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把學生當過客的「校方」,不該是校園的核心──學生權益遭漠視,我們可以怎麼做?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9/28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一場對岸節目舉辦的演唱會,從校園風波演變成政治問題,各方討論熱烈,大多數的論述都在於中共統戰,以及造成流血事件的極端分子。派出所所長下台、首都市長被撻伐、政治口水亂噴,而昨日台大的學生議會(學代會)也發表聲明,譴責暴力與警方維安不當。

無獨有偶,上週,中山女中也爆發學生不滿校方對性騷擾狼師的包庇而展開抗議活動。一個是大學的流血衝突,另一個則是女校的維權事件,這兩起事件感覺八竿子打不著關係,但從結構上來說,都是「因為校方的決議,侵害學生的權益,進而發起的抗爭活動」。

因此,這兩件事件本質上都是「校園問題」、是「學生-校方」的二元對立關係,所以,除了以「統戰」、「暴力」以及「性騷擾」這種表象的關鍵詞論述外,更重要的,或許是思考國內目前體制下,學生與校方的競合關係如何,有沒有方法,能從根本上解決這樣的校方與學生衝突。

「校園民主」的反面:為何學生只能從體制外抗爭?

台灣民主化已經 20 餘年,但在「校園民主」這塊,仍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學生的抗爭活動在台灣從不稀罕──當然我們可以把這看成是一個健康的「民主預演」,但或許換個角度,此類抗爭透露出的訊息,是在現行的體制下,校方未容許學生充分參與校務決策過程,因此,學生往往是最後一個知道決策結果、發現自己權益受損者,「求償無門」,只能憤起抗爭。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呢?早在 1993 年《大學法》修法,就讓每個學校的「學生活動中心」轉型為「學生會」,讓學生能自己成立學生自治組織,與校方溝通,爭取學生權益。

然而,以今日看,許多的「學生校園公眾事務參與」,最後都流為形式,在相關會議上的學生代表不是沒有聲音,就是一個被隨便指派去吃便當的人頭──因為就算在會議上聲嘶力竭的表達意見,也往往不被重視。

根據教育部 2017 年應立法院要求所做的學權調查結果,在台灣仍有許多學校,時時侵犯學生的基本權益。31% 的學校會公告學生獎懲資料、18% 對於宿舍安全檢查未告知同學、5% 的學校校務會議的學生比例代表完全沒有達到法定的 1/10、7% 會因為學生要舉辦的活動敏感而拒絕提供場地,還有 3% 到現在還針對學生舉辦集會遊行,訂定懲罰的條款。

學生才是校園的核心,而非過客

連自由的大學殿堂都有這樣的普遍現象,更不要說之後的高中、國中教育了。校園組成的三大支柱是「學生」、「教師」、「行政」,但在校園決策的過程中,教師與行政組成的校方有絕大多數的權力,這個「校方」的概念沒有包含學生,讓學生只有被諮詢、被告知的被動地位,更容易讓學生與校方變成一種二元對立的窘境。

這種情況根本的問題,在於掌權的「大人」心中仍有錯誤的迷思:許多的學校長官,至今仍有「學生是過客」的概念深植內心。相較於可能大半生都在學校度過的教師與行政人員,大學生頂多在學校四、五年,過了一年送來一批,又送走一批,這樣的情況讓很多「校方」認為,學生沒有真正了解學校的發展,也沒必要給這些過幾年就離開的人太多權力。

然而,卻很少人注意到,學校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因為「學生的存在」。只有一群學者跟行政人員是無法構成學校的,這就是學校不同於單純研究機構的地方。學校最核心的應該是學生,而學生也才是學校最重要的一份子。此外,讓學生參與校園事務,也是一種「教育」的具體體現。

學生應積極關懷校園,催生一個「尊重學生的校方」

今天這兩起事件,問題的癥結相同,都在於學生是最後才知道結果的,而他們不能接受這個校方決定的結果──這才是根本的原因,至於什麼暴力事件、狼師逍遙法外,都是這個因果下的「業力引爆」。

所以除了思考罵中共、罵警方、罵極端分子這些「果報」之外,我們更應該思考,怎樣從根本杜絕這樣的問題再度發生在校園,不然未來,只會有更多的校園衝突出現。

如果今天台大的出借場地管理辦法修訂流程,有學生參與,讓學生能透過事先預防的方式,參與規劃出哪些影響學生權益的情況下,不得出借,而出借的過程中,也事先跟學生溝通,甚至審核的階段保障學生參與、如果今天中山女中的性平會中,學生代表有實權可以發聲影響決策,讓他們的訴求有機會在體制內完整傳達,甚至落實──今天,還會發生這些事件嗎?

只要上述問題一日沒有改變,不只有台大事件,之後還會有更多X大事件,以不同的議題及形式出現。

所以同學們,除了譴責校方的不當行為之外,我們更應該主動關心校園。只要你是學生,即使你並不就讀台大或中山女高,你仍應該關注這些事件的發展脈絡,進而轉向自己的學校,找到目前屬於自己母校的問題,向校方提出要求,建構出一個學生能夠真正參與校園事務、成為決策成員的體制;如此,才能催生出一個尊重學生意願的「校方」。

預防校園憾事,從「小事」開始

這兩起校園事件,如今全國矚目的原因,在於它影響的範圍極廣。放眼全國,仍有許多學校在不經意間影響學生權益,此類影響有大有小,而許多小事並未被注意,僅僅隨著學生私下的幾句抱怨過去。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然而,往往就是因為這些枝微末節的小事,連學生自己都不重視,才會不斷累積,成為權益受損的大事。

所以,從學校小事開始關心起,除了簡單的遇到不滿便投訴抗議外,也可以試著發想新的機制,監督、影響校方,增進個人參與,以事前預防,取代事後彌補。

此外,不妨主動了解在各大校務會議中的學生代表組成,以及他們是否忠實地把學務會議、校務會議的議題帶回學生社群討論、調查學生意見,而校方的具體反饋又是什麼──總之,絕對不能事不關己。

民主,不一定只能落實在「國仇家恨」層次的公共事務,也應落實於校園中的學生自治,如此,才有機會真正推動一個國家的民主化。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台大意識報 凌心耕 攝影、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