為沾了北韓試射氫彈的「光」,不管是日本首相或南韓總統,都想藉參加論壇之便,就近跟普京見面(自兩國首都飛往海參崴都不到二小時),要求他制裁北韓,所以臺灣也就「順便」報導了該論壇。

想想一個只舉辦了三屆,針對俄國遠東地區擴大招商投資的論壇,已足夠吸引各國的目光,並且讓來自 50 多國的 4000 多人付費出席。再加上比起東南亞各國語言教學才剛起步,臺灣一直有俄語人才的訓練,甚至還可透過臺灣人熟悉的日商、韓商彼此競合,開拓市場──

既然不想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內,與其總是提「南向」,為什麼不也研究一下如何「靠北」?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由臺灣「靠北」後設計的海生館。圖/作者 提供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圖片/裴凡強 提供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