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戴伯芬觀點:神鬼奇航─大學幽靈師生的浮現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2014年高鳳技術學院宣布倒閉,為臺灣高等教育敲出了第一記喪鐘,8月永達技術學院宣布停辦,2015年興國管理學院易主,改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預計這一波高等教育倒閉的骨牌效應會在2016年達到第一個高潮,大學末日也進入倒數計時。

「靠北和春」臉書,揭露了私校教師薪資、聘任以及學生選課、實習等諸多問題。有位同學留言說「大一上課的時候,課桌椅都是坐滿人」,「到了大四時,發現只剩你跟老師在同間教室而已」。在招生困難下,透過原住民國小校長引介,標榜免試、免費福利,吸引了部落上百位中、高齡原住民「學生」誤上賊船,學校可能已詐領教育部上千萬獎補助款。

原住民之外,外籍移工也是私校幽靈學生的來源,南部另一所私校與周邊工業區廠商簽約,由廠商提供外籍生當人頭,幫學校騙取教育部補助款。

20160919-文化大學外籍學生。(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919-文化大學外籍學生。(顏麟宇攝)
文化大學外籍學生。(資料照,顏麟宇攝)

招生不佳的私校內也存在著不少幽靈老師,早被學校優離或逼退,卻仍掛名為學校教師,目的在補足他們退休年資的不足。未達退休年限教師為延續私校公保的年資,被迫配合學校演出,學校一方面可以撐住網頁上的師資陣容,讓生師比符合教育部要求,另一方面又可讓董事會浮報人事費,繼續淘空校產。

鄰近的日本、南韓同樣也面臨高等教育過剩的問題,但是政府皆主動建立學校退場機制。日本政府雖然未勒令私校退場,但將「私校振興財團」(相當於私校協進會)與「私立學校教職員共濟組合」(相當於高教工會)組成「私立學校振興共濟事業團」,建立預警機制,一方面協助私校退場,另一方面保障學校退場之後的教職員與學生權益。公立大學則透過法人化來強化經營管理效益,同時減少成效不彰的國立與縣立大學,2000年之後公立大學已經減少了17家,私立大學減少了6家,顯示國家對於公立大學汰弱扶強的決心。

南韓政府透過新的評鑑方式逐步縮減招生名額,至2022年預計減少 16 萬名大學入學名額,為強化大學的競爭力,並配合縮減補助經費以及學生貸款權限來逼大學退場。各校須依照絕對評鑑結果分級減招,最優等的學校可自行決定減招幅度,其他三個不同等級的學校則須分級減少招生員額,評鑑兩次未通過的學校即無條件退場。

教育部為了保障私校董事會的利益,不但容許私校轉型為文化或社福事業,同時放寬退場後校地歸還以及校產清算等條款,再編50億來為私校解決財務問題。至於私校退場條例則胎死腹中,草案中以校產信託方式來協助私校轉型,不但沒有強化教職員勞動權與學生受教權的保障,反而變本加厲地容許私校轉型為非教育事業,甚至可不經都市計畫而逕行土地變更;至於低價承租的台糖以及公有土地,即使不辦教育也可以再持續租用。

中世紀的大學是由教師與學生組成的聯合體,是追求知識與真理的園地,臺灣的大學卻淪為由民意代表、地方派系及財團組成的鬼盜船,多方橫行掠奪之後,在高教海嘯中載著幽靈師生,不知要駛向何方?

*作者為輔仁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