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施威全觀點:誰養大了張亞中?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民進黨政府擬緊縮退將赴陸規定,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的回應遭張亞中批「軟弱」,吳則語氣睥睨反批張。吳以黨主席之尊,其實不必要,應交由幕僚或發言人發言就好。值得玩味的是,一介學者張亞中,何時份量大到可以與國民黨黨主席比肩互嗆,是誰養大了張亞中?

2016總統大選前,張亞中的一中同表成為總統候選人洪秀柱的政策主張,國民黨中南部的立委選情一片哀嚎。那時在與大陸智庫的互動場合上,我當面指出,若非大陸國台辦某局撐腰,張亞中在臺灣政壇不會有此行情,足以影響洪秀柱,讓她一夕間淪為票房毒藥。大陸智庫領導連忙辯解:某局非禍首,該負責的另有別局。可見得,當時陸方已經體認到張亞中害了洪秀柱,闖了大禍,甚至可能危及兩岸關係進程。儘管那時國民黨內還為是否該換柱而猶疑、拉扯,洪辦人馬也仍把張當成兩岸關係領域的一號人物,大陸方面早已對張避之唯恐不及了。

20170628將辭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接受「POP搶先爆」節目專訪.悠悠而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628將辭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接受「POP搶先爆」節目專訪.悠悠而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陳明仁攝)
作者指出,2016總統大選前,張亞中的一中同表成為總統候選人洪秀柱的政策主張,國民黨中南部的立委選情一片哀嚎。(資料照,陳明仁攝)

之前大陸藉重張亞中,可見於2012年中的「台北會談」。當時張亞中打算在兩岸兩會第八次高層會談,也就是所謂的江陳會在台北舉辦的同時,邀請大陸國臺辦以及軍方人士來台舉行論壇。最初的規劃案裡,國臺辦大陣仗一行共有九人,開幕致詞的有國臺辦副主任,接著有國臺辦官員的專題演講,參與者有偏藍與偏綠的智庫,就是沒有臺灣的官方代表。擺明了這就是國臺辦要張亞中辦的對臺單向活動,才不是什麼各方可以相互激盪的論壇。國臺辦找張亞中搭橋入臺,大陸政府得以在在臺北的講臺上對臺灣發言,也趁機對江陳會的成果定調。

這場陸方官員VS臺灣官員是9比0的活動,說實在當時的陸委會也沒在怕。臺灣的民心不會因為兩場大陸官員的講話而改風向,輿論也不會全都隨之起舞。但是陸委會仍以技術性的理由不讓大陸軍方以及國臺辦官員來臺,陸委會的公開說明表示:「本案審查出現延宕的情形,主要是因為有多人未據實填報其所任職機關及職稱。」這是事實,但理由不只如此。

陸委會的反對讓國臺辦不解。國臺辦官員以各種身份與名義來臺灣,早已司空見慣,為何此次陸委會一概封殺?國臺辦除了藉外圍媒體攻擊陸委會,六月底某夜,國臺辦某局長深夜被他的長官叫回辦公室,要他打個電話給陸委會。電話裡國臺辦說:「台北會談,這過程中陸委會好像也是支持的,現在為何反覆?大陸方面對此看得很重,覺得跡象不太好,九位官員全是臺辦的,陸委會是否是在釋放某種訊息?大陸方面不解。」深夜的電話,措辭委婉,相當顧及到兩個機關往來的氣氛與兩岸大局,但關切的力道超大。

那時陸委會與國臺辦間早就建立起直接聯繫的幾個管道。兩岸協議的協商太複雜,太多事得處理,兩岸間又常有擦槍走火的紛擾,陸委會的賴幸媛主委與國臺辦的王毅主任做事都很主動也很敢,兩人體察時勢,幾乎是不約而同感覺到直接聯繫的重要,不只要直接聯繫,而且還要能發揮一起解決問題的功能,管道於是建立。也就是說,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恢復的制度化協商,使得大陸與臺灣之間,官員直接對官員,機關直接對機關,大陸必須面對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事實,並且與這個政府直接打交道。

因為有管道,所以陸委會很快地也讓國臺辦理解我們的想法:

一、一開始說台北會談是學術性活動,結果大陸要來的軍與官比學者多。真相如此,為何不一開始就表明?

二、兩岸交手講對等,如果臺灣也在大陸搭講臺,臺灣官員與軍方為主角,不讓大陸官員上臺,大陸可能同意嗎?

三、明明就是國臺辦要的,國臺辦找人辦的活動,為何不先打個招呼呢?如果陸委會有一大團官員訪陸,一定會通知國臺辦的,不可能跳過國臺辦。陸委會與國臺辦間正逐步建立互信的基礎,陸委會感謝國臺辦直接表達了關切。

後來,6月27日張亞中公開聲明取消活動。張亞中發出「陸委會杯葛兩岸就核心問題進行互動始末」說帖。他強調,陸委會反對會談議題中出現「認同」與「互信」等文字,認為已經踩到政府紅線,希望他能做調整,而他因為無法接受更改活動名稱的要求,所以取消活動。

張亞中不止對輿論發聲,也向政府的國安智庫與國安單位抱怨,因此當時臺灣方面頗有多股力量為張亞中抱屈,認為陸委會反對兩岸談認同與互信。這誤解很深。位於總統府內的某單位就有長官來電罵陸委會,質疑陸委會為何要擋國臺辦官員,讓大陸方面非常生氣,讓國安單位對張亞中也很不好意思。類似的質疑,也有大陸官員給了臺灣某智庫一份口氣不太好的文字表達不滿。對於這份文字,當時任職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的高輝教授,他妙語解頤:「就跟大陸回說,事先都沒溝通,當然就出事。」幫陸委會的不只高教授一人,也有政府高層直言:「豈可容許北京代理人在臺如此做事。」海基會高層也認為不妥。但是整體算起來,國民黨政府中,幫張亞中的頗有幾位,共產黨更是為張撐腰。有人撐腰,所以張亞中當時對國安單位同仁的抱怨不僅僅是抱怨,簡直有訓令的味道,甚至讓某些國安官員覺得對張抱歉。這樣的政治生態讓部分陸委會同仁異常警惕:兩岸間管道眾多,做為管道不應該只是當大陸的傳聲筒傳達訊息,而應該有辨別訊息、篩選訊息的能力,還要能站在政府政策立場,把對方的說法打回去。當時我在工作筆記上寫了「無法精準瞭解臺灣草根民眾感情的某國安單位,容易成為老共成功施壓我政府高層的管道。」以後老共有事情跟陸委會講不通,柿子挑軟的吃,就透過國安單位施壓就好了。

張亞中就是這樣被少數國民黨要員、以及共產黨養大的。共產黨賦予張的重任不只一件,2009年9月他與大陸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合辦兩岸和平發展路徑研討會,2010年4月再與社科院台灣研究所、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中國評論通訊社在佛光山日本本栖寺合辦本栖會,2011年1月在澳大利亞雪梨的南天寺舉辦南天會談,這些會談從大陸的立場來看,都有二軌對話的意涵在,都是大陸官方智庫賦予張亞中重任。2016大選,大陸終於認識到張亞中的一中同表所闖出的禍,活該。當年支持張亞中的國民黨要員呢?是天真?還是委曲求全?

穿梭兩岸者,在產官學領域,還有多少張亞中?大陸喜歡挑與他們情投意合,會順著他們意旨辦事的人,稱之為「有互信基礎」。這些人在臺灣民眾眼中又是怎樣的一副德行,到底有多高的民意支持度,這才是大陸該注意的。檢討張亞中案,目的不只是要點出大陸方面所託非人,而要提醒,如同賴幸媛當主委時常說的:「兩岸偶而鬥鬥嘴是健康的。」互信是在碰撞磨合中逐漸累積的,兩岸雙方硬要擺出一副互信無礙、順暢無阻的樣子,反而與事實不符,臺灣人民愈看愈怕。國共之間,也是如此。一軌也好,二軌也罷,談完了,回過頭來還是要面對基層民意。兩岸的前途,不是專家學者共聚一堂想出個高明創見就可決定,終究還是得經過一個由下往上,匯聚民意的過程。國民黨政府曾講:臺灣的未來由兩千三百萬人民來決定,這句話應該多講。

*作者曾任職於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