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日本移工06/人權團體呼籲 避免仲介剝削 保障外國勞動者權益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17/7/19 上下游駐日記者簡嘉潁

2016年11月,日本「技能實習制度」進行第三度修改,優良雇主與監理團體得申請「技能實習三號」,原本的三年年限可延長至五年、開放新職種「看護」、提高申請人數上限,預計將於今年11月之前實施,預估未來實習生人數將會大幅增加。

有鑑於技能實習屢傳侵犯人權爭議,政府更於今年一月創設號稱「技能實習制度司令塔」的「外國人實習機構(http://www.otit.go.jp)」。其職責包括審核監理團體提出的許可申請與計畫內容、必要時可要求監理機構和僱主提出報告書、現場巡迴視察,另外也受理實習生的諮詢、提供援助。

監理機構的協同組合(勞力仲介公司)大多樂見實習制度擴大,對新的外國人實習機構仍持觀望態度;日弁連、人權團體卻難掩失望之色,呼籲政府應儘速廢除實習制度。

組合:日本不接受移民、不開放低階勞動者,實習制度接受度較高

東京的「中日本先端情報共有協同組合」已經有十五年的歷史,仲介過1000人以上的實習生,是少數肯接受媒體採訪的組合。理事長山根通宏認為,日本人口越來越少,實習生將會越來越重要:「日本人口嚴重減少,現在總計有1億2700萬人,再20年就會剩下一億人,再50年就剩五千萬人。不管什麼產業都將徵不到人手,所以政府很希望能夠吸引外國人來。」

山根通宏表示,日本社會不易接受移民,政府也未開放低階勞動者工作權,實習制度是較可行的方式。「日本不可能接納移民的。你看像美國、歐洲接納那麼多移民,結果造成治安惡化、犯罪率上升。」他自豪地說:「你來到日本,覺得日本最棒的是什麼?就是安全,東西不怕被偷;整潔,街道非常乾淨。要是移民來的話,治安就會惡化,街道就會變得髒亂,我跟你保證,日本再過五十年也不會接納移民!」他說的斬釘截鐵。

「但是我們很歡迎外國人來工作和觀光,政府現在也在放寬條件,讓更多外國人可以來。」他還透露,近年有越來越多的企業不想用中國實習生,改用越南、印尼:「中國人的自我主張太強、意見太多,對企業來講很難用,很多企業都不打算再用中國的實習生,我們組合現在越南實習生最多。」

山根認為,新的外國人實習機構能夠達到督促的效果,實習制度將會變得更嚴格,唯有奉公守法的組合才能夠存活下去,的確有可能減少違法事端。「管理機構自己要守法,我們的工作就是要搭起兩邊的橋樑,讓實習生覺得來了覺得很好、讓企業也覺得有價值。」

中日本先端情報共有協同組合理事長山根通宏(攝影/簡嘉潁)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中日本先端情報共有協同組合理事長山根通宏(攝影/簡嘉潁)

中日本先端情報共有協同組合理事長山根通宏(攝影/簡嘉潁)

指宿:弱肉強食的中間剝削,實習生成最底層的犧牲者

然而,長期關注勞動者權益的「曉法律事務所」律師指宿昭一、推動多元文化共生的「與移住者連帶全國網絡」代表理事鳥井一平卻不約而同的表示,外國人實習機構只能治標不治本,真正有問題的是技能實習制度層層剝削的結構問題,「日本一定要廢除技能實習制度,建立真正接納外國勞動者的體制,才是長久之道。」

「技能實習制度最大的問題,就是中間剝削機構存在。」指宿指出問題核心。「負責的監理機關,也就是協同組合往往問題最大。他們公然指導違法行為。」

「每個企業主或農家都必須支付管理費,一個實習生可能三萬到五萬日幣不等,那些費用往往用房租或是其他名目從實習生的薪水中扣除。本來一個農家其實可以支付20萬薪水,但因為管理費,實習生只能領15萬。」

「還有上面動不動就要雇主提出報告書,企業還好,個人農家的話哪有能耐去做這種事?多半是由監理機構代理,當然就會產生費用。」指宿強調,日本需要一套不易產生中間詐取的制度。

律師指宿昭一(圖片取自臉書)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律師指宿昭一(圖片取自臉書)

律師指宿昭一(圖片取自臉書)

不只監理機關,母國的仲介公司常常向實習生收取高額費用,日本的監理機關大多知情不報,甚至樂見其成,「實習生一旦受到仲介公司的束縛,往往更不敢違背雇主。仲介費越南一人100萬日圓,中國也差不多,甚至更高。」實習生在來日本前就背了大筆債務,提出申請的中小企業或農家也要承擔各種名目的費用,「對雙方來講,都是沈重的負擔。」

加上實習生無法自由選擇雇主,運氣不好的不僅待遇差、遇上工傷得不到賠償,甚至有的還慘遭僱主強暴,指宿就曾接過兩次這樣的案例,「除非僱主有重大過失,原則上實習生不得換雇主,即使能夠舉證雇主有過失,提出轉移申請,也要有肯接收的單位出面,但是國家完全沒有提供任何協助。」

指宿嘆氣:「基本上就是『不得轉換』。」由於換雇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要是要求改善待遇,就會被雇主威脅「再這樣下去就把你送回國!」背負著龐大債務的實習生只能隱忍,陷入了完全的弱勢。

鳥井:不該怪罪外國人搶走工作,有問題的是只肯出低薪的雇主

日本更需改變的是排斥外國人的心態。鳥井認為。國民需要正視現實,「現在的日本社會沒有外國人就沒辦法成立,在宅配中心分送貨物的、在深夜的便當工廠工作的、在田裏的…,全部都是外國人,要是這些人一夕之間全部回國了,社會就會瞬間癱瘓。」

許多人擔心外國人會搶走本地就業機會,大談「移民亡國論」,但鳥井認為不該把錯推給外國人:「舉個實際案例,英國有個在英格蘭的農場工作的女性,抗議工作被移民搶走,因為移民用便宜的薪水就可以工作,那個薪水請不起英格蘭的女性,問題在哪裡?」

「問題不在移民,而是那個『只肯付廉價薪水的農場』。」鳥井指出:「這是『勞動基準的問題』,是國家產業、雇用政策的問題,不能怪罪到移民身上。」

移住連理事長鳥井一平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移住連理事長鳥井一平

移住連理事長鳥井一平

指宿:韓國採「雇用許可制度」政府出面免仲介,值得參考

兩人雖然贊成開放低階勞動者,但貿然開放,恐怕會引起反對聲浪,究竟要怎麼做才好?指宿指出,韓國的「雇用許可制度」很值得參考。

2004年開始的「雇用許可制度」,由韓國政府與他國政府簽訂合作計畫,「完全是 to G(政府對政府),沒有民間介入,以確保公正性。」外國勞動者三年內可換三次工作,確保一定程度選擇自由,「當然韓國也有批判的聲音,像是自由轉換幅度仍然不大,但跟日本的技能實習制度比起來好太多了。」

換工作時政府也會提供支援。「在韓國的職業介紹所,有十種語言的諮詢窗口,協助外國勞動者找工作,在日本是不可能的景象。」

韓國模仿日本的技能實習制度,在1993年創立了「產業研修制度」,然而違法事端層出不窮,已於2006年廢止。「韓國開始雇用許可制度以來,人權侵害、失縱事件大幅減低,很值得日本借鏡。」

日本近年技能實習生的失蹤人數節節上升,五年來已突破一萬人,增加了將近四倍,「實習生賺不到錢,回國有債務又要養家,許多人就會因此鋌而走險,非法打工,賺的還比較多。」指宿認為,循序漸進廢除技能實習制度,轉換成類似韓國雇用許可制的方法,這是最理想的狀態。

中小企業雇主、農家,都是「普通的好人」,都是結構下的受害者

然而事與願違,日本政府仍將採取實習生制度,明年開始實習生人數甚至將大幅增加。

「想必會越來越多,」鳥井表示:「面對人手不足的問題,現在農水、厚生兩省可是拼死拼活。講白了日本的一級產業、製造業已經到了沒有外國人實習生就維持不下去的程度了。」

「其實雇主們也是這個構造下的被害者。」話鋒一轉,他沈痛地說:「比方說這個農家乍看之下雖然是性騷擾的加害者,但放到結構裡面看來,他也是受害者,是這個弱肉強食的結構下的受害者。」

鳥井嘆:「其實雇用實習生的都是很普通的人,沒有一個人是什麼流氓暴力團之類的,大家都是在鄉下小鎮的普通歐吉桑,普通小工廠的經營者、普通的農家。」但是在實習制度下,安分守己一輩子的普通人卻會做出性騷擾、強暴、沒收護照、不給加班費、徵收昂貴房租、強迫歸國…等令人吃驚的違法舉動,「握有絕對的權力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讓人忘記對方也是個『人』。」

在實習制度不變之下,必須確保外國勞動者擁有一定程度轉換職場、組工會、爭取自身權益的自由,「這就是勞動者和奴隸的不同之處。」指宿強調。(系列完)

實習生與農家太太在沒有衝突前,互動也很不錯,但結構卻讓兩者對立(照片提供/中國實習生善興棒)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實習生與農家太太在沒有衝突前,互動也很不錯,但結構卻讓兩者對立(照片提供/中國實習生善興棒)

實習生與農家太太在沒有衝突前,互動也很不錯,但結構卻讓兩者對立(照片提供/中國實習生善興棒)

閱讀完整「日本移工」系列文章,請點選這裡

The post 日本移工06/人權團體呼籲 避免仲介剝削 保障外國勞動者權益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新聞市集.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