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日本寧靜社區裡的無聲哭喊:關於神奈川分屍案,我們目前知道些什麼?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10月30日下午4點半左右,八王子市高尾警察署派來的警員踏進了座間市綠之丘的一間出租公寓,為的是尋找一名失蹤年輕女性的下落。進到二樓這間只有4坪大小的套房後,只見房內堆疊各式箱子,房裡還充斥一股刺鼻的異臭。員警在年輕房客指引下,打開放在玄關的一個保冷箱,隨即驚呼「這是什麼東西!」因為裡頭竟然裝了兩個人頭,進一步搜查後,更發現剩餘箱子裡還裝著其他7個人頭,以及散亂的見骨屍塊。

「座間9遺體事件」於是成了日本媒體這兩天的熱點,所有人都想知道,白石隆浩是誰?9名死者在這間恐怖套房裡,生前究竟經歷了什麼?白石隆浩被移送檢方調查時,大批媒體幾乎包圍押送嫌犯的警車,這起殺人分屍案的每個進度,也被媒體鉅細靡遺地以快訊方式報導。

九顆人頭、一個恐怖謎團

警方之所以找到座間市的套房,是因為附近車站前的監視器拍到了疑似失蹤女性與另名男子的身影,警方認為這名男子應該知道失蹤者的下落,循線查到他叫白石隆浩,兩個月前才搬進這間位於小田原線鐵軌旁的出租套房。只是登門搜查的警員怎麼樣也沒想到,他找到的「不只是」這一位失蹤者,而是好幾箱的屍塊與9個人頭、用來分屍的鋸子、還有一下子無法解開的恐怖謎團。

座間市不大,是個只有17平方公里的小地方,全市也只有13萬人。但是目前無業、家就住在座間市的白石隆浩,卻在離家2.5公里的地方租下一間套房獨居。從目前媒體掌握的事實看來,這名殺人分屍犯父母均在、還有一個妹妹,但不清楚為什麼目前無業的白石要搬出來獨居,只知道房子是父親幫忙聯絡租下,簽約時白石還聲稱「已經找到工作了」。

集合出租公寓裡的連續殺人分屍案

8月22日搬進綠之丘六丁目的白石隆浩,雖然住的是共有12間套房的出租公寓,但是跟鄰居沒有任何互動,也沒人知道他究竟做的是什麼工作,跟他打過照面的鄰居只覺得他「看起來就是個普通人」。警方四處查訪後唯一能確定的,是不少鄰居表示,差不多就是他搬進來之後,開始感覺附近出現「異臭」,有人說是海鮮腐敗的味道,有人覺得是水溝味飄散所致。

一名住在附近的19歲上班族說,四五天前上班時經過這間公寓就聞到腐爛的味道,另一名附近的主婦也說,垃圾場偶爾會聞到之前沒聞過的惡臭。雖然沒人聽見任何呼救聲,向來寧靜的街道也沒有其他異狀,但這些受訪者都不約而同地驚惶表示:「太可怕了,現在想起來,說不定就是遺體發出的味道。」

根據白石隆浩供稱,確實是他殺了這9名受害者。其中7人都是透過推特第一次認識的女性,兩人則是他之前認識的情侶,不過也是透過推特、而且只吃過一次飯。白石先是把人騙到家中,然後下手將其勒斃、搜刮現金,然後再把屍體拖到浴室裡肢解。大部分的肌肉與臟器都被當成垃圾丟棄,人頭與其它骨骼四肢則裝在房間的箱子裡,混著貓砂加以存放。

「我不知道她們的真名,也不知道她們究竟幾歲」

對於為何保留這些屍塊,白石的答案是:「覺得丟掉(人頭)就會被發現犯案了,所以最後就沒丟掉。」包括腕骨、肋骨、腿骨在內,總共收集了約莫240塊人骨。在DNA鑑定結果出爐前,警方只能粗略從外貌、身體特徵與髮型判斷,大致上確實如嫌犯所說,共有8女1男遇害。但他們是誰、這些人都怎麼死的,警方面對好幾箱的屍塊與9個人頭,卻是什麼也答不上來,只能表示「有待調查」。

對於連續殺人的犯案動機,白石隆浩說是「為了錢」,得手金額從50萬日幣到500元日幣不等,他也承認對部分女性施以性暴力。但只是搶錢為何要一殺再殺?警方一時也弄不明白。白石供稱,他一開始動手殺害的對象是透過推特認識、一起喝過酒的情侶。三人聚餐的第二天,他就把女方找來公寓殺害,後來死者男朋友跑來問「有沒有看到人」,白石為了怕東窗事發,乾脆把男方也殺死。

這時距離他8月22日搬進套房不過一個星期,白石此後便開始了「上網找對象、約見面、性侵殺害拿錢、分屍棄屍」的恐怖循環,此後又再殺了7名年輕女性。由於網站上都是綽號與假名居多,白石又是見面當天就把人殺害,他自己也說,這些人究竟幾歲、叫什麼,他其實一概不清楚。其中4人據稱「看起來應該不到20歲」,其他5人則是「看起來大概20幾」。他在搬進綠之丘的套房前,是否曾循著相同模式犯案?也沒人清楚。

在堆滿屍塊的房間繼續犯案

除了連續殺人分屍之外,這起案件的恐怖之處在於白石竟在放著許多人頭與殘肢的房間不斷性侵殺人、起居生活,要不是最後一位受害者的哥哥積極聯絡報警,他極可能繼續在網路上尋找對象、將其殺害,反正也無人聞問。白石隆浩只知道裡面有幾人表示「想死」,都是約出來見面當天就被他殺害,一天內就能肢解完畢。「只有第一具屍體花了三天才處理完」,白石在錄口供時如是說。

除了住在東京都八王子市的23歲女性,其他8名受害者是誰,為何他們的家人親友不曾積極尋人報警?抑或是報了警,但尋人資訊在諾大的行政機器裡石沉大海?在DNA鑑定報告出爐前,這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聯社)
日本媒體聚集在神奈川座間市的命案現場。(美聯社)

目前唯一已知的受害者背景

目前唯一知道身份,但警方與日媒均不願透露姓名的受害者,恰好展現了被白石盯上的某者受害者類型――在社會邊緣浮沉的受苦者。她的哥哥透露,妹妹中學時精神出現狀況,直到現在大部分時間都關在家裡。今年4月母親過世後,她的狀況變得更糟,甚至開始覺得旁人發出的聲音對她都有惡意。9月間開始在推特上宣稱「想死,但一個人死好可怕」、「想要一下子就死去,一下子就不見」,並在推文末加上「#自殺募集」。

根據白石的供詞,他在推特上專門找這樣的女性接近、交談,然後約出來殺害。這名來自東京都的年輕女性,也確實在對方的主動接近下認識了白石隆浩,而且在10月23日跟白石一起走進八王子車站搭乘電車,然後在座間市的相武台前車站下車,兩個車站的監視器都捕捉到了受害女性的最後身影,這也成為警察登門查案的最主要理由。可惜24日就到高尾警察署報案的死者兄長,最後還是沒能救回心愛妹妹的性命,但他確實阻止了藏匿在日本社會角落的連續殺人魔繼續逞兇。

關於白石隆浩,目前我們知道些什麼?

這名27歲男子在座間市的小套房裡化身連續殺人魔,讓9名走進套房的男女都沒再走出來。但他搬進這裡之前的27年人生是什麼模樣?NHK說他5年前在橫濱一間派遣公司工作,被派往神奈川的食品工廠後,上班不過兩天就辭職走人。《每日新聞》則引用警方人員說法,說他曾在新宿歌舞伎町的公司上班,負責派遣女性到風俗店上班,今年2月還為此吃上官司,此後則在推特上抱怨「被人出賣了」、還跟父親與其他友人表示「活著沒意思」、「死了算了」。

日本電視新聞播放的神奈川命案嫌犯照片。 © 由 風傳媒 提供 日本電視新聞播放的神奈川命案嫌犯照片。
日本電視新聞播放的神奈川命案嫌犯照片。

このスカウトに注意!

裏で引きまくってます!

歌舞伎ミスド前近く出没 pic.twitter.com/JfKkn2XCUw

— 暴露 (@bakurosukauto) 2017年4月3日

疑似嫌犯的推特

自稱想死的白石隆浩,接下來就是住進了座間市綠之丘的小套房,兩個月的時間裡不斷物色對象、下手殺人。但他究竟是幫忙自殺者「完成心願」,還是尋找在自殺死線前徘徊的脆弱女子逞兇下手,更關係到他揹負的刑責多寡。差異在於日本刑法第199條的殺人罪、與第202條的加工自殺或獲對方同意殺人,兩者的最重刑度分別是「死刑」與「7年有期徒刑」。白石隆浩的證詞顯然不利於己,至於他為何要對警方的調查侃侃而談,連面對日媒訪問的律師也說不出所以然。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