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日美術教授港千尋評台學運:空虛的力量

新頭殼 標誌 新頭殼 2014/4/25 港千尋

編按:日本多摩美術大學資訊設計系及美術學系教授、國際知名攝影家、評論家及藝術策展人港千尋(MINATO, Chihiro)先生於太陽花運動期間親訪議場,從藝術的角度,記下他關於太陽花運動的思考。

港千尋認為這場運動,是「將虛偽的審議場,轉換為真實的審議場。這也是自由的想像力所達成的成果」、「在現實空間中取回原先應有的平等,使隱藏在現實中的不平等現形」。

港千尋先生以日文寫作,中文由太陽花運動國際部翻譯、21日公開在臉書專頁,新頭殼於22日徵得港千尋先生同意後刊登。

空虛(void)的力量:

void的創造力 抑或是政治誕生的場所

文/港千尋

擁有良好的視力,是藝術的基本。而「反黑箱服貿」的學生們證明了,那同樣是構成政治的基本要件。他們察覺了,明明未經審議卻佯裝已經過審議的「假象」。他們察覺了,政治已陷入其自身的擬態。他們不僅沒有錯過那些現象,甚至還以「黑箱」為之命名,解放了人們的想像力。我希望在真正的審議仍在持續進行的當下,記述這令人驚嘆的行動代表了什麼意義。

1 除了在思考的次元上,他們的視力同樣發揮在現實的空間裡。他們確實看見了,立法最高機構的建築物中,小小的窗戶正敞開著。這法律的空間並非如單子(monad)那樣的抽象資料,實際上,那裡擁有敞開的窗戶。他們由窗戶進入,將虛偽的審議場,轉換為真實的審議場。這也是自由的想像力所達成的成果。

2 若要佔據某個地點,則該地點必得處於空虛的狀態。佔據,由發現空虛開始。這個運動察覺了立法的場域之空虛,並且證明了空虛裡隱藏了創造力。換言之,他們並非將「黑箱」裡的「黑暗」置之不顧,而是在發現了箱子裡的空虛以後,將它轉變為能量。

3 在空虛之中,他們創造了一種秩序,一個社會。身在其中的學生們所發揮的創造力實在令人驚嘆。重要的是,被佔領的立法院並非密閉空間,從一開始,它便向著外部敞開,藉著積極的宣傳活動與源源不絕湧入的物資,以及完備的衛生/法律援助體制,打破了「黑箱」。

© 翻攝自太陽花運動國際部臉書專頁。

4 這次行動賦予了所有被政府排除在審議之外的人們,以及不具有發言權的人們一個表明意見的機會。在民主制度下,社會成員應當被視為平等,但「黑箱」的存在證明了那不過是表象。藉著打破那剝奪了發言平等的「黑箱」,奪回語言,而政治便由此而生。如此,空有其表的審議場,便能轉變為真正的審議場。在那裡,眾多的學生以及師長進行著議論。他們透過實踐,闡明了政治存在的樣貌。在現實空間中取回原先應有的平等,使隱藏在現實中的不平等現形,那裡正存在著政治。

5 問題在,我們的視力能否察覺那些偶爾浮現於現實表面的細小偏差與罅隙。某些時候,那些偏差與罅隙能經由幽默感顯現。事實上,在這個運動中,藉著諷刺的精神以及歌曲或繪畫,各式各樣的偏差被十分有趣甚至滑稽地表現出來。那便是民眾的視力。

6 重要的是,「黑箱」不僅僅是服貿協定。在民主國家中存在著無數的黑箱。發現它們,並使之現出原形的行為即為政治,也因為這樣,我們需要視力。良好的視力是政治的基礎。因此,接下來,當佔領結束後,我們的視力將會受到考驗。我們必須持續注視那法律的空間,務必使其不再成為「黑箱」。

―藝術是為了讓看不見的東西看得見而存在的。(保羅・克利)

(※譯註:原句應為「藝術不是要把看得到的東西再一次表現出來,而是為了讓看不見的東西看得見而存在的」)

7 然而,更重要的是,不要忘了空虛的力量。我們必須進入空虛之中,從中取出創造的力量。

2014年4月8日 港千尋

更多來自新頭殼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