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新科諾貝爾醫學獎得主 恐非唐獎遴選對象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10/5 陳至中

(中央社記者陳至中台北5日電)由台灣民間發起的「唐獎」,常跟諾貝爾獎相比擬。不過今年探究生理時鐘獲獎的3位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因研究成果尚未進入實質生技醫藥開發階段,恐難成為唐獎遴選的對象。

2017年諾貝爾獎各獎項得主,近日逐項揭曉,引起全球重視。而同樣被致力於打造為國際性獎項的「唐獎」,與諾貝爾獎最為相似的就是生技醫藥獎,外界關注已揭曉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是否會再獲得2018唐獎。

唐獎教育基金會今天主動發出新聞稿釋疑,強調與諾貝爾在本質與意涵上有「顯著的互補性差異」,並以今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作為例子。

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由美國3名學者霍爾(Jeffrey C. Hall)、羅斯巴希(Michael Rosbash)和楊恩(Michael W. Young)因發現控制生物生理時鐘的分子機制獲獎。

唐獎基金會指出,上述3位學者的發現,解釋了植物、動物和人類的生理時鐘,和地球自轉同步並行,對世人的健康福祉有具體貢獻。不過,由於他們的研究成果,尚未進入實質的生技醫藥開發或醫療方法生成階段,「恐怕尚不能成為唐獎遴選的對象」。

除了生醫獎項,諾貝爾文學獎與唐獎漢學獎獎勵的對象也可能重疊。不過唐獎著重於中國及相關領域的學術貢獻,也不僅限於文學,包括歷史、文字、語言、考古、哲學、宗教、藝術領域等,都在評選範圍之內。

諾貝爾和平獎則與唐獎法治獎接近,後者也獎勵促進和平的法治貢獻,但兼容人權保障、永續發展、及更廣的社會共生與自然共存的福祉追求,並強調要提出可長可久的制度。

唐獎基金會以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為例,她個人故事深具啟發性,但因較無制度面的具體實踐,恐怕也難進入唐獎的遴選名單。1061005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