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新北地院履勘大觀社區 居民怒吼:法院沒真正認識歷史脈絡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大觀社區拆遷在即,大觀事件自救會日前突襲行政院長賴清德官邸,表達緩拆的訴求,過程也引發推擠受傷。新北地方法院今(6)日派人前往大觀社區進行履勘,自救會與聲援者清早就集結,高喊「強拆暴政、迫遷殺人」、「反迫遷、護大觀」、「堅守家園、拒絕履勘」,現場也有大量警力進駐,而新北地院民事庭長張紫能則在重重警力戒備下,來到社區現場與居民溝通協商近一個小時,最後並以暫緩履勘作業、庭長承諾促成雙方溝通機制告終。

大觀社區原定於11月29日將進行第三波拆除作業,但由於自救會的抗爭而暫緩,不過退輔會仍未停止強制執行的程序,今日法院再度進行履勘作業,履勘一旦完成,便有可能進一步拆除所有不同意戶。

2171201-大觀居民抗議被警方壓制,現場一片混亂。(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171201-大觀居民抗議被警方壓制,現場一片混亂。(甘岱民攝)
大觀居民日前前往賴清德官邸抗議,遭被警方壓制。(資料照,甘岱民攝)

居民怒批:退輔會多年來不聞不問,卻要用一張存證信函告侵占國有地

大觀居民戚本忠表示,「今天我們走到這個地步是有歷史淵源的,沒有婦聯一村,就沒有我們社區的存在」,戚本忠指出,退輔會在1968年借用婦聯一村的土地蓋榮民之家,「用一道牆把我們隔開」,之後退輔會1974年拿到管理權後,對居民不聞不問,直到2008年卻馬上用一張存證信函告居民侵占國有地。

戚本忠說,當初法院判居民敗訴、侵占國有地,沒有真正認識到大觀社區之所以形成的歷史背景。他痛批,法院在履勘前曾經和居民們召開協調會,詢問狀況,「但是我們的狀況跟他講了,今天還是依照行程要來履勘!」戚本忠並表示,退輔會應該要好好協商和安置。

「我出生在這裡時,榮家跟退輔會不曉得在哪裡!」

大觀居民許萍說,自己從中國嫁來台灣住了這麼久,「榮家或警察從來沒有告訴我們這裡不能住、是違章建築!」,許萍指出法院的判決是「拆屋還地」,但卻沒有證據和原因。

大觀居民許萍說,自己從中國嫁來台灣住了這麼久,「榮家或警察從來沒有告訴我們這裡不能住、是違章建築!」,許萍指出法院的判決是「拆屋還地」,但卻沒有證據和原因。(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觀居民許萍說,自己從中國嫁來台灣住了這麼久,「榮家或警察從來沒有告訴我們這裡不能住、是違章建築!」,許萍指出法院的判決是「拆屋還地」,但卻沒有證據和原因。(陳子萱攝)
大觀居民許萍說,自己從中國嫁來台灣住了這麼久,「榮家或警察從來沒有告訴我們這裡不能住、是違章建築!」(陳子萱攝)

而居民曹先生則說,在此住了50年,「我住在這裡的時候、出生在這裡的時候,榮家和退輔會不曉得在哪裡!但今天卻即將面臨(退輔會提告下)的強拆」,曹先生提到日前到行政院長官邸抗爭,未獲任何正面的回應,只有隔天得到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的一句話:「這是馬政府時代的責任」,曹先生痛批民進黨現在執政難道真的沒有責任嗎?「為什麼政府留下來的錯誤要我們百姓來承擔?」曹先生痛斥,「今天會走到這個地步,不是我們居民的責任,而是政府的無能」,並希望暫緩強制拆除的程序,應該與居民進行溝通和協商。

而新北地院民事庭長張紫能稍後在層層警力的包圍保護下來到現場,與居民溝通。

「來看一看都要吃閉門羹」 庭長:那法院到底要不要介入協調?

張紫能首先澄清履勘並非就是拆除,法院介入債權人(退輔會)與債務人(居民)之間的協調,也說今天來此的目的是希望在強制執行之前雙方是否有最後可以努力的機會,因此會來到現場確定居民有誰、範圍有多大,「才能促成協調和溝通、才能介入和債權人協調,否則我們該怎麼協調?」

張紫能不斷強調,居民和聲援者都誤解、法院並不是要來直接拆屋的,也認為居民陣仗不需要這麼大,「我今天如果是要來拆屋的話,這個大陣仗也就罷了,今天不是,來協調、來看一看都吃閉門羹,那你認為我們法院到底要不要介入協調?」

對於張紫能的說法,居民與自救會也不斷回應表示,非常清楚明白履勘並非拆除作業,但履勘卻是強制執行前的最後一道程序,此外,從去年抗爭至今已來回走跑多個政府機關、甚至參與過高層級的會議,卻始終未獲具體的解決方案,因此無法接受今天的履勘作業,且也對於履勘後可能造成的傷害無法預知。

居民抗議敗訴不合理 張紫能:強制執行、協調都在我一念之間

戚本忠向張紫能解釋,法院判決居民敗訴很不合理,「沒有婦聯一村就沒有社區的存在,我們拿錢在這邊和政府招商做生意,有契約在,退輔會則用婦聯一村的部分土地蓋榮家把我們隔開,這歷史淵源是這樣子的,那法院判我們強佔國有土地。」

戚大哥(右)向張紫能解釋,法院判決居民敗訴很不合理,「沒有婦聯一村就沒有社區的存在,我們拿錢在這邊和政府招商做生意,有契約在,退輔會則用婦聯一村的部分土地蓋榮家把我們隔開,這歷史淵源是這樣子的,那法院判我們強佔國有土地。」(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戚大哥(右)向張紫能解釋,法院判決居民敗訴很不合理,「沒有婦聯一村就沒有社區的存在,我們拿錢在這邊和政府招商做生意,有契約在,退輔會則用婦聯一村的部分土地蓋榮家把我們隔開,這歷史淵源是這樣子的,那法院判我們強佔國有土地。」(陳子萱攝)
戚本忠(右)向張紫能解釋,法院判決居民敗訴很不合理。(陳子萱攝)

其中有居民質問,「那如果退輔會不願意協調,下一步法院是不是就是強拆?」張紫能回應,法院為維護司法判決效力,「當然要這樣做」,居民進一步高聲痛斥,「那今天開大門讓法院進來,事實上就是對我們的殺手令不是嗎?」

張紫能說,「強制執行在我一念之間、協調也在我一念之間,這全憑我們之間的善意溝通」。

居民、警力對峙近1小時 庭長宣布履勘暫緩

自救會成員鄭仲皓則表示,法院應該要求債權人向大觀居民提出具體替代或安置方案,庭長唯一能做的事情,回去向退輔會、行政院、內政部呈報居民訴求,應該召開跨部會會議討論大觀社區的妥善解決方案,「這樣才有可能來跟法院來進行善意的溝通」。

新北地院庭長張紫能與居民在大批警力包圍下,於社區外溝通近一小時。(陳子萱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新北地院庭長張紫能與居民在大批警力包圍下,於社區外溝通近一小時。(陳子萱攝)
新北地院庭長張紫能與居民在大批警力包圍下,於社區外溝通近1小時。(陳子萱攝)

鄭仲皓也說,依照《強制執行法》法院可依情況暫緩,不需要等到債權人自己來主張,法院就可以啟動相關的保護機制。對此,張紫能也表示會將訊息帶回,進行協調。

居民與庭長張紫能站在社區外、在層層警力包圍下協商近一個小時後,張紫能最後表示,會回到指揮所和債權人溝通,今天的履勘也暫緩。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