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施威全觀點:列席立院,是常人都想要尖叫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3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行政院長於立院備詢時,列席的官員突然淒厲尖叫,輿論說她疑似中邪。

這非中邪,而是自然反應,立法院、議會的氣氛本就容易加劇焦躁不耐的情緒。我曾任職中央與地方政府,備詢時冷眼看民意代表的表現,有的議員、立委質詢時以氣勢取勝,聲勢非得盛氣凌人,看不出是演戲還是真生氣;有些是無厘頭的內容搭配高八度的聲量,利劍穿腦,明顯超過噪音管制標準。這類場所都不是能好好把道理說清楚的秀場。

看秀多年,頗有心得,有時可以猜到劇情的發展。記得邱議瑩委員掌摑李慶華委員時,眾人錯愕中,只見她一人靜靜地走到牆角,坐我旁邊的同事低聲說:『接下來她一定會哭,只有這招才能顛倒黑白…』我們一起低聲讀秒:『一,二,三…』果然邱委員就開始啜泣了。但議場更多的是不斷推陳出新的劇情。以邱委員為例,當她在國會殿堂說陸配子女是拖油瓶時,我不禁錯愕,她先生的前段婚姻不也育有一女,且該女品學兼優,拖油瓶三字不正罵了她先生的女兒?議場永遠有無法預測的場景。

20171023-民進黨立委邱議瑩23日於立院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3-民進黨立委邱議瑩23日於立院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質詢也常口不擇言。(顏麟宇攝)

議場是秀場,官員的出席是在陪襯民意代表的權威,耗費在無意義感的場所,身心會有狀況,這很自然。

政院官員的尖叫,這非中邪,而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放著一堆亟需辦理的公事,得在議場正襟危坐數小時什麼也無法做,如此自我壓抑克制,才是違反身心健康的反常。特別是各縣市議會,一年52週,平均超過25週,週週有會,如此耗時的比例太高。日前發出尖叫的政院處長,職等高而不用對政策負責,但掌控公文流程,各部會常常還得低聲下氣請託,這類位置相對於很多部會,壓力應該小很多,都還坐不住議場,何況真正身負政策壓力的政務主管。

議場攻防,最理想的辯論方式是英國或日本國會,批評的一方講完得先坐下閉嘴,換執政的一方起立回應。一往一來,立基平等,攻防之中,不能插嘴,雙方論述都有機會完整表達,這才是政策辯論。臺灣式質詢,官員多只能在質詢者同意時客氣、禮貌地回應,或者淪為『李永得VS徐榛蔚』式的、你一句我一句的無聊鬥嘴。執政黨有人提議把國家政體改為內閣制,請記得也要改革質詢方式。

*作者曾任職於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本文原刊《筆震》論壇,授權轉載。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