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戰鬥音樂學》解碼大佛普拉斯配樂 有抑無?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若〈阿欽選鄉長〉、乃至《我庄》是林生祥以農村景象為基礎所創造出的「生祥世界」,“mi-mi-sol-mi-re-mi”這六個音便可說是其中的「阿欽主題」,描繪著一種特定的人物形象。

聽聞曾合作結了一段緣的莊益增導演,竟在電影中當起了主角,便義不容辭進場支持被許多人稱為「近年最強國片」的《大佛普拉斯》。觀賞電影之後,筆者發現這不只是近年最強國片,由林生祥所操刀的電影配樂,也或可堪稱近年最強國片配樂。

那位選鄉長的阿欽身世

電影開始不久,幾個畫面便巧妙搭出了這個小鎮故事的背景,並活靈活現地交代了幾個人物的氣味;搭配著百無聊賴的藍調貝斯線、狡黠的吉他切音與帶點野趣的手打鼓,即成為本片原聲帶中的〈紅木桌下的祕密〉一曲。而當鏡頭帶到高委員(陳以文飾) 的辦公桌時,這首配樂的一段電吉他橋段“mi-mi-sol-mi-re-mi”吸引住了我的耳朵。

是的,那位選鄉長的阿欽又回來了!

話說阿欽何許人也?這就要提到生祥樂隊於2013年發行的《我庄》中的神曲、第7首單曲〈阿欽選鄉長〉。在這首描繪農村選舉的曲子中,由聲音較厚實的鍾永豐扮演候選人「阿欽」,並由林生祥扮演晚會主持人「祥仔」,吶喊著煽情又親切的造勢語言:「10年來他從村長、代表會主席、農會理事長,一路從基層做起,建設地方……地方上大大小小的事情……一通電話打去,就算三更半夜,刮風下雨,他都照常出動。」栩栩如生地描繪了一個我們都不陌生的人物典型。

而在這首曲子中,生祥樂隊也找了10多年來、經歷大大小小造勢場合實戰的「小周老師」擔任keyboard老師,著實也是神來一筆:「各位鄉親,他做到這樣,還要給人嫌,說他書讀不通,在外面流浪混江湖。我罵過他,我說兄弟,你怎會這麼傻。他怎麼跟我說的呢?他說,祥仔,不要緊呀,我們要歡喜做,甘願受。各位鄉親,你們評評理,這麼純良的年輕人,是不是值得大家來相惜,是不是值得大家來牽成,你們說對不對啊?」在悲情處,一旁的配樂順而幽婉悲戚;在最高潮之處,配樂則昂揚而起、大鼓兩聲落下,催出最飽滿的情緒。

以音樂一手創造生祥世界

而〈阿欽選鄉長〉的旋律是怎麼開頭的呢?“mi-mi-sol-mi-re-mi……”也就是說,若〈阿欽選鄉長〉、乃至《我庄》是林生祥以農村景象為基礎所創造出的「生祥世界」,這6個音便是其中的「阿欽主題」,描繪著一種特定的人物形象。而透過音樂元素(也就是「阿欽主題」)的自我引用,林生祥也將《大佛普拉斯》納入了這個世界的輿圖中。

在導演親剪的加長版預告裡,黃信堯導演用旁白,自問自答了關於片名的問題:「有人問電影為什要叫《大佛普拉斯》?是因為我之前拍過一齣短片叫《大佛》,這次電影比原本還長很多,但叫長佛、還是巨佛,攏感覺怪怪。後來哀鳳6推出plus版,我就決定要叫《大佛普拉斯》,而且片名有個英文,聽起來比較有國際觀。」

這部電影不只是黃信堯的《大佛普拉斯》,同時也是生祥的「阿欽普拉斯」。而近年來生祥樂隊所發展的元素:將略帶西部片風味的配器元素、草根藍調、當代爵士等,與台灣傳統音樂元素:如堂鼓節奏、客家八音、北管音樂等毫不違和的融合,亦是極具台灣特色的國際觀。這樣成熟的融合風格,聽時彷彿便看見「葛洛伯文創藝術」(片中的佛像製作工廠)的大型招牌般無比親切、美學上亦無可挑剔。

阿欽的身影

在〈阿欽選鄉長〉的結尾,生祥留下了一段場邊婦人耐人尋味的對話,亦是英雄式造勢氣氛散場後的一抹陰影:「聽說本錢已經灑下去了。」「那一號一禮拜前炮彈就落下去了!」「管這麼多,誰中都相同,田要耕,菜要種,船篙要撐。」關於這段與全曲頗有反差的段落,許多人皆有撰文討論。對照林生祥、鍾永豐其他的創作與訪談,筆者猜想,這並非反映生祥特定的批判立場。

也許我們最多僅能說,做為創作者的林生祥,與單曲中那位搖旗吶喊的主持人祥仔,是有差別的。創作者帶著一雙童趣詼諧之眼,將他所見的生態轉化為作品的生命力,就如同黃信堯在《大佛普拉斯》所達成的那樣。在這個過程當中,創作者可融入亦可抽離、亦非褒揚亦非貶抑,而是帶著一個距離感,寫實地將他所見到、聽到的悲與喜刻畫下來。

這於是讓我想到近幾年,生祥亦在各個大大小小的選舉場合獻唱過,而有參加過生祥造勢場合的人,一定都對他現場帶動喊「當選!」的橋段印象深刻。有別於一般主持人的「當選」節奏,他總會再加上「(候選人)啊(候選人)、當選啊當選」兩個共8拍的小節,而這個特殊的節奏,亦是出自〈阿欽選鄉長〉。

天地星月,有抑無?

那麼,在舞台上的生祥,究竟是〈阿欽選鄉長〉曲中的主持人祥仔?還是做為創作了《我庄》的林生祥?每每思及這個徘徊心中許久的問題,便不得不佩服,生祥已透過這個後設的、近乎行為藝術的靈活手腳,曖昧地延展了生祥世界的邊界。這種作品與現實之間,巧妙的協商互動與曖昧性,亦是藝術至高的成就。

探究藝術家的根本意圖,似乎不是個太具意義的問題。究竟有?還是沒有? 讓我們播放一曲《大佛普拉斯》的片尾曲,在一聲又一聲的「有抑無?」中細細體會。

*作者為音樂創作者,現居台北,於泰順街創辦「公共冊所」二手書店。本文原刋《新新聞》1598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